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然不知自己好奇的偷看镜头时,被拍了个套特写。

看到这一幕,姐妹俩都被吓了一跳,愣了一秒后,言瑾放声大笑,谭喻琳气的直捶墙。

继续看下去,由于摄像机没有换机位,一直拍着小楼门口的位置,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了。言瑾把正在播放的薄片放在桌上,加剧了灵力输入。

画面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偶尔看到谭喻琳出入,动作也变得非常快。这是言瑾在炼制时就加入的快进功能,只要加大灵力输出就能快速播放。

不过现在她还没有研究出倒放功能,这个薄片也只能暂停和快进而已。

输入的灵力越多,播放的速度就越快,整个薄片放完,花了一个半小时左右。言瑾看到画面的最后一幕,正好是自己走出小楼,接下来画面一黑,薄片播放完毕。

言瑾估计了下时间,终于弄明白了那个86400息声画是什么意思了。

一息为一秒,86400息,意思就是24个小时。

她进小楼到出来,正好在里头睡了一天一夜,画面也刚好录制到她出来为止。

也就是说这个薄片,可以储存满24个小时的拍摄画面。

言瑾按着地球的数据换算了一下,如果是720p的画面,24小时录制储存的大小,也有42g了。

刚发明的薄片,能有42g,言瑾已经很满意了。

纯净白皙爱摄影姑娘地铁处写真

何况薄片的画质明显比720p好,已经超过4k蓝光的清晰程度了。这样算下来,也就不止42g了。

这样的薄片,已经可以开始揉入工作了,但是还有很多细节方面需要改善,另外,怎么剪辑也是个问题。

言瑾能想出的剪辑方法,只有电脑软件里的剪辑。

可是这样一来,就需要各方面的人才,不是在校学生能搞定的事了。

但至少现在,派个宣传片出来是没问题了,只是在演技和摄像方面很考验技术,因为必须一镜到底,一个错都不能出。

言瑾拿着薄片出去看了看,多生产出来的几枚,已经拿来和机器做结合试验了。

摄像机那边改良起来很快,只要在机器内加一个凹槽,凹槽内刻画连接法阵,确保薄片放入后自从储存录制画面和声音就好。

而放映机那边,则是要把薄片使用后的画面放大,利用的是光学成像原理,实际上比摄像机那边还要更加简单一些。

又过了半个月,放映机和摄像机部完工,众人先在言瑾的空间里实验拍了几回。录制和放映完没有问题。

只是,录制时,越靠近摄像机,收音就越好,远离后,收音就有点不良了。

所以摄像机旁边的人,就连呼吸都能太使劲。相反远离摄像机的人,得用喊的才能收的上音。

虽然有不足之处,但大家对这个结果已经很满意了。唯一不满意的人,就是言瑾。

言瑾很清楚台词对于电影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一环,所以她一声令下,拆了,再改。

不过这一次再改,就有方向了。

学舌蛙的内丹,不再和入画阵融合,而是单独制作出收音麦克风,利用外接摄像机的方法,将声画结合。

这样一来,摄像机附近的声音就可以忽略不计了,而只要把麦克风举到演员的头顶,收音效果就能达到最佳。

再加上录制时,麦克风和摄像机外接一起工作,就能做到声画同步储存。

至于麦克风如何举高放在演员头顶,这也完没有问题,大家都是修真者,用法术悬浮就行了,连手都不用抬。

新的设备制作完毕,又过了半个月时间。大家试过新设备后,一致表示这样的效果更佳,还好言瑾要他们改了。

员在空间里开了个庆功大会后,被谭喻琳带了出去,结果出去一看,外头也才过了一天半而已。

老周本来还在愁过了这么久,该找个什么借口替自己这班学生开脱,结果一看才过了一天半,他也只是愣了一下,就乐得屁颠屁颠跑去齐赞那里补了一个校外教学的手续。

不过对于九班的这些人来说,这事还没完。

机器并不是他们班的校庆作品,短片才是。

所以出了空间之后,九班还得接着忙碌。

先是分职位,几个老一辈听说要挑几个长相出众的来演戏,纷纷表示他们是宗最帅(美)的,如果不让他们出场,就是不尊重长辈。

年轻一辈反倒没这出风头的心思,大部分都很乐意做幕后。

幕后的职位也得有个划分,首先是剧本的差事,言瑾第一时间就丢给了朱擎。身为归元宗万金油,朱擎当仁不让接下了为学校宣传打底稿的工作。

接着是导演,莫弘义跃跃欲试,被谭喻琳毒舌了一顿后,蹲到墙角抹泪去了。言瑾提出让一个最铁面无私的人担任,毕竟那帮演员都是群老油条,导演必须能够在这帮老油条耍赖的时候不为所动。

最后这个职位,落到了不苟言笑的夏贤身上。

另外就是各个摄像收音以及道具的工作,由其他的几个小辈平分,服装道具则是由言瑾单独提供。

毕竟她那两大箱的衣服属性不咋地,卖也不好卖,干脆拿来当戏服了。

所有职位都定了下来,就是试拍。

朱擎给出的剧本,是由校园大门口开始,短片是以新生入学为题材,讲述一群新生从进入校园到融入校园的过程。

言瑾没有去看第一次试拍,因为她接下来还要制作许多的薄片,以满足后期的储备需要。

别说一镜到底会多浪费薄片了,就算是能够剪接的情况下,也需要很多储备薄片。

于是乎言瑾又回到了空间,开始了无止境的重复动作。

谭喻琳则比言瑾更忙,她要忙着把空间里的东西带出来,发放给拍摄组的每个人,还要包管整个摄制组的后勤,另外监督摄制进程。

一开始摄制组方面漏洞百出,演员们也有些兴奋过头了,导致浪费了不少薄片。最后言瑾出来骂了一通,这些人才开始收敛心态,认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