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公子在萧明海别墅这里吃了大亏。

这口气自然是咽不下去的。

那怕你是神医,那又怎么样啊。

林三公子相信,只要自己不说对方是神医,谁知道啊。

本来只是随意邀请一下,结果叶玄还真的答应了,林三公子心里笑开了,这是天都让我收拾你啊。

“萧小姐,坐我的车吧!”

林三公子一出来,打开了法拉利。

“不了,我们还是喜欢坐风之子超跑!”萧雨欣拉着妹妹,上了几米开外的白色风之子超跑。

林三公子气不打一处来。

刚才出来的时候,由于心里太高兴了,一时间真没注意到白色风之子。

“可恶的家伙,如果当初不是你从中捣乱的话,这辆风之子超跑就是自己的,今晚本少就让你大出血!”

林三公子黑着脸上了自己的法拉利,在前面带路。

春意黯然销魂

上了跑车后,林三公子第一时间拿出电话,先是给自己的保镖打去电话,让他们去平时那个常去的地方,顺便再多喊上两个保镖,要很厉害的那种。

给保镖打了电话后,林三公子又给另外一个人打去电话。今晚不收拾了叶玄,那他就不是林三公子了。

你不是钱很多吗!

“老公,你这样让她们出去,会不会不好啊,毕竟,那位林三公子可不是善人!”美妇担心的道。

对于叶玄,她还是很有好感的。

大女子那可是她的心头肉,叶玄的出现,治好了大女儿的病,美妇印象能不好才怪呢。

萧明海笑道,“你别担心,咱们萧也不是普通家族,林三那家伙不敢乱来的,至于,叶玄那小子,人家可厉害了,他想收拾叶玄,谁敢保证,到最后是不是叶玄收拾了林三!”

“你啊!”美妇白了一眼萧明海。

风之子超跑里面。

林飞不急不慢的跟在林三公子的法拉利后面。

“叶大哥,你其实没必要跟他去的,那家伙肯定没安什么好心!”萧雨欣担心道,她不希望叶玄出什么事。

萧雨轩不是很担心,笑嘻嘻的,“姐,林三公子有什么好怕的,叶大哥很厉害的!”

叶玄呵呵笑道,“其实没必要担心的!”

一个不气候的家伙,叶玄只是闲着无聊,正好可以玩一玩,消磨一下时间。

如果林三公子知道的话,肯定要傻眼了。

自己就是给人家消磨时间用的?

肯定要大吐血了。

可惜,林三公子不知道,他正在想象叶玄到时候那黑脸,应该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这是要去郊外啊!”

萧雨轩兴奋起来,“月黑风高杀人夜!”

萧雨欣白了一眼妹妹,“瞎说什么啊!”

“等等,我好像知道林三那家伙,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了!”萧雨轩忽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件事。

“你知道?”叶玄挺好奇的。

萧雨欣对这个妹妹,那是一点都管不住的。

“我现在不敢确定,你再开个几分钟时间,我应该就可以确定下来了!”萧雨轩说道。

又过了几分钟的时间。

叶玄开着风之子拐弯上了山间小道。

在山间小道的尽头,依稀可以看到一处灯火通明的地方。

“我知道了!”萧雨轩终于能肯定去什么地方了,“林三这家伙,要带我们去斗狗场!”

萧雨欣是乖乖女,真不知道这个斗狗场是什么地方,但是从字面上的意思,可以确定一件事,至少不是什么好地方。

“斗狗场?”叶玄笑了。

“对,就是斗狗场,这个我也是从朋友圈子里知道的,不少的二代都喜欢来这里!”萧雨轩说道,“我记得说林三好像是这里的一个股东!”

叶玄眯着眼,“这么说来,林三这家伙要给我送钱了!”

萧雨欣扑哧的一下笑了。

“姐,你别笑啊,林三那家伙肯定是想报复叶大哥的,斗狗就容易了。比如先从叶大哥身上榨上一笔,不过,他们要倒霉了,幸好本姑娘今天来了,正好可以捞一笔!”萧雨轩笑眯眯的。

叶玄就喜欢萧雨轩这种说话方式。

捞一笔!

这样的好事,叶玄自己也不会错过,当萧雨轩说出去斗狗场的时候,其实就知道林三公子想做什么了。

他想让自己大出血,叶玄不介意让他们大吐血一次,权当是上一次的利息好了。

“还真是斗狗场!”

停车场上。

叶玄他们刚下来,听到了狗吠的声音,一阵借着一阵,特别是在山边的山庄里,带着别样的气息。

萧雨欣就有些害怕了。

那些狗吠声十分狰狞尖锐。

“叶大哥,我有点怕!”萧雨欣下意识站在叶玄身后了。

叶玄握住了萧雨欣的小手,软绵绵的,滑滑的,输送了一丝真元过去,驱散了对方心中的恐惧。

“姐夫,我也好怕怕啊!”

萧雨轩不甘落后。

“叶玄,这里就是我说的好地方,没见过吧!”

林三公子早在一旁站着了。

在他的身后,有四个高个子的保镖,每一个都两米高,孔武有力,凶神恶煞的,簇拥着林三公子。

这是林三公子喊来的。

在别墅里吃过亏后,林三公子不敢一个人面对叶玄了,万一再被打几下的话,岂不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有了四个保镖站在身后,林三公子再次恢复了自信,他就不相信了,你再厉害又能怎么样。

“不就是斗狗场吗!”叶玄笑道。

林三公子走了进去。

“林少,好久没来了!“

山庄很大。

很快,来到一个斗狗台。

这是一个室内的斗狗台,和平时看到的室内篮球场那样,中间是一个圆台,一米左右,再上面是钢筋水泥,每一根都是拳头粗细,形成了一个囚笼一样的存在。

此时,斗狗台周围围满了人。

“哈哈哈,赢了!”

“大将军真厉害啊!”

“第三场连赢了!”

“马丹,又输了!”

“真是太邪门了!”

他们刚进来,听到了一片乱糟糟的声音。

有高兴的声音,也有愤怒的声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这就是斗狗场的斗台。

“那里就是斗狗台,很多二代都喜欢来这玩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