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的男人冷嗯一声,“知道了。”

接着,他打转方向,往A大开去。

看来上午他的话麦穗没听懂。

到了图书馆,她动作细微的走进去,找到位置,她发现桌子和凳子都被周生涯给细心的清扫过。

她的位置是在里边,进出很不方便。

她又是个很事儿的人,爱喝水,想喝水的话得跑出去接。

如此一来打扰的周边的人都不舒服,因此秦笑笑说:“生涯,咱俩换个地方吧。”

周生涯看着他细心打扫干净的桌面,他问:“为什么,我特意为挑选的。”

秦笑笑解释:“我毛病多爱跑来跑去,坐在我旁边的话,我会打扰到。所以,我们换个位置吧。”

“没关系,想做什么我替去。接水是么,我为接。”

秦笑笑:“可我喝水喝多了就爱跑厕所啊,这个又不能替我去。”

她起身,“来吧,就换一个位置,我坐在外边,挨着走廊。”

百变美女小尤之夏天来啦

周生涯没话再反驳,他只好起身与秦笑笑换了个位置,他坐在里边。

少女这才掏出东西摆在桌面上开始学习。

当图书馆出现一位隽逸的男人时,很快就吸引了部分学生的目光。

杨悦的五官冷硬,发型在晨时特意调整了下,一身西装阔步行走于A大的图书馆。

因为少女的缘故,他对这里很熟悉。

他熟练的上楼,去找学习的孩子。

当然,他吸引的只是一部分忙里偷闲的人。还有一部分在埋头苦学的人根本没有看到他。

秦笑笑就是那个埋头苦学的。

到了6楼,杨悦走出电梯,在图书馆七拐八绕的终于找到了那个走廊边的少女,她的身旁还坐着一位男生。

周生涯对周围还算敏感,他看到了杨悦。

因为他看秦笑笑的视线太过于强烈,让身旁的他都有所感觉,只有那个少女在埋着头苦学。

两人对视,谁也没说话。

杨悦走进,忽然,秦笑笑拿着一道题目放在周生涯的桌子上,她扭脸背过去没有看到杨悦。

“生涯现在方便给我讲个题么?”

周生涯看着秦笑笑,又看着她身后眉宇冰冷的男人。

秦笑笑又问:“喂,看啥呀?”

周生涯点头,“哦哦,没看什么,我方便给讲题。”

他没有告诉秦笑笑,那个男人来了。

杨悦这个人,他见过多次,在不上考研机构时,他每次见到的都是两人在一起,秦笑笑袋鼠似的钻进杨悦的怀中,她一直粘着他。

周生涯看过几次,杨悦开的车是他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的,杨悦给秦笑笑的生活,是无人可比的。还记得在教室的时候,她和欢颜说起来,“欢颜,落桑最新款的项链出来了,市价抄到了一千万,想要么?我让杨悦给咱俩直接内定了。”

她口中轻轻松松的一千万对同龄人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那时的周生涯自知自卑就没有再继续,之后见到秦笑笑都躲着走。

A大的俊男丽女很多,最出名的当属历任校花。

从云舒那届开始,画风就不一样了。

A大校花嫁给首富当豪门娇妻。接着,云舒走后,林轻轻晚毕业一年,加上她有粉丝的基础,因此也荣登榜首。结果,这位校花和前任校花做妯娌,嫁给了曾经的谢市,如今的谢院长。

这两位校花走后,接力棒到了三位,这下好了。

全校都知道,首富谢家将A大的三朵校花承包了。

前段时间,又到了A大选校花的时候。

有人拿A大的三朵校花比美,各有各的特色。

谢闵西这只娇艳的水滴玫瑰,她一直稳站A大校花榜首。因为每次投票时,当事人还不激动,当事人的丈夫却不行,篡着商桥中学的高中生,跑到A大的论坛给他们的校长夫人投票。

谢闵西已经毕业了,结果还挂在了榜首。

江校长脸皮比较厚,别人说起他:“西子都毕业了,还参加什么校花评比?”

江季说:“我要让我西子宝贝在A大永垂不朽。”

问话人:“……”

接着是欢颜和秦笑笑。

欢颜是只魅惑的妖精,有人说她太妖艳,不适合当校花。

秦风雅不忿儿了,“我家颜颜那么美,凭什么不能当校花?”

江季找人,他也找。

于是,A市的道上,不少小混混都装作A大学生的身份去论坛纷纷给欢颜投票。

又有人问秦风雅,“哥,嫂子的竞争对手是亲侄女。”

秦风雅沉静好久后说:“们偷偷摸摸的投票,别被麦穗发现。”

都有人拉票,只有秦笑笑没有。

杨悦知道了历年校花的投票环节,他却吩咐助理:“给麦穗的投票器设个Bug。”

“明白,还是总裁高明。”

他们都只知道找人投票,根本就不知道,只要将投票器设置个自动投票,秦笑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票,几十亿票他也能造出来。

岂料,杨悦说:“把麦穗拉下来,不许让她当校花。好好的学生去学校不学习竟在比美,以后难道靠脸吃饭?”

助理震惊:“总裁,万一麦穗知道在拖她后腿,她生气了怎么办?”

对呀,麦穗知道了怎么办。

杨悦说:“偷偷进行,别被她发现。”

助理领命去了。

周生涯力量微薄,他深更半夜不睡觉的注册了好几个社交软件,还申请了四个手机号,每天轮换着给秦笑笑投票。

他认识人不多,身边也没什么朋友。

他的脸皮又薄,不好意思对旁人说让去为秦笑笑投票,只好自己尽最大的努力去进行了。

后来,秦笑笑依旧荣登前三。

助理对杨悦说:“我没想到咱麦穗在学校人气这么高,都设置了阻拦投票,结果还是这么牛逼。”

杨悦看着少女的脸庞挂在榜单上,内心复杂。

新三位校花,一位江家少奶奶,一位欢家小姐,一位……都说她有大佬护。

周生涯刚才看到的就是那位护着秦笑笑的大佬。

他却继续为秦笑笑讲题。

“哦,原来是这样。”秦笑笑懂了,她笑着拍拍周生涯的肩膀说:“研友真有的,这么难的题都会。在下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