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骨天尊!那是一直未曾露面的巫骨天尊!”寒蟾国皇帝惊讶的看到天宇灰色云霭中的那个身影,她竟然是骨指窟的老天尊。

她怎么回出现在那里?而不是从骨指窟之内出来?难道之前她一直不在洞宫之内?寒蟾国皇帝一阵自问,同时身形迅速朝那个方向划去。

下方,正当巫骨天尊水儿行将死亡之际,几乎快被寒冰封死的圣洞洞口,蓦然射来一个洁白无暇的窈窕身影。几朵硕大的梨花飞舞,迅速将昏迷的巫骨天尊水儿和体力严重不支的阴冥二老和几位还幸存的巫尊一起载回了圣洞之内。

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已经离开的执情宫主。她之所以回来,是因为骨指窟数万名圣徒姐妹没一个愿意抛弃善良的新巫骨天尊水儿的,执情宫主也不想。

当她们从隐蔽的洞穴中走出来,立刻就发现了洞宫发生了不幸的大事,当然执情宫主也没隐瞒,于是数万名姐妹毅然向圣洞洞口扑来。

不过刚到这里,就看到眼前的诸多巫尊惨烈死亡崩碎,而水儿巫骨天尊和阴冥二老等几位巫尊苟延残喘的局面。

“姐姐!姐姐!”

“二老!二老!”

数万名名骨指窟大小圣徒聚集在洞口,无限焦急的围在周围,远近泪眼朦胧的注视着眼前受伤之人。

“呼啦!”

数万名姐妹就要冲出圣洞洞口,然而这时,执情宫主自外面蓦然挡在前面,凝声道:“不要辜负水儿天尊的心愿,她不希望你们做无谓的牺牲,记住,只要你们都活着,水儿天尊自然死得其所,但如果你们无谓的牺牲了,水儿妹妹一定会死不瞑目的!你们懂吗?”

闻言,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接着人群中传来阵阵啜泣的声音。

薄纱蕾丝美少女如梦境般唯美写真图片

“姐妹们,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修为好一些的姐妹,立刻为诸位巫尊疗伤!”

执情宫主清醒地说道,周围之人听了,顿时恍然大悟,一些实力强大一些的圣徒姐妹立刻飘到近前,纷纷查看共九位巫尊的伤势,然后迅速开始了运功疗伤的漫长过程。

看到数万名骨指窟圣徒都稳定了下来,执情宫主迅速来到水儿天尊的面前,蹲下身,默默审视着她苍白但很柔美的面庞。

她似乎不再呼吸,胸脯早已停止了起伏,但她两手交叠,右手抚摸着左腕幽蓝的情人镯。她神色安祥,嘴角一抹淡淡的甜美笑意。

身边站着数十位姐妹,她们皆是黑色巫袍加身,乌纱拂面。透过乌纱她们看到的是一张无不坦然的面容,她们不理解,水儿天尊死的是那么惨烈,为什么嘴角还有笑意!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至少多年前不是这样的,她虽然善良,对姐妹们都好,但是她却总是冷若冰霜,常常一个人钻入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美丽山坡,然后站在河边久久的发呆!

姐妹们不理解,但是执情宫主却理解,那丝最后的微笑代着什么。

“叮!

执情宫主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玉鸣,尽管声音很低,但是执情宫主却听得十分清楚,紧接着眸中就感觉到一抹幽蓝。

“是情人环!是水儿天尊的情人环在闪烁!”执情宫主凝视着水儿天尊纤细的手臂,看着幽蓝的情人环在静静地闪烁。

“妹妹,他在想你,你说过的,他一想你,你的情人环就会发光。现在他在想你,你终于可以安心地走了!”执情宫主泪眼婆娑,泪花簌簌,口中呐呐的吟哦着。

“啵!”空气一丝轻微的波动,旋即执情宫主感觉到身边霎时多了一个人,一个自己为之心灵震撼的人,一个水儿天尊至死都在念念不忘的人。

这个人银衣白发,双目清澈深邃,面容刚毅冷峻。他一出现,二话不说,扶起水儿天尊,便为其服下几颗丹药,然后立刻盘膝打坐,迅速为已然没有呼吸的水儿天尊输入自己宝贵的真元之力。

周围之人看到这个不速之客,蓦然一阵警觉,纷纷举起手中的无尊圣骨。但执情宫主见到此人,眼中立刻现出欣喜的神色,示意周围之人放下白玉骨。

周围之人见了,发现对方对水儿天尊并无恶意,相反竟然对已经毫无生机的天尊在输入真元,自然也就没有了敌意。

周围之人从来没见过这个银衣白发,举止飘洒的英俊之人,纷纷好奇的看来,只见他和水儿天尊中央头上的位置,漂浮着一个淡蓝色无比清灵的圆球,大概有拳头大小。

银衣白发之人双掌在胸前阵阵交叠,然后双掌之间慢慢形成无数个奇异的人体穴位光针,这些光针形成之后,迅速游到清灵圆球的周围,围着清灵圆球不停的缠绕,吮吸着清灵圆球的清灵灵气。

而清灵圆球则频频向四周散发着一圈圈涟漪般的清灵光波,这些光波,一部分被那些光针吸收,另一部分大多都流进了水儿天尊以及其他九位受伤的巫尊体内。

当无数的光针吸足了清灵圆球的灵

力,然后纷纷朝水儿天尊浑身不同的穴位钻去,很快就没入了她的体内。

骨指窟圣洞之外。

“哈哈!你这个老不死的老太婆,整日穿着一身巫袍,蒙着黑面纱,从来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过,你也从来都没想到过,今日骨指窟会毁在本寒蟾国皇帝的手里吧!”寒蟾国皇帝嘲讽道。

“呸!真是大言不惭,古老的椰国都已灭亡三万多多年了,寒蟾国不过是那时候一个小小的蛮荒之国,和央央古老椰国比起来,不过是一粒尘埃而已,早已销声匿迹,现在还哪来什么寒蟾国,更别说什么寒蟾国皇帝了!”老巫骨天尊啐道。

“你不信没关系,不久的将来,地仙界就会出现一个巫尊之国,而这个国家是由所有古老椰国巫毒七妖之国和所有鬼巫天师国度联合的神秘之国,本寒蟾国皇帝将是这个国家的主宰!说真的,本皇还真希望你这个古老椰国水族巫尊之后做本皇的巫尊天师。只可惜,你们太不聪明,所以本皇只好除掉你们了!”寒蟾国皇帝说道。

“哈哈,真是痴人说梦,古老椰国九九八十一颗魔国魔龙珠!到现在为止,如果本天尊没猜错的话,你还连一颗也没得到呢,就是得到也轮不到你拥有,你斗得过那个血月神教的教主,你的主子吗?他似乎比你的野心大多了!”老巫骨天尊不由也嘲笑道。

“这你就不懂了,他的野心越大就会越需要我,本皇建立了巫尊之国对他并没坏处,就像古老的椰国是中央之国,而我们巫毒七妖中国是它管辖之下的小国一样!这并不矛盾。”寒蟾国皇帝孔圣解释道。

“真是一副奴才嘴脸,就算自己称了帝王还是走狗的命,哼!其实你很可怜!”老巫骨天尊在挖苦寒蟾国皇帝孔圣。

孔圣闻言,浑身一阵颤抖,脚下登时升起一团海蓝色的烟雾,然后蓦然舞起了翠色竹笔,一字一顿地说道:“可恶!”

“呱!呱!”

话音未落,九只身高过丈于的硕大九冰寒蟾蓦然一个个浑身光华大盛,四足狂抛,纷纷向后一顿,然后骤然之间便向百余丈外的老巫骨天尊电射而去。

“来吧!畜生!”老巫骨天尊一声暴喝,心里早已有准备,不过喘息之间,再度挥起了无尊圣骨,催动一身精纯的龙魂神力,向天宇四方爆发出道道神虹,这些神虹化作无数道霹雳闪电,撕裂着天宇的同时,也撕裂着无数万涧山山峰之上的寒冰蟾。

登时天地之间,到处海蓝色的冰花漫天爆裂,犹如漫天礼花纷纷坠落。而无数山峰之上,时时滚荡着海蓝色的浪涛,洪水一般向数不清的深渊沟壑奔流。

“厉害!姜还是老的辣,想不到巫骨天尊大伤未愈,竟然还可以如此霸气!”寒蟾国皇帝孔圣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