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玉静先拒绝,“阿娘不可以的。”

萧成泽也在一边说:“阿娘这行不通,事情万一被锦泽知道了,我们都完了。”

“不会的,这件事情不说我不说,玉静更不会去说,其他人怎么会知道,孩子就算是生出来,锦泽想要滴血验亲也不怕的,是锦泽的亲哥哥,验出来的也没有差。”程芯疯了一样劝着两个人。

两个人一脸为难的样子,一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

程芯急了,为了保住程家的荣誉,她甚至站起身子膝盖一弯就要跪下去,萧成泽与程玉静两个连忙扶住了她。

“阿娘,您别这样。”

“阿娘,您这是干什么?”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都带着无奈。

程芯这会着急,并没有看到两人眼底略带喜色的表情,反而一直在想着让两个人无论如何都要一起睡,然后睡出来一个孩子更好。

“答应我吧。”

萧成泽最先松了口,“阿娘,您知道我虽然有些混蛋,但我向来最孝顺您的,如果这件事情是您的心愿,那我愿意去完成。”

程芯听到萧成泽答应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又扭头看向程玉静,程玉静可不能这么快松口,她一副为难极了的样子,默默的低头脑袋就是不愿意接话。

在水一方有位佳人

程芯紧紧拉着她的手轻声劝着,“玉静,别的不说,如果没有锦泽的孩子,以后的处境将会非常难。”

“阿娘我知道,可是我不愿意背叛锦泽哥哥。”程玉静小声说着。

程芯轻轻摇头,“不不不,这也不算是背叛,是锦泽先不让怀他的孩子在先,所以我们才想到了这样一个办法,一定要记住,没有背叛锦泽,甚至还给锦泽生了一个孩子。”

程玉静红着脸不说话了,程芯心里着急,直接给萧成泽使了一个眼神,萧成泽一脸为难的对着程芯说:“阿娘,儿子这样做可都是为了满足您的要求。”

“行了,阿娘知道快去吧。”程芯给萧成泽眨了眨眼。

萧成泽上前直接将一脸为难的程玉静抱了起来,昨天晚上刚刚体验到一个做如女人的开心,程玉静这会被萧成泽这样一抱,身子立刻就软了,可是她还是做出一副挣扎的样子,“成泽哥哥,阿娘不可以的。”

萧成泽抱着程玉静就往里面,程芯的内寝走去,程芯看到两个人进去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她出了院子,将院子里所有的下人都打发出了院子,让他们在院子外面候着,自己在待在院子里,想着以后程玉静生出来孩子将会是什么样的。

想到这些她就开心的笑了,可是想到小儿子对自己的叛逆,她心里还是非常不悦的。

萧成泽与程玉静在内寝,又是程芯的地盘,程玉静什么话都没有问,而是直接嘴上小声叫着不要呀,不要呀,但是动作那可是一个热情似火。

另一边,乔玉灵回到自己院子里的时候,萧锦泽正在院子里等着她,看到她回来那叫一个开心,“玉灵。”

“恩。”乔玉灵轻轻点头,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

“这是怎么了?不开心?我爷爷逼做了不喜欢的事情?”萧锦泽问。

乔玉灵摇头,“没有,萧老就问我愿不愿意嫁给,别的什么也没有说。”

萧锦泽的心都提了起来,他紧张的问,“那怎么回答的?”

“我说都听父母的,萧老说这些日子会叫我父母过来。”

“玉灵我们终于又可以重新在一起了。”萧锦泽说着,甚至直接伸手拉住了乔玉灵的手。

萧锦泽的手很凉,乔玉灵被这样拉着感觉身都不舒服,但是她并没有挣脱,而是一脸不开心的抬头看着萧锦泽问,“河眙岛一直在沉,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搬出去?”

萧锦泽听出了话外音,轻声问道:“怎么了?不喜欢待在这里?”

乔玉灵大方承认了,“河眙岛虽然很好,也算是与世隔绝,这里的人也很好,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可是……也知道在见识了外面的广阔天地之后,再让我待在这里这么久,还是有些闷,有些不开心。”

萧锦泽也能明白,毕竟以前的乔玉灵笑容很多,也很自信,现在的她倒像是一直有什么心事,昨天回来看到她,后来听到阿娘给她下了药,还以为她恢复记忆了,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乔玉灵只是在这里待闷了。

“别着急,马上就可以出去了,待岛上的事情准备好后,我们就可以动身出发了。”萧锦泽轻声劝道。

乔玉灵轻轻点头,别的什么也不说,就做出一副极不开心的样子。

萧锦泽看她这样轻声说:“我回来还有些时间才走,不如我带出去玩吧。”

乔玉灵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走到一边闷闷不乐的说:“还是算了吧,这里我基本都已经转过了,这些日子闲来没有事情的时候,我都会出去自己转,除了被看守的海边,其他地方都去过了。”

“那就去海边。”萧锦泽冲动之下说。

乔玉灵一听乐了,立刻站了起来,眼神亮亮的问:“真的可以去吗?不是说那个地方一般不让人去吗?”

萧锦泽刚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现在看到乔玉灵的样子,他还是默默点头,感觉一些都很值,“没关系可以去的,放心吧。”

“那可真是太好了。”乔玉灵是相当开心,出去玩是一回事儿,她还需要预估一下岛上的战斗力。

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与河眙岛的人对上,但是她总感觉,以后这些都能用上。

萧锦泽看到她开心,便直接带着她去了,也不管其他的了,两人一路去了海边,乔玉灵这才看到了海边的情况,其实……这里已经不能叫海边了。

如果是正常的,总会有些沙子什么的,可是现在……海水已经淹没了最边缘的村子,有些房子一半在水里,一半在岸上,还有人一脸麻木的从一半水一半岸上的房子里,不断的拿着东西出来。

萧锦泽心里也是吓了一大跳,他当真是没有想到,河眙岛的下沉已经这般厉害了,记得他上次来的时候这个村庄还好好的,这次已经没有了。

乔玉灵第一次过来,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有些无奈,上位者不想位于人下,所以一直想着如何才能将外面的整个世界都拿下,而这些基层的百姓,只想着……有个家,活着就好。

她扭头看向萧锦泽问,“为何不早早的出去,我们回来之前住的那个渔村应该可以安排下这些人。”

萧锦泽摇头,“不,不懂,这么多人,必须有妥善的安排才好,如果一下都出去到外面,很容易被抓起来。”

乔玉灵也考虑到这一点,不过她还是轻声问道:“外面的世界广阔,为何不找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然后将这些人安顿下来,这样也不需要去争什么王位,又能保住大家的安。”

萧锦泽看着远处的海,思绪有些缥缈,当他第一次知道自己不是孤儿,当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以后拿下整个天下,这就成了他的目标。

从小大到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现在又告诉他让他去改变……很难。

他扭头看向身边的乔玉灵,眼底带着宠溺,他轻声问道:“难道不想成为这天下之母?”

乔玉灵轻笑摇头,她一点也不想,“一个人拥有多高的位置,便要承受多大的责任,我这人喜欢自由,并不想……成为天下之母,承担那沉甸甸的责任。”

萧锦泽以为她会喜欢天下之母的位置,没想到她直接说了自己不喜欢,一时间他只是看着她,完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乔玉灵扭头看着萧锦泽轻声笑道:“外面的世界也懂,岛上的人在单纯的环境里过习惯了,若真的让他们都融入到外面的世界,恐怕他们会不习惯。”

“恩,这是爷爷安排的,我也没有办法改变,拿下外面的天下是爷爷与岛上的长老同共决定的。”萧锦泽双手背到了身后,一副他也很为难的样子。

乔玉灵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看着,心里一阵悲凉,跟着萧锦泽她看了看现在在岛边留守的人,心里开始默默的估算岛上可以用的人手。

两人在外面转了很久,乔玉灵的心情好极了,中午两人就随意吃了点,下午又转了一会这才回去。

回去之后两人还没有走到乔玉灵的院子里,萧锦泽就被萧老派来的人接走了,而乔玉灵则是一副极无所谓的样子回到了自己院子。

那两个被萧老派来的人今天一直远远的跟着她,所以回去之后她简单吃了一口饭,便直接躺下睡了。

在床上她进了空间,消了消食,估摸着外面时间差不多了,她这才悄悄离开了自己院子,往萧奇泽的院子去了。

萧奇泽晚上住哪里完是看心情,今天因为乔玉灵与萧锦泽出去了,后来萧锦泽就被萧老叫走了,他本意是想去找乔玉灵说话的,可是想到乔玉灵身边的人手,他便没有去,而是在院子里等着。

一直都没有睡的他,听到外面有动静之后,他轻手轻脚的起身就看到站在门外的乔玉灵,他伸手很是随意的打开门,“来了就来了,竟然还不进来,这样规矩,会显得我直接冲进房间的行为有些禽兽。”

“知道就好。”乔玉灵轻笑着说完,走进了萧奇泽的房间,然后发现自己屋子里没有地方可以坐,他无奈的只能按下了机关,露出去外面的通道,然后对乔玉灵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乔玉灵都去过一次了,自然懂,她抬脚便过去了,两人到了萧奇泽在外面的院子里说话也方便了很多。

“这两天有什么消息?”

“哦,原来是到我这里打探消息的呀。”

乔玉灵白了他一眼,不接话,因为明摆着,她就是过来打探消息的呀。

萧奇泽说:“昨天程芯院子里很奇怪,程玉静先去找了程芯,然后萧成泽也去了,萧成泽平常在程芯院子里不会多待,顶多进去缠着程芯答应他收个填房,或者让程芯给个钱就走,可是昨天他进去一个时辰之后才离开的,程玉静也在里面。”

“萧成泽进去没一会手,程芯就进来支开了院子里的下人,让他们都出去了,然后便自己待在院子里,屋子里面就萧成泽与程玉静两个人,独处约半个时辰以上。”

“怀疑他们……”乔玉灵眯了眯眼。

萧奇泽轻笑,“不是怀疑是事实,因为萧锦泽在程芯面前说过,他的第一个孩子必须从的肚子里出来,这一点就够足让程芯与程玉静两个人恨死。”

乔玉灵笑了,她真的是躺枪的,而且她也不愿意嫁给对方呀。

“萧成泽是最喜欢美色的,他应该是看上了程玉静,我后进去对程芯说了一大堆如果萧锦泽的第一个孩子不是从程玉静的肚子里出来,那么以后对程家的影响,程芯听到这些自然就不愿意了,肯定就想着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都要让程玉静怀上孩子。”

“所以,就算是程玉静怀孕了,孩子也会是萧成泽的,而不是萧奇泽的?”乔玉灵微微挑了挑眉问。

萧奇点头笑了,“对的,就是这个理,说的没错。”

乔玉灵轻轻摇头,甚至有些惋惜,“一心想着如何拿下这天下的萧锦泽,若是知道自己的亲哥哥在自己家给自己戴了绿帽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还能有什么想法,无非就是折磨一下程玉静,让他们去死那是不可能的,更加不可能让孩子去死,再怎么说孩子也是萧家的种,最后有可能就是程玉静成了萧成泽的妾室,这件事情就算是不了了之了。”

乔玉灵笑了,没有接话,这些事情与她的关系都不怎么大。

“其实程芯能这样做,应该是针对于,她不想萧锦泽的第一个孩子从的肚子里出来,所以才会想到这样的招数,萧成泽是萧锦泽的大哥,两个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区别。”

乔玉灵无奈的给萧奇泽一记白眼,“我压根儿不会给他生孩子,放心吧。”

说到生孩子她突然间想到自己之前是生过孩子的,她想到自己醒来的时候,萧锦泽告诉她孩子没有了等等,而她当时的身体确实是生完孩子不久。

见乔玉灵愣住了萧奇泽好奇的问,“怎么了,想什么呢?”

“想生孩子的事情。”乔玉灵随口回答。

萧奇泽惊讶极了,“什么?真的想给萧锦泽生孩子呀。”

乔玉灵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不是,我记得自己刚醒来的时候,萧锦泽跟我说过,我刚生完孩子,他说那个孩子是他的,因为顾泉风所以孩子没有了,我也确实没有见到孩子。”

外加她刚才没有别的记忆,只有前世的记忆,所以她对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没什么感觉也没有多想。

萧奇泽一听倒是急了,“来跟我讲讲当时的一些细节。”

乔玉灵细细对萧奇泽讲了自己失忆之后第一次醒来,直到自己来到河眙岛的所有事情,萧奇泽越听嘴巴张的越大,最后下了定论。

“之前只是感觉像南顺的辰王妃,现在不是像了,肯定就是。”

这次轮到乔玉灵惊讶了,她惊讶的看着萧奇泽,“什么南顺的辰王妃?”

“刚才说的与南顺的辰王妃很像,她生子的时间与的吻合,而且……她也叫乔玉灵,说这天下哪里有这样凑巧的事情。”

乔玉灵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主要连她自己现在也分辩不清,自己是在原主失忆之后穿过来的,还是之前就穿过来了,然后再失忆了。

若是前者,那么就算自己是南顺的辰王妃,与她这个人也没有任何关系那是原主的事情,爱着南顺辰王的人也是原主,为南顺辰王生孩子的也是原主。

可是……若是后者,自己之前就穿过来了,后来还怀了南顺辰王的孩子,那便证明自己对辰王是有情的,知道自己不在了,辰王应该会很伤心吧。

“那与我讲讲这南顺的辰王。”她第一次对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南顺辰王有了兴趣。

萧奇泽来了兴趣,“知道的,我们是不可以轻易出岛的,我能出岛还是跟着混出去的,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我出去之后处处都讲着南顺辰王与辰王妃的事情。”

“岛上在香王国安排了人手,后来想拿下香王国便对香王国的人下了毒,后来是南顺辰王救了香王国,南顺的辰王妃后来制出了解药救了大家,当然这些只是我听说的,但事情是真的,可惜的是我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如果让我见到了,我一定要与这两个人成为朋友,但凡能让萧家父子吃亏的,我都喜欢。”

乔玉灵白了他一眼,“别忘记了,也萧家的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