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云薇暖终于深刻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

她被欲火焚身的男人困在怀中,像是一块上好的蛋糕,被细细品尝着,她觉得自己随时都要融化在他怀中。

到底,厉啸寒还是没有突破最后一步,因为,他动作有点大,媳妇儿的声音也有点大,吵醒了小床上的儿子。

当喜乐迷迷糊糊从小床爬上大床上,厉啸寒哪里还敢再动弹。

“都怪你,吵醒孩子了!”

云薇暖胡乱将睡裙套上,顺脚将厉啸寒踹下了床,哪里还有刚才的柔情似水?

喜乐还小,又睡得迷迷糊糊,哪里知道亲爹亲妈正在玩妖精打架的游戏,他轻车熟路蜷缩进妈妈怀中,在她怀里找了个惬意的姿势,继续睡觉。

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怀抱被儿子霸占,厉啸寒有些吃醋,又有些无奈。

呵,说出去怕是丢人呢,堂堂厉氏集团大总裁,在深州商界呼风唤雨的厉啸寒,此刻竟然在吃个小屁孩的醋。

然而,事实就是这么个事实,他能如何?那个霸占了床、霸占了他老婆的男人,是他自己的种,他能把他怎么样?

打也不敢打,骂也不敢骂,他只能认了怂。

妈的,还是继续回书房帮媳妇儿做报表吧,他这个总裁,实在太窝囊了。

可爱少女光井爱纯美私照秀出水嫩肌肤

第二天一大早,云薇暖看到放在桌上的文件,她翻开,脸色一喜,霸总做事果然很细心,不止将报表做出来,还排好版打印了出来。

正要去夸厉啸寒几句,云薇暖看到了最后一页,她的笑登时僵在嘴角。

片刻,客厅里传来云薇暖的怒吼声:“厉啸寒,谁让你在这上面签字的?你的手怎么这么欠!”

正在刷牙的某人一脸懵逼,半晌才反应过来。

那啥,职业习惯,职业习惯,一看到“总裁签字”这一栏,他就习惯性的去签自己的名字。

随着丰润春被拘留,整个投资管理部的氛围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

众人都在自查,都生怕被丰润春扯进去,如此一来,谁还有心思聊天呢?因此,之前柳明明与陈清河的绯闻也很快就被大家抛在脑后。

周五,快下班时,云薇暖终于将手里的项目交出去。

合上电脑,她揉着酸痛的脖子,扭头一看,史月嬅正靠在办公椅上,双脚搭在办公桌边沿,一脸认真玩游戏。

“你这……好歹做样子啊,大家忙得脚打后脑勺,你还有心思玩游戏,玩游戏就算了,还非得把声音调那么高。”

云薇暖扶额叹息,富二代的生活这是堕落,这安静的办公室里,一下午都回荡着史月嬅打游戏的声音。

“猪队友,害得老娘又输一场!”

史月嬅输了游戏,愤愤然将手机扣在桌上,咬牙骂道。

今天运气真的好差,玩了一下午游戏,赢一场输三场,简直就是她游戏生涯的耻辱。

一旁的柳明明叹息道:“这就是命啊,我天天拼命上班,一个月也就万把块钱,月嬅天天打游戏,身价却数十亿,这他妈的,上天可能瞎了眼吧。”

听到这话,史月嬅撇了撇嘴:“你以为当富二代有什么好的?呵,连婚姻都不能自己做主,你试试被逼婚的感觉。”

“你家虞远征这种极品男人,多少女人都往上扑,呵,我要是遇到这种男人,不用逼,我自己哭着喊着都要嫁的,月嬅,快醒醒,别不知足了!”

柳明明啃着饼干揶揄道,这简直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嘛,虞远征这样的男人,那啥大活好长得帅,而且还他妈的贼有钱,俨然就是无数女人心目中的理想型男人。

史月嬅冷哼了一声:“明明你这果然是头发长见识多,你这是没见过世面,才会觉得虞远征时极品,走,今天下班,姐姐带你们去见世面。”

一听见世面,柳明明的眼神顿时就亮了。

“是不是要去白马会所了?”

看到柳明明这边表情,史月嬅满意笑了。

“对嘛,这才是该有的反应,我们作为新时代女性,要独立、要会享受,男人这东西,就是调剂品,今晚咱们好好去白马会所调节调节心情。”

说罢,史月嬅望向云薇暖:“暖暖,下班后别回家了,咱们直接过去?”

云薇暖有些为难:“但是我和我家霸总约好去吃饭的,为此他专门推掉了一个晚宴。”

“和他吃饭有什么意思?找个理由推掉,咱们仨去快活,就当是陪明明放松心情的,毕竟她才被一个狗男人给伤害了。”

史月嬅一挥手就替云薇暖做了决定,和男人吃饭有什么好玩的?周末这种大好时光,就得找点刺激啊。

一旁的柳明明眨巴着眼睛望向云薇暖:“暖暖,陪我一起去嘛,没有你陪着,我这心里不安啊,求你了,我真的想去白马会所长长见识。”

面对闺蜜低声下气的请求,云薇暖着实是无法拒绝。

当然,她是不会承认自己内心也是对传说中的白马会所充满好奇,这种事,自己心知肚明就好。

“既然,你非得让我陪着,那我也不好拒绝不是?行,我给厉啸寒打个电话。”

云薇暖犹豫了三秒,就答应了柳明明的要求,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霸总的电话。

“今晚我有点事,不能和你去吃饭了。”

电话那端传来厉啸寒不太高兴的声音:“不是说好一起去小南国吃饭嘛,你这临时有什么安排了?”

顿了顿,厉啸寒忽然问道;“不会是史月嬅又勾搭你去哪里疯吧?”

不愧是霸总,瞬间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能从他身边抢走媳妇儿的人,除了史月嬅也没几个。

听到这话,云薇暖又是心虚又是尴尬。

“你想什么呢?什么就叫月嬅勾搭我?是明明,这不是被你的秘书给欺负了嘛,明明心情不好,下班后我陪她出去放松放松。”

云薇暖及时祭出了柳明明这个挡箭牌,这似乎也不算说谎吧?

电话那端的厉啸寒还是有些不相信:“真的假的?真不是史月嬅勾搭你?”

“不是,我就是陪明明的,你……你要是不相信,今晚就跟着我们啊。”云薇暖索性以退为进,她就不信厉啸寒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果然,霸总犹豫了。

说不想跟着媳妇儿那是假的,但人家闺蜜在一起吃个饭,他在旁边似乎也不太合适?

默了默,他说道:“行,那你好好开解柳明明,一起吃个饭唱个歌放松放松,我给你卡里转点钱,你们去吃点好的。”

挂了电话,史月嬅笑得很是奸诈。

“怎么样?你家霸总同意了?”

云薇暖一脸心虚,有些忐忑:“月嬅,要不,要不还是算了吧?咱们就去吃个饭唱个歌,去白马会所这种地方,合适吗?”

“哪里不合适了?你现在不去,难道还得等结婚后再去?”

史月嬅拉着椅子凑到云薇暖身边,搬出了自己的歪理。

“我给你说,现在咱们未婚,做什么事都不算过分,别人都无话可说,可一旦结了婚,你再去白马会所,那真是坐实婚内出轨的罪名了。”

所以,为了不婚内出轨,大家不如就婚前先好好嗨起来呀。

云薇暖不得不承认,史月嬅这虽然是歪理,但又他妈的很有道理。

“行了,就这样决定了,一会儿下了班,咱们先去造型师换个衣服收拾收拾,今晚姐们请客,带你俩好好玩!”

史月嬅一拍桌子把这事儿定了下来,这种事,越是犹豫就越是畏手畏脚,就该什么都不想,先做了再说。

刚说完,云薇暖的手机响了声。

她拿起来一看,是手机银行的短信,里面多出好大一笔钱,显然,这是霸总给她拨过来的吃饭钱。

这……若是霸总知道自家媳妇儿是要去白马会所找小哥哥玩,他不晓得会不会吐血。

这算什么?自己掏钱让媳妇儿去找男人?

因为媳妇儿有事,霸总觉得心里空荡荡,他默了默,拿出手机拨通了虞远征的电话。

“今晚做什么?”

电话那端的虞远征也是有气无力:“我家小嬅要和你媳妇儿出去玩,我这独守空房啊,好寂寞。”

两个同病相怜的男人隔着电话不约而同叹了一口气。

“那不如今晚去参加个宴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半晌,厉啸寒提议道。

现在这么回家,容易被家人笑话,呵,堂堂霸总被女人放了鸽子?

说起来也是他得瑟,今天一早上班时,他很是高调当着家人的面,说今晚自己和媳妇儿不回家吃饭,他们要过二人世界。

当时,岳父大人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唔,谁让他抢了人家的女人呢?

所以现在,他这是报应来了吗?

虞远征爽快答应:“行啊,我还正琢磨着约你出来喝酒,那不如去宴会上,喝几杯免费的酒,晚一点正好去接媳妇儿回家。”

两个男人一拍即合,当时就约了时间在举办宴会的丽思卡尔顿酒店见面。而此时,云薇暖、史月嬅与柳明明已经拎着包离开公司,直奔她们常去的那家高端造型工作室,打算捯饬捯饬自己,然后美滋滋去白马会所找小哥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