“你们别痴心妄想了,掌门不会见你们的!识相的赶紧滚出苍山!”听到芳月喊出浪缘门的名号,干脆香月也称恩主为掌门说… Read More


陈扬沉吟一瞬之后接通了电话。 那边果然是江诗瑶的声音。“陈扬!”她喊了一声。 陈扬便说道:“在哪里?” 江诗瑶… Read More


王强和大块头两人被送到了滨海市中心医院,大块头看似伤的严重,其实仅仅只是肩膀被贯穿了而已,但不知为啥,内脏还有… Read More


内殿中,灯光耀眼。 寰天域和窟密,熊波凝视着江东。 江东上前,朝寰天域单膝下跪,道:“大人……” 不待江东把话… Read More


陈扬晃了下脑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现在这等修为,一般的美女早已经不能让他动摇道心了。除非对方刻意诱惑,但他也… Read More


厉啸寒心里默默嘀咕:媳妇儿,我就是总裁,总裁就是我,别说给你开绿灯,就是让你当总裁,那些人也不敢放个屁的! 公… Read More


陈扬正要上那辆军牌车,但是沈墨浓阻止住了他。沈墨浓说道:“这辆车太扎眼了,我们就走路过去。” 陈扬不由问道:“… Read More


秦优苦涩一笑,“好,你不走,我走。” 她去拿了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可是她刚到门口,江芜一… Read More


“知道啦,爹。” 就这样,乔玉月带着乔玉灵,乔玉佳,乔玉楠出门了。 乔家在村里的位置处于中间,所以刚出家门乔玉… Read More


“洛灵娜,们注意安全。” “楚言,我们走。” 秦阳和楚言迅速离开,两人都改变了模样,没过多久,秦阳和楚言就深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