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婚礼一波三折,终于落下帷幕,有情人终成眷属,江浩瀚和徐秋梅激动不已,往后余生,他们会互相陪伴,不负彼此。

婚礼结束以后,林阳亲自担当司机,把夫妻俩和沈沐晴送到新房,又送上一个十万块的大红包,再次表示祝贺。

这是一套洋房,宽敞明亮,装修的不算太豪华,却也温馨舒适,窗户上贴着喜字,充斥着欢快气息。

一家三口说什么都不让林阳走,让他留下晚上吃团圆饭,显然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家人。双开门大冰箱里装满了肉类以及果蔬,新娘子徐秋梅换上了家居服,准备亲自下厨,冲着女儿说道:“沐晴,估计林阳很累了,让他到你房间里睡一会儿,饭好了我喊你们

。”

因为林阳不让他们在家里以董事长职务称呼,所以夫妻俩就直呼其名,更加亲切。

沈沐晴答应一声,笑道:“走吧,到我房间看看去吧。”

林阳笑着点头,来到了沈沐晴的房间。

至于江浩瀚,肯定闲不住的,走进厨房帮忙,眼见化着新娘妆的徐秋梅愈发妩媚,不免心神荡漾,在老婆脸上亲了口。

徐秋梅脸上一红,低声道:“讨厌,别让孩子看见了,多难为情啊。”

江浩瀚笑着回应,“知道了,就是忍不住,觉得你太漂亮了。”

夫妻俩在厨房里忙活着,有说有笑,其乐融融,觉得特别幸福甜蜜。

蕾丝公主裙清纯美女粉颊柔美写真

房子是三室两厅两卫,一间是夫妻俩的卧室,一间是书房,还有一间就是沈沐晴的卧室,非常素雅。

轻轻地关好了房门,沈沐晴柔声道:“估计还得很长时间才能吃饭呢,你睡一会吧。”

林阳笑道:“睡不着,除非你拍着我,就像小时候妈妈那样子哄我。”

沈沐晴被逗得笑了,更是美的不可方物,嗔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要人哄啊?那好吧,你趴下吧,我哄着你。”

这妮子竟然答应了,林阳乐不可支,躺在了少女的床上,满怀期待。

沈沐晴俏脸上涌现红晕,斜倚在床边,伸出纤手轻轻拍着对方,顽皮的道:“乖宝宝,快睡觉吧。”然后一边拍着,一边唱着儿歌,“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

林阳闭上了眼睛,过了会真的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沈沐晴的动作越来越轻,眸中清澈的目光凝视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喜欢的不得了。过了好长时间,她大着胆子把红唇凑过去,在林阳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又飞快地挪开了

心里,已经充满着喜悦!

这妮子暗自憧憬着,假如我能永远陪在他的身边,该有多好啊!

林阳已经醒了,毕竟服用朱炎果之后,感应力绝非常人可以相比,觉察到红唇落在脸上,心中一荡,却尽量压抑着,免得彼此难堪。

……

江婉菱来到了奶奶的别墅,见到了师父玄净师太,想起上午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等人受辱,却无能为力,让她气愤不已。

发觉爱徒脸色不对,玄净师太忙问,“怎么啦,是不是遇到了不开心的事?”

江婉菱点了下头,说道:“师父,我觉得自己的功夫比别人还是差远了,有没有速成的,能让我在短时间之内跻身高手之列。”

玄净师太叹道:“谈何容易,多少人练了十几年,恐怕都不如你这几天的进境!不过嘛,你服用了洗髓丹,也许是个例外,让为师想一想。”

在江婉菱期待的目光中,玄净师太闭目沉思片刻,终于有了主意,说道:“好在有玄阴真经的上半部,若是苦练其中的武技玄阴爪,应该能在短时间内奏效。”

江婉菱面露喜色,忙说:“那好啊,这门绝技厉不厉害?”

“若是练成之后,威力无穷。不过,也许会有风险,毕竟玄阴真经只有半部,若是找到了下半部,练成以后定会天下无敌。”玄净师太说道。

江婉菱不由得心神向往,忙问,“师父,那下半部究竟在哪呢?”

玄净师太道:“据说已经流入邪魔外道,你以后要多加留意,一旦发现下半部,要不惜一切代价弄到手,练成绝世神功,让峨眉发扬光大。”

江婉菱用力点头,“我会的。”并且下定决心,“而且我要修炼玄阴爪,先提升自己的武功,才有资格去寻找秘笈的下半部。”

“好吧,为师会竭尽力帮你练成这门绝技!”

玄净师太又嘱咐徒儿一番,以后遇到所用各种爪类武技之人,要多加留意,因为拥有玄阴真经下半部之人,很有可能练成以爪见长的另一门绝技。

江婉菱牢记在心,于是在师父指点之下,开始修炼玄阴爪。只见她两只纤手弯曲成勾,默念内功法诀,身形来回旋转如风,不时地抓出,动作非常之快。

……

另一边,江家老爷子的别墅内。

江远程接到了爷爷电话,鞍前马后的把老爷子从医院接回来,并且跪在爷爷面前,痛哭流涕,请求老爷子原谅他以往的过错。

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眼见大孙子态度诚恳,想到林阳弄得他差点破产,心里有了主意,决定复仇,要把希望寄托在江远程身上。

女秘书饶丽陪伴在老爷子身边,眸中目光看向曾经的情人,觉得江远程看着高大英俊,实际上就是个绣花枕头,没用的货,未免有着几分不屑。

老爷子说道:“远程,你起来吧,年轻人嘛,哪能不犯错,改了就好。”

“多谢爷爷的宽宏大量,我以后保证听您的话,不敢有丝毫违背,为您养老送终。”江远程信誓旦旦的表态,然后站起身,心里又是另外一种想法。

听说老爷子股票抛售了,进账了几千万,江远程未免惦记上了,准备把老爷子哄好了,弄点钱花,毕竟他现在无所事事,正缺钱花呢。

“爷爷知道你是个孝顺孩子,不过,你还得担负重任,扛起江家的大旗,报仇雪恨,先将林阳那小崽子灭了,再把江氏地产抢回来。”老爷子恶狠狠地道。

饶丽吓了一跳,心想老爷子还要惹林阳那个小魔头,那不是飞蛾扑火吗,恐怕整个云海,也没人惹得起对方啊!

怎奈老爷子性格倔强,根本不听劝,况且只把她当成玩物,也就不敢多言。

江远程面露苦涩,叹了口气,“可是那小子武功高的很,不好对付啊!”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江远程说了婚礼上发生的事,就连女金刚陈上香那么凶狠,也被林阳打倒了,让他心有余悸。然而老爷子不以为然,说道:“只要你有决心,也会成为绝世高手,跟我过来吧,爷爷让你看两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