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木拓的质疑,龙隐还是比较理解的。

因为木拓的一个决定,对楠木寨的影响挺大的,甚至还会对以后影响深远。

更重要的是,楠木寨距离桃源洞很远。

南疆的各个势力之间,相互之间有很多的矛盾。

万一因为他们投靠了桃源洞,到时候又被其他敌对势力找上门来,桃源洞怎么帮他们?

再说了,他们投靠桃源洞,要是一点好处都拿不到,那他们何必投靠桃源洞?

所以,木拓才需要拿到一个确定的答案。

正因为龙隐了解木拓的想法和顾虑,他上来就直接表示,可以让木拓和莫仁亲自交谈,确定这件事情。

“你就算能够直接联系到莫仁又如何?”

木拓摇摇头道,“再说了,我又没有见过莫仁,我怎么确定对面的人是他?

我也不想多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简单来说,如果我们楠木寨投靠桃源洞,桃源洞给我们什么好处?

又怎么保证我们的安?”

清新美少女长发飘逸午后花园唯美写真

“那你们要什么好处?”

龙隐反问道,“至于安,谁能保证你们的安?

我说你们不会是接触大城市久了,连南疆的情况都不清楚了吧?”

如果楠木寨投靠桃源洞,桃源洞肯定会给楠木寨好处。

至于保护楠木寨的安,开什么玩笑?

偌大的南疆,就没有人能够保证其他人的安,尤其是这种寨子与寨子之间,更是不可能保证。

想要在南疆立足,那就得用命来拼!拼不过,那就跪地认错,听候别人的摆布。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走。

想要依靠别人的保护,那就是一个笑话。

龙隐的话,让木拓神情涩了一下,然后,木拓瞪着龙隐说道:“好,老子就不需要桃源洞保护我们了!那你说清楚,桃源洞给我们什么好处?

最重要的是,你赶紧说清楚,你和桃源洞到底是什么关系,凭什么能够确保好处给我们?”

“这才有点像南疆的人!”

龙隐微笑着点头道,“我和桃源洞的关系我和桃源洞的少主人是好兄弟,和莫仁的关系也很好,和桃源洞的其他几个大分支关系都不错。

所以,我的话,桃源洞还是愿意听几分的。

一般来说,只要我答应的问题,桃源洞基本上都会答应。

至于给你们楠木寨的好处你们需要什么好处?”

木拓皱着眉头看着龙隐,因为龙隐还是没有说清楚和桃源洞的关系。

当然,如果龙隐说的话是真的,那和桃源洞的关系还是非常深厚的。

只是这是真的吗?

他皱着眉头看了一阵龙隐,才缓缓地说道:“既然你说话含含糊糊的,要不我来说一个解决的办法。

你先帮我们楠木寨渡过眼前的难关,让我们看到你的诚意,我们再来商量投靠桃源洞的事情。”

龙隐眉头抬了抬,问道:“你们面临什么难关?”

木拓露出无奈的神情,说道:“我们现在处于南疆的边沿,左边临近大水沟,右边靠近老鹰潭,后面是鹰嘴岩。

三个寨子的实力都不弱,我们楠木寨在三个寨子中间,很是难受。

大水沟和老鹰潭都还好,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在南疆的边上,靠近大城市,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大城市的影响,和我们的目标差不多,处境也差不多。

但是,鹰嘴岩可不一样。

鹰嘴岩比我们的位置要靠后,他们可不想看到我们改变。

因为我们改变了,鹰嘴岩就要面临我们同样的局面了。

所以,鹰嘴岩已经多次找过我们,甚至威胁过我们,让我们投靠他们。

鹰嘴岩的实力,比我们楠木寨是要强大许多的,面对鹰嘴岩的压迫,我们有些无能为力。

但是,让我们投靠鹰嘴岩,我们又不愿意。

正好木佐说你们桃源洞愿意接受我们,所以我就来看看。

鹰嘴岩就是我们目前面临的难关,如果你们能够帮助我们渡过眼前的难关,我们再来谈如何投靠你们桃源洞的事情。

否则的话,为了保存我们楠木寨,我们就只能投靠鹰嘴岩了。”

听到木拓说了楠木寨的处境,龙隐微微点头。

从他了解的南疆各大势力的分布来看,楠木寨的位置确实如同木拓所说。

而鹰嘴岩的实力,因为更靠近南疆内部的原因,实力自然也更强大。

甚至可以说,鹰嘴岩在三十六寨里面,差不多是排名前十的寨子了。

就楠木寨的实力,面对鹰嘴岩确实是困难了一点。

他一边思考着关于鹰嘴岩的问题,一边随口问道:“投靠鹰嘴岩,恐怕你很不甘心吧?”

“我当然不甘心了!”

木拓一拍大腿,“几百年前,鹰嘴岩连饭都吃不起,差点闹饥荒部饿死球了。

还是我们楠木寨帮他们一把,他们才活了下来。

早知道就不给他们吃的了,只是谁能想到几百年后,这帮白眼狼居然那么强大呢?”

“是你们太弱了吧?”

龙隐笑道。

木拓神色难看地说道:“这也不能怪我们不是?

谁让外面的变化这么快呢?

怎么样,你们想到办法帮我们对付鹰嘴岩了吗?”

“木拓小子,想要对付我们鹰嘴岩,我看你是搞错了状况!老子现在就在你面前,你来对付老子一下试试看。”

随着说话的声音,一个脸上一条巨大刀疤的大汉带着人走了进来。

看到刀疤脸大汉,木拓顿时脸色大变,站起来指着刀疤脸大汉喝道:“葛布,你到底想怎样?”

刀疤脸大汉,也就是葛布狞笑道:“老子们鹰嘴岩给你们机会,让你们选择投靠我们,这么久了你们一直拖着不回答。

我们想着要进攻你们楠木寨,确实是有点麻烦。

但是,现在你居然从楠木寨跑出来了,那老子就不客气了。

今天,老子给你两条路,要么投靠我们鹰嘴岩,要么老子把你脑袋拧下来,然后再去干翻你们楠木寨。

现在,你给老子快点选,是乖乖给老子跪下投靠,还是把脖子给老子伸出来?”

木拓虽然一脸愤怒,但是,听到葛布的话以后,他却没有反驳,而是把目光看向龙隐,淡淡地说道:“他让我选,那我就只能让你选了!你搞定他,我们继续谈;搞不定他,我认栽,投靠他们鹰嘴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