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方俞问:“家里有事?”

“没事,小舒带着孩子们出门玩儿了。”

沈方俞又不是傻子,上午谢闵行来的时候他面带笑容说道:“早点签完合同,下午我得早点回家,孩子们都在家等着,晚上带着小舒出门吃饭。”

回家一趟用了快两个小时,再来时面容冰冷,神色严肃。

口中说着无碍,但是却有心事在心中。

沈方俞没说明,谁都会有糟心事。

等五点谈合作时,谢闵行又恢复了往常,看不出一丝的愁闷。双方坐下,侃侃而谈,彼此间谈笑风生甚是有趣。

沈方俞想到boss是信任自己所以才在他面前露出真表情,当面对合作商时,他完美的掩藏了自己的心思,让人猜摸不透。

谢闵西都被大哥拉到公司加班,她和法务部的经理都坐在谢闵行的身边,一身正装的谢闵西在工作时一点都不马虎。在大哥和别人交谈时,她和法务部的经理一条条的在看合同条例。

“师傅,无误。”谢闵西对法务部的经理说道。

经理也上了年纪,他在这个职位二十多年了,脸上也有了皱纹。

双方将文件整理一下递给自己的总裁。

海岛度假清纯少女俏皮甜美写真

谢闵行拿起笔在最后一页快速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双方交换文件,又签了一个名字。

“谢总,合作愉快。”对方站起身对谢闵行伸手,谢闵行合上笔也起身同对方握手,“合作愉快。”

为了庆祝,晚上的饭局是少不了的。

谢闵行直接让妹妹回去了,她家里也有孩子周末多回家陪陪孩子。

谢闵西不见外的直接走了。

晚上去吃饭时,不知谢闵西身份的人便好奇的问道,“今天我不是还见了一个美女,那个……”

男子的话未问完,同方的副总裁便咳嗽的制止那个人轻浮的言语,“咳咳,谢总,小妹没来啊?”

谢闵行:“我们男人应酬,她在这里又喝不了酒,干脆就让她回家了。”

小妹?

问话人看着副总,没等到回复,他急忙低着头不敢继续问。

谢闵西那样的尤物,穿着一身正装,头发随意的盘起看起来清新自然又充满魅惑。

精致的妆容,满分的身材,任那个人不爱。

可惜,没人敢追。

肖想都不敢。

她丈夫年轻时候的事迹可不好听,而且,她自身的条件都让那些人望而却步。

聚会结束,溯洄酒楼找来了司机去送这些人回酒店。

沈方俞道:“boss,明天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你不需要现身。”

谢闵行点头,“约个司机直接把你送回去吧。”

他也要去十里古城找妻子了。

溯洄酒楼有自己专门的司机,既是传菜的小哥又是代驾的司机。

谢闵行坐上车,他对司机道:“十里古城。”

“是。”

因为路上堵车,加上在门口时又受到耿直保安的阻拦,到达十里古城已经超过八点。

两个孩子还未睡觉,兄妹俩将门打开坐在门口两边的狮子边儿。

溺儿看着手腕的小手表,“二哥,爸爸不遵守诺言。”

云星慕说:“再等等,咱爸肯定有事,他今晚也一定会来。”

溺儿双手抱着门口的石墩子,“二哥你说小狮子和咱家的毛毛像不像啊?”

云星慕说:“毛毛也是狮子。”

“二哥,我们不回家,毛毛怎么吃饭呀?”

云星慕:“大哥给雨滴酒儿姐姐打过电话了,她们去我家帮我们喂毛毛。”

溺儿站起来还没石墩子狮子高,她搂着石狮子的脖子说,“我搂着你,就好像搂着毛毛。”

谢闵行到时俩孩子都在对石狮子说话,小闺女人不精,她对着石狮子喊毛毛。

“毛毛,你咋变成狮子了。”

二儿子又说:“毛毛就是狮子。”

溺儿又说;“狮子,你是我家毛毛不?”

“他不是,毛毛是活的。”

溺儿又说;“那我给你们取个名字好不好?你叫大肚肚狮子。”溺儿又看向另一边的狮子对石狮子说:“你叫大眼眼狮子好不好呀?”

云星慕看着那个微醺的男人下车。

他对妹子道:“你爸来了。”

“嗯?”溺儿一转身就看到了父亲,她跑过去抱着谢闵行的腿,“爸爸,我以为你不来了你不要我们了呢。”

谢闵行蹲下身子抱起女儿,他身上的酒气让云星慕不放心,“爸,你把小妹放下来,你跌倒会磕到小妹。”

谢闵行:“爸就算伤到自己,也不舍得伤到你们四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谢闵行又问:“你妈呢?”

云星慕指了指院子,“没吃晚饭就去睡了。”

谢闵行抱着女儿跨进了院子里。

他关上门对两个孩子说:“星慕,你哥呢?”

“我大哥也回屋子了。”

谢闵行看了眼大儿子的屋子,灯已经关了。

他问:“你卧室呢?”

云星慕指了一下爱,“在我哥旁边。”

“溺儿屋子呢?”

小溺儿搂着父亲的脖子,“爸爸,我一个人不敢睡,我想和妈妈睡觉,但是妈妈早早去睡了我想和哥哥睡觉。”

谢闵行上手抚摸了女儿的发丝。

云星慕说:“让妹妹今晚和我睡觉吧。”

谢闵行道:“你帮爸照看一会儿妹妹,爸晚上会把她抱走。”

溺儿不放心的问:“爸爸,你喝醉酒了会不会打我妈妈?”

谢总:“……”

在女儿心中他已经变成“家暴”父亲了?

云星慕一被妹妹说,他也提起心,“爸,你会打我妈么?”

谢闵想放下孩子,“永远都不会。”

他去到主卧处,看到妻子侧着身子躺着。

他轻声将门推开,云舒还以为是儿子,她说:“长溯你带着弟弟妹妹去睡觉吧,妈也睡了。”

谢闵行没出声,他关上门缓缓走进妻子。

云舒鼻子嗅到一丝酒味。

她皱眉,已经猜到来的人是谁了。

果然,被子被掀开,谢闵行坐了一角,他侧着身子搂着云舒的后背,酒味浓厚的问:“没吃饭?”

云舒直接闭眼在装睡觉。

“小舒?”

“你别和我说话。”

她拽着被子蒙着头,只露出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