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时遇有些难受。

她一边滑着网页看相关的其它新闻,一边询问,“那非凡那边有消息吗?接下来他们是回江城,还是会待在云城?”

“顾纯安还有顾氏的事要处理,非凡也还需要解决他和家里的矛盾,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会待在云城。”

“早知道,昨天我们就不该这么早回来的,纯安现在身边都没有人陪着。”

这么说着,时遇却是看到下面的一条新闻。

是有关乔沁和乔一鸣的。

两人昨天在机场被抓,判决出的很快,乔沁犯蓄意伤人罪、介绍卖yin罪、故意杀人未遂罪等多项罪名,判处无期徒刑;

乔一鸣犯包庇罪、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其有主动自首,以及提前向警方透露犯罪人乔沁故意杀人计划的行为,酌量减刑,判有期徒刑三年。

时遇看到新闻照片上,乔一鸣被打了马赛克的脸,猛然想起昨天凌晨的那十多通电话。

“所以,那个时候,他其实是想提醒我吗?”时遇低声喃喃。

“什么?”

“没什么?”

热裤元气妹子假日悠闲出行

不管乔一鸣那时候打电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时遇关了网页。

过去已经过去了,但愿他能够真的改过自新,以后好好生活吧。

“中午我去工作室接你。”

“不用,我已经跟小林说了,这个月让她帮我一起定盒饭,你别以为跟我说这些就能让我忘记早上的事!”

墨行渊在电话那头忍不住‘啧’了一声,苦肉计,“最近好像胃有点疼。”

时遇直接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

墨行渊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发现时遇最近在他面前,脾气越来越大。

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她就越来越离不开自己了。

……

云城某监狱

乔一鸣听说有人要见自己,有些意外。

现在的情况,还有谁会来看他呢?

但心中却是莫名生出一股期待。

会是她吗?

然而当他看到站在探望室里的人时,眼底的光却是暗下去,又有些疑惑。

“你怎么会过来?”

慕延之神色温润,嘴角带笑。

“你就当我是来感谢你将你母亲的计划告诉我的吧,小遇能平安无事,免不得你的帮忙。”

听到时遇的名字,乔一鸣眼神一暗。

“我只是想要弥补以前的亏欠,不想再错下去而已。”

所以他才会让慕延之不要把这件事是他说出去的这件事告诉时遇。

他已经不奢求时遇的原谅了,对她来说,更能让她幸福的,或许就是彻底忘掉自己这个让她曾经痛苦过的人。

“无论如何,在这件事里,你确实帮了她,你的判刑结果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我已经和上面打过招呼了,有需要的直接和狱警说就好,算作是这次事件的谢礼。”

慕延之转身要离开,却听到乔一鸣的话。

“你还没放弃小遇吗?”

慕延之转过头。

乔一鸣面色复杂,“你明知道,小遇是绝对不可能和墨行渊分手的。”

慕延之笑了,不同于平日里的温和,多了几分戏谑和高深莫测。

“这世上的事,从来没有绝对。”

更何况,墨行渊和时遇之间的问题,可不止一个。

……

慕延之离开监狱之后,去了云城郊区的一幢老房子。

屋子里满是药味,他进去后,立马有人恭敬上前。

“总裁,人已经醒了。”

慕延之点了点头,“身份确定了?”

“是,确定就是墨行渊的生母阮琳,那些暗中想要抓她的,正是方美玲派来的人。”

“她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云城?”

“据我们查到的消息,阮琳当年被传死亡后失忆,一直以另一个身份在西南部的小村落里生活,后来是占清荷的人找到她,告诉了她一切,又派人护送她回来,只是到了云城,或许是方美玲那边被逼急了,竟然是下了杀手,阮琳惊慌之下,一个人逃了出来,占清荷的人,应该还在找她。”

慕延之眉心微折,“墨行渊的人呢?”

“墨行渊的人原本一直都暗中在跟着,但跟到滇水附近之后,却是突然部将人撤回了。”

慕延之微微思忖,墨行渊这么做,想来也是猜到占清荷暂时不会对阮琳做什么,索性将计就计,就让占清荷亲自将阮琳送回去。

思忖片刻,慕延之吩咐,“继续派人守在这,在她伤好之前,不能让任何人接近!”

方美玲追杀阮琳,目的无非就是怕阮琳回到江城,和墨行渊相认后,危及她在墨家的地位。

至于占清荷,千方百计找到阮琳,又帮她恢复记忆,只怕是想利用阮琳,一方面牵制墨行渊,另一方面,则是对付方美玲。

毕竟方美玲作为阮琳曾经的好友,却在她危难之时,抢走她的孩子,自己借机坐上墨家夫人的位置,无法不让人痛恨。

而阮琳对方美玲的恨,则是占清荷利用她的最好方法。

但同样的,时遇作为方美玲的亲生女儿,若是阮琳和墨行渊相认,时遇的处境也会变得艰难。

原本,他只要想办法让阮琳和墨行渊无法相认,时遇就可以避免这些。

但是……

他想起那日墨开所说的,墨行渊和秦羽然的事。

与其让时遇之后再因为墨行渊受伤,倒不如,让时遇早早从墨行渊身边抽身。

慕延之握了握手心,他无意插手墨行渊和占清荷之间的争斗,但时遇,他必须保住。

“阮琳伤好之后,占清荷的人若是还没有找来,就由你们将她安送到江城!”

“是!”

……

当天晚上,时遇拿着电话在卧室和顾纯安打电话的时候,墨彻贱兮兮的开了多人视频,八卦秦非凡在云城那边的情况。

墨行渊堆了几天的文件要处理,这会儿正在书房,接通后干脆丢在一边桌上,继续处理文件。

远在云城的陆让和秦非凡刚一接通视频,首先就看到墨彻身上穿着的恐龙睡衣,纷纷表示辣眼睛。

“艹!阿彻你都多大了,竟然还穿这种卡通睡衣,就不怕你侄子侄女们笑话你?!”

墨彻不以为然,“小爷这叫童真!”

“不如说是‘童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