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玉楠依旧是失声状态,她想答应的,可是身竟有些软,有些激动,又有些僵硬,甚至不知道怎么去回应。

王子秋见她半天没有反应,以为她是真的不喜欢自己,心一点点沉了下去,也不知道要怎么对乔玉楠说,只能默默的看着她。

两人就那样对视着,乔玉楠突然做了一个极大胆的决定,伸手环上他的脖子,凑上自己的红唇,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用行动来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软软的唇在自己脸颊上那一瞬间温热的触感,让他兴奋,看着乔玉楠眼眶都是热的,声音更是沙哑的叫道:“玉楠。”

“恩。”

“你愿意吗?”

“傻子。”乔玉楠笑骂了一句,她都行动这么明显了,这人还问,不知道女人家会害羞嘛。

王子秋见乔玉楠害羞的神情,不由失笑,激动之下拥她入怀,整个颗心都在跳动,在她耳边轻轻呢喃,“这一天我等好久。”

“恩。”她也是。

过了好一会儿,王子秋才放开乔玉楠,两人心中甜蜜蜜的,互相对视一眼,又慌忙移开,心跳加速,心中的欢喜只有自己知道。

“你坐好,我给你推。”

“好呀。”

学校石板路上的阳光少女图片

王子秋当时做这个秋千的时候就想着以后有机会可以推着心爱的她,在这里欢声笑语,现在他终于办到了。

乔玉楠刚开始还挺甜蜜,随即就开始放飞自我,“高一点,再高一点。”

后花园里,尽是两人甜蜜的笑声。

两人在一起了,一整天都粘在一起,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王子秋都依依不舍有些不想离开,但好在理智还是在的。

“子秋哥哥很晚了。”

“恩,我知道,我这就走,你好好睡觉,明天一睁眼就能见到我了。”王子秋嘴上说着,可是却没有行动,一点也不愿意离开。

乔玉楠见他的傻样儿,不由失笑,最后只能是默默的看着王子秋,电光火石间,暧昧的气氛在房间内蔓延。

“子秋哥哥很晚了。”

“恩,我走。”王子秋这次动了,但也是一点点慢慢移动着往外走,他一点也不想走,就想看着这丫头。

乔玉楠也是舍不得王子秋,但还没有成亲就睡一起……她还没有做好那个打算,“你先回去,明天我们再一起出去玩。”

“恩。”王子秋轻轻点头,这次是真的要走,出去到门口了,还是没有转身,只是倒着走,盯着乔玉楠人眼底满是深情。

乔玉楠最终妥协了,“子秋哥哥,你若不愿意走就留下来吧。”

“我先走了。”王子秋这次没有再墨迹,生怕乔玉楠留自己,他一个控制不住真的留下来。

乔玉楠失笑,“这傻子,只不过是打个地铺而已,想什么呢,又不是没有在一个房间里住过。”

王子秋走了,乔玉楠在房间里也是满心的欢喜,清洗之后上床,一点困意都没有,眼睛直勾勾盯着床帐,满脑子都是王子秋的脸。

“啊,子秋哥哥真讨厌。”乔玉楠嘴里骂了一句,便翻身睡去,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

另一边王子秋也是一样,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乔玉楠,只是他还没有睡,就有下面的人来报,晚上有人企图想进入楠苑行凶。

闻言王子秋脑子里所有的想法都没有了,他猛的冷眼看向那个前来禀报的护院,“怎么回事儿?”

“抓到了一个黑衣人,属下查看之后,发现是……安夫人。”

“安夫人?”王子秋皱眉,安老爷的夫人今年年纪已大,怎么可能赶翻墙的事情,随即他想到了了自己家里也有一个安夫人,“带过来。”

“是。”

很快护院将安黎带了过来,安黎一身黑衣,身后还跟着两个男人,是她身边的人,都被擒获。

“哼,闯进来什么目的。”王子秋冷眼看着安黎,满满都是杀意。

安黎抬头看着王子秋,神色也是异常愤怒,“我闯进来什么目的,自然是想要杀了那个贱人。”

王子秋抬手拿起一边的茶杯,对着安黎的脑袋砸过去,随即沉声道:“你现在这样,是自己找的,为什么要去怨别人。”

“就是因为她,如果没有她,嫁过来成为少夫人的人就是我。”安黎这些日子是痛苦的。

她一心以为自己可以嫁给王子秋,可是到头来,竟然成了王老爷的待妾,而且一点给她反悔的余地都没有,这些人真的是太过份了。

当日,王老爷与王夫人过来说完以后,自家父亲就让人给她下了药,让她一点力气也没有,就是想逃都逃不了,还让人看着她,最后在万份悲哀的情况下,她也只能嫁进了王家,当天夜里,她身体还没有恢复,王老爷强行圆房。

后来还是因为她将王老爷哄好了,王老爷才给了她药,今天是吃过药的第二天,她恢复好了,晚上告诉王老爷自己身子不爽利伺候不了,王老爷才放过她,她才有机会过来。

她要杀了那个贱人,如果没有那个贱人,王子秋怎么可能会拒绝,王子秋不拒绝,自己也不会沦落成为王老爷的填房。

王子秋闻言冷笑,“谁告诉你,你可以成为我的女人?从开始我心里只有她,你算个什么东西?”

“可是你当初救我了。”安黎不死心。

“当初那样的情况,是个人都会出手,也并不是因为你,既然你现在已经成了我父亲的侍妾,还是好好回去待着吧,不要想些有的没的。”王子秋说完,迟疑了一下,对身边自己人道:“今天晚上好好看着,明天我亲自送回去。”

“是。”

“王子秋你不可以这样,你不可以这样,是我错了,你放我走吧,不要将我送回去。”安黎哭的撕心裂肺。

王子秋没有一丝同情,敢对乔玉楠动手的人,绝对不能留,这样的人留着也没用,而且直接杀了太便宜她,要一点点折磨。

以前的王子秋没有什么人性,现在的王子秋有一个逆麟和底线,都是乔玉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