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来买自己的别墅山庄。

蔡梅自己也是挺意外的。

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谁让别墅山庄的位置太好了,很多有钱人都来询问过。

身家百亿,蔡梅那会在乎别墅山庄的这一二亿华夏币啊。

这座别墅山庄对她意义重大。

无论出多高的价格都一样。

章学东说道,“蔡女士,我们老板是诚心的。”

蔡梅摇摇头,“真不好意思,要你们白跑一趟了,我的别墅山庄确实是不会卖的,如果我有想法的话,会在第一时间联系你的!”

叶玄一点不意外。

身价百亿,一般的情况不会去卖。

所以在这进来后。叶玄看了一下蔡梅的相,算是弄清楚了为什么不卖别墅的原因,归根结底居然是在老公身上。

如果不是特殊情况的话,想要获得这座别墅,那是不可能的。

汉服美女气质写真雍容典雅

“蔡女士,这世上没有不能完成的事,没有完成,那是因为价码不够,如果我的价码够呢!”叶玄笑道。

蔡梅觉得眼前这个叶玄挺有意思。

“那你的价码呢,我倒是想听听!”

“如果我帮蔡女士找到你老公的尸骸呢!”叶玄说道。

蔡梅身体微微颤了一颤。

“你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蔡梅几乎没和任何人提过,这处山庄别墅,正是他用来睹物思人的,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她会来这小住一段时间。

“这世上,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没什么可以瞒得住我,除非是我不想去知道的!”叶玄道,“当年,你们两个被绑架,你老公为了让你逃出去,和劫匪搏斗,等你带着警察回去,劫匪和老公都不见了,一直到现在。”

“不要说了!”

蔡梅站了起来,“如果你能帮我找到老公的尸骸,甚至是那几个劫匪,我可以把山庄别墅折价一半卖给你,如果你是在忽悠我的话,那怕你背景通天,我也会让你知道女人疯狂起来的可怕!”

这件事,蔡梅比什么事情都看的重。

如果有人用这个忽悠自己,蔡梅会让对方知道什么是后悔。

“没问题!”叶玄笑道,“我既然敢来。,绝不会忽悠蔡女士的,如果蔡女士没什么事的话,现在就可以去了!”

“现在?”

叶玄认真道,“我是一个行动派!”

“好!”

蔡梅对叶玄印象高看了一眼。

这么大的事情,蔡梅不敢掉以轻心,找来了一支保镖,区区五十人,这是平时一直养着。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医生,副武装。

叶玄坐上了蔡梅的黑色加长林肯。

这是一辆显得有点古老的车,保养的非常好,行驶在路上,没有任何的影响,司机的升几级也非常好。

“这是我老公以前最喜欢的林肯,如果能找回来,自然要让他坐他喜欢的林肯回来!”

叶玄点点头,“蔡女士想的真的周到!”

“前提要叶先生有那个把握!”

叶玄笑道,“放心好了,我敢来,就敢那么做,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大师,寻人只是一件小事!”

林肯出了郊外。

“朝东边开,一直开,开到江边!”

等到车子出了杭城。

叶玄让司机换了一个方向开。

蔡梅微微皱眉,没有去阻止,“听叶先生的吩咐!”

自从那年出事后,蔡梅不是没有找过大师,甚至是香港那边的大师都请来过,结果都无功而返。

每次大师去的地方都是出事的那一片地方,再以这个为基础寻找。

加长林肯来到江边。

这条江叫做钱塘江,浩浩荡荡涌过。

“朝左边开!”

“一直往前开!“

“对,就这样!”

叶玄一直闭目养神。

可每一次到了路口的时候都会提醒司机变换方向。

这让一直担心的蔡梅,总算有了一丝安慰自己的理由,也许,这个叶玄真的很厉害也说不定。

从别墅山庄出来,前后大概用了两个小时。

“停!”

林肯开在一条江边的小路上,左边是钱塘江,右边是连绵大山,这里距离杭城有些距离了。

而在这个时候,叶玄忽然开口。

加长林肯就是一个急刹车,稳稳当当的停下来。

蔡梅望向外面,外面显得十分的荒芜。

“下车!”

叶玄从车上下来。

蔡梅也跟着下了车,望着一片大山,微微皱了皱眉头,“叶先生,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距离当初的事发地,足足有一二百公里远。”

“你要是相信我,就跟我来!”

叶玄淡淡道。

“我想相信你!”

蔡梅也不是那种很会怀疑的人,凡事都看结果。

只要找到老公的尸骨,蔡梅不会去管他们多。

“上山!”

叶玄朝着最近的一座大山走去。

这座大山不是很高,但是杂草茂盛,横七竖八的长着,基本上不好走。

蔡梅带来的人就开始行动起来,顺顺利利的开出一条小道,走了二三百米后,叶玄停了下来。

“能借蔡女士一滴血吗?”

叶玄问道。

蔡梅也紧张起来,“我的男人就在这里吗?”

“嗯!”

“我愿意!”

叶玄在蔡梅手指上一点,一滴鲜血落下来,叶玄伸手一抓,喃喃自语,没办法啊,装大师,总要表演一下。

“去!”

一通生涩难懂的话后,来自蔡梅女士的鲜血,竟然化作了一道淡淡的红线,一路横穿而过。

“快跟上去,红线在什么地方停下来,那地方下面就有尸骨!”

蔡梅也是急了。

“你们还不快追上去!”

那些保镖那里见过这种场面啊,很快反应过来,统统追了上去,他们知道,事情做好了,老板绝对少不了他们的好处。

“找到了!”

“在这里!”

“有一抹红色,是鲜血!”

保镖都叫了起来。

一地鲜血拉出一条血色长线,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那会当真啊。

他们马上想到了一个职业。

风水大师!

这年青人绝对是风水大师,太厉害,太牛了,眼前分明是高超的风水术啊,一辈子未必能见到一次,而现在出现在眼皮底下了。

找到的地方,一大块的杂草,根本看不出这下面有东西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