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即使卢小昭心里不喜厉老爷子,但也从没说过重话,该有的礼节也都有,大家表面和气,倒也说得过去。

现在,在触及到她的底线时,她也不会有半点让步,管他什么长辈不长辈的,呵,她在乎吗?

厉老爷子没料到卢小昭敢顶嘴,他一拍桌子怒声骂道:“你敢这么和我说话?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她是我妻子,你说她有没有?我都不敢指着她说话,你凭什么?怎么,倚老卖老?”

一直没说话的厉中霆放下筷子抬起头来,盯着厉老爷子的眼神满是阴郁。

刚才还霸气十足的老头儿在看到儿子这阴鸷的眼神时,他忽然就生出道不明的恐惧感。

“你算什么?你以为你算什么?你害死我妈,让我与岚枫受尽屈辱,这么多年,哪怕到现在,你依然拈花惹草不知廉耻,这是一个父亲能做出来的事吗?”

厉中霆站起身来盯着厉老爷子怒声质问,他发火时,整个人都散发着令人畏惧的气势。

厉老爷子张嘴欲说什么,只听厉中霆已经先一步开口。

“就凭你能这么夸那个叫什么杜若的女人,我就知道这女人绝非什么好货色!这样的女人,配做我儿媳妇吗?她有资格吗?”

厉中霆不屑说道,能和这老头扯上关系的女人,哪个知道廉耻?

“你……你们一个个的想做什么?我难道连给我孙子制定儿媳妇的资格都没有吗?”

忧郁文艺少女情绪系人像写真

厉老爷子的声音虽然很大,但显然已经没了刚才的气势。

他手中的权力早已失去,这么多年他又无法控制卢小昭。

因此只能打厉啸寒的主意,指望着给厉啸寒指派个杜若,到时候,控制了杜若,就是控制了厉啸寒,也就控制了厉氏集团。

他不甘做个等死的老头,他要东山再起重振雄风!

然而他这点心思,在场的谁看不出来?这么多年,他做幺蛾子的次数还少吗?

“以往你胡闹也就算了,就当是逗你玩儿,但你敢打我儿子的主意?你的手伸得未免太长了!”

卢小昭愤怒说道,真以为她不知道这老头子要做什么吗?

他无外乎就是为了钱,为了养那些小网红,一个即将入土的人,看来真是打算死在女人床上了。

厉岚枫脸色也不太好看,她看着厉老爷子问道:“怎么,我哥给你的钱,不够你那些小女友花吗?”

“你……”

“我什么我?现在整个港城乃至深州,哪个网红嫩模不知道厉家八十岁的老爷子好色?你知道那些人怎么评价你的吗?”

厉岚枫眼中满是不屑,满是愤怒和鄙视。

“那些女人说,厉家那死老头在床上也干不了什么正事,搂搂摸摸几下就能挣钱,人家可是拿着你的钱养着年轻力壮的小白脸呢!”

听到这话,厉老爷子的脸色越发难看,他抓起跟前的瓷碗,狠命往厉岚枫脸上砸去。

“混账东西,我打死你!”

厉啸寒眼疾手快拉着厉岚枫躲过,他盯着厉老爷子的脸,片刻忽然露出阴鸷的笑。“你不是想让我留下杜若吗?行,那我就听你的,留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