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岚,岚岚…”

洪峰一声嘶吼,他整个人都疯了“木子聪,我要你的狗命!”

轰的一声爆响,他一掌就把木子聪的半边身体轰烂了,绿色鲜血和碎肉挥洒漫天,这一刻木家少爷发出一声悲惨的吼叫,从大桥上轰然跌落到大海中了。

“老婆,老婆…”

洪峰无心恋战,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夏岚自爆的位置,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两眼无神彻底傻了。

“老公,我走了,以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一团白烟慢慢升起,这是夏岚的灵魂,她原本用不了多久就能凝聚元神突破筑基期了,可现在这一切都晚了。

没有元神的支撑,她的灵魂很快也就会支离破碎,可就在她灵魂即将消散时,一团白紫色光芒立刻将她包裹住了。

“我不能让你死,你不能死啊…”

洪峰用尽所有力量,希望能把夏岚的消散的灵魂给保住,但正常来说,他是不具备这种力量的。

可由于夏岚服用了十级兽虎丹,而这兽虎丹的力量她还没能完吸收,最后她的灵魂居然被兽虎丹给吸收了,两者合二为一了。

当这颗拥有夏岚灵魂的兽虎丹飘落到洪峰手心中时,他已经泣不成声了,金色的泪水滚烫的划过他俊美的脸颊,肉身爆碎,灵魂沉睡,宣告着夏岚已经再无生还的可能了,起码以他现在的能力是根本做不到让她重生的。

唯美斑点女孩的绿野仙踪艺术摄影

“不…不…”

洪峰仰天长啸“为什么?为什么啊?如果是我洪九鼎做的孽,你们惩罚我就可以了,为什么要牵连她,她是无辜的,她是无辜的啊…”

他哭的肝肠寸断,这一刻的他是心如刀绞啊,那种痛是深入骨髓的,他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可悲,连他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这是一种绝望,一种无助的绝望。

轰隆一声雷响,十一月份的滨海下起了一场特大暴雨,仿佛连老天爷都跟着他一起哭泣了。

……

两日后,奉阳夏家别墅!

此时别墅内是哭声连连,蓝莉得知女儿死后,几次都哭到晕厥,整个人都有点神志不清了。

而夏永祥则是一夜之间满头白发啊,整个人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几十岁,消瘦的脸庞都塌陷了,两眼无神的他,多少次都在暗暗落泪。

今天的别墅大厅变成了灵堂,最中间摆放着一张夏岚生前的照片,两侧是花圈和花篮,那幽幽的哀乐声贯穿着整个大厅。

北东各路老总都前来吊唁,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年轻貌美,聪明能干的海商集团副总裁,会突然英年早逝,不免让人感到惋惜啊。

“我的女儿啊…”

蓝莉已经哭的快不行了,夏永祥的一位老友红着眼睛哀声道“老夏啊,你劝劝嫂子,孩子都已经走了,她就算哭瞎了眼睛也没用啊,你们得保重身体啊,要不然岚岚在天之灵都不会安息的。”

“好好,我知道,谢谢你了老宋。”

夏永祥握紧对方的手,用力的点了点头。

看到这一幕时,童杰和高卫国也内心悲痛,二人昨晚也是哭了一夜,尤其是童杰,在她心里夏岚早就是自己儿媳妇了,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心里的滋味就别提了。

白小南也是几度落泪,哭的眼睛都肿了起来,可以说在场的每一位老总都被这悲伤的气氛给感染了,不免都声泪俱下,唉声叹气。

可唯独只有一个人一滴眼泪都没掉,那就是洪峰了,他甚至连一点表情都没有,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夏岚遗像旁边,两眼无神的盯着她的照片看,时不时的还咧嘴笑一下。

“你还笑,你还好意思笑啊?都是你害了我女儿啊…”

这时候蓝莉突然好像发疯了一样,她一下子窜起来,几步跑到洪峰面前,就跟疯婆子一样连抓带打的啊。

而洪峰站在原地是不躲也不动,就这么傻笑着任凭她打自己,夏永祥赶紧将她拉住“你干什么?难道还嫌不够乱吗?”

“你滚开,都是他害了岚岚,要不是他的话,岚岚怎么会死,怎么会死啊?”

蓝莉哭的声嘶力竭“我的女儿还不到三十岁,她还不到三十岁啊,你他妈修仙修鬼的,你修个屁啊,要不是你惹了那些是是非非,我女儿她会死吗?你要为她的死负责…”

“你别说了,这事不怨小峰,木子聪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吗?”

毕竟当时他和蓝莉都在现场,二人这是昏迷了,要是木子聪再心狠手辣一点,他二人也得必死无疑。

蓝莉已经无法言语了,童杰和高卫国也赶紧上来劝说,说是劝说,其实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安抚和道歉,他们还能说什么呢?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小峰,你…你没事吧?”

白小南感觉洪峰不太

对,按理说他才应该是最悲伤的人,可怎么会笑成这样?

“呵呵呵…哈哈哈…”

洪峰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站在原地傻笑着,曾经那深邃的眼神已经变的暗淡无光了。

“小峰你别吓姐姐,你到底怎么了?你说句话啊?”

白小南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洪峰笑了一会突然绝望道“姐,我哭不出来,我哭不出来啊,啊…”

他发疯般的一声嘶吼,双手抓着头发痛苦不堪道“怎么办?我哭不出来,我哭不出来啊…”

‘啪!’

白小南一巴掌抽在他脸上,流着眼泪喊道“小峰,你看看她,她才这么年轻就死了,她为你付出了这么多,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啊…”

洪峰猛然泪流满脸,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这一下场所有人都傻了,他们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啊。

这位所向披靡的华国传说,居然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洪峰是坚强的没流下泪水,可殊不知是他内心压抑到一定极限了,他要是再哭不出来的话,兴许体内的真元就得爆开,这是白小南用激将法帮他把这股哀伤给发泄了出来,要不然洪峰非得重伤不可。

“小峰…”

白小南一把搂住他,姐弟俩是抱头痛哭啊。

而站在大厅外的二天和水玉三人,也都是眼圈通红,偷偷的擦拭着泪水。

“师父等了多少年才盼到这一天,可没想到…就因为一个木子聪,一切都毁了。”水玉叹口气,泪水流的满脸都是。

巫晓珍也抿嘴流泪道“先生在天门大战过无数次,我从未见过他流过一滴眼泪,但今天…他却如此的悲伤,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

“呵呵…”

二天苦笑一声“这种心情没人能理解,夏岚可是先生最爱的女人,那种滋味…常人体会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