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羞回过头,也发现了这情况,赶紧就起身接过了她递来的酸梅,一副惊喜的样子,道:“太好了,我正愁这包快吃完了呢……”

林妈看了看她桌上还剩大半包的酸梅包装袋,又瞄了一眼她放床上的包包口不小心露出来的包装纸,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那慢慢吃吧,也少吃点,这么酸的东西,对牙肯定有影响。”

“知道了,谢谢妈。”

林妈正想出去,看到她桌上的手机,略微犹豫,状似不经意地道:“天气预报,明天可能会下雪,让他……多穿点,注意保暖。”

林羞微微一愣,林妈说完就往外走去了,她眨眨眼,想了一会儿才意识过来林妈指的是大boss,噗嗤笑了出来。

拿起手机给寒蔺君发微信:听说明天可能会下雪,多穿点衣服,注意保暖。

寒蔺君:知道了,谢谢老婆。

林羞:不是我说的(微笑)

寒蔺君:帮我谢谢阿姨。

林羞咋舌,这也太聪明了吧!

寒蔺君:阿姨今晚有吐槽我今天哪里做得不对吗?

林羞想再吃一颗酸梅,想到林妈刚才那番话,又将包装袋封好放到一边,回复:没有,今天做了什么会让她吐槽的吗?

漂亮的女剑客

寒蔺君:不知道,我觉得我很努力在讨她欢心了,但是怕自己哪里没注意,又惹她有意见。

林羞:我妈可不是这么不辨是非的人,她纯粹就是对“欺负”了她女儿有意见。

寒蔺君看到这条短信,不自觉地轻笑出声,回复:那可冤枉了,当晚只有意识清醒,谁“欺负”谁可不好说,是吧老婆?

林羞看了,瞬间脸腾地就红了起来,满脸热烫。

寒蔺君看她半天不回复,八成又是窘得不好意思回了,唇边笑意更深。

那一晚他确实印象不深,若不是她现在身体有孕,他真的想不顾一切将人抓过来重温一番。

可现实是,他还有漫长的一个半月得忍耐……

半夜里果然下了雪,早上林羞起来的时候,从窗户看到外面白茫茫的一片。

雪已经停了,但地上的积雪足有半尺高,后院的树上也积满了雪。

这是入冬以来华城下的第一场雪,这以后天气只会越来越冷。

她低头摸了摸小腹,有点担忧和茫然,这么冷的天,过段时间肚子也该大起来了,她该怎么给身体保暖呢?

还好现在暂时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小腹还是平坦的,以前的衣服裤子也都能穿。

林羞翻找出前两天就整理好的过冬用的衣物,在冬装制服里面加了条秋裤,袜子也换上了厚款的。

早上林妈给一家人煮了热乎的三鲜面,林爸林羞林进都坐在餐桌上吃着,林妈则在厨房流理台上收拾。

一会儿后,顿住了动作,倾前身子,透过窗户朝外看去。

积满了雪的院子寒风萧瑟,一抹墨绿色的身影直挺地站在院门外,就跟站岗的卫兵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