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这样的方式把两位请来,是有些唐突。

不过除了用这样的办法,好像也没有其他的措施了。”

警署里面,安静的房间里面,除了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没有其他人。

没有录音录像,没有审问笔录,就只有四把椅子。

除了龙隐和夏四月,连包四海也被请过来了。

年轻人一脸笑容,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笑呵呵地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华天山!”

夏四月不禁瞟了龙隐一眼,用眼神询问道:这是华家的人吗?

龙隐没有回答,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他才不管是不是华家的人,居然敢在他身上用这样的手段?

只不过他没有任何发作,而是淡然地看着华天山,看看这小子最后到底要干什么。

华天山也没有等龙隐等人回答,继续说道:“这一次来到阳城,主要就是想赚点钱。

阳城工业园的项目,目前看起来已经是成功了,这个地方,以后肯定会赚钱的。

轻罗小扇 温婉清服古典美女

这件事情,几乎是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呢,一时找不到其他的赚钱项目,正好又看到了阳城工业园的项目,所以,我就想,要是拿下阳城工业园的项目,岂不是赚钱了?

所以,我就把诸位找来了。

我很清楚,要是想让你们转让项目,你们是不可能答应的。

只有用现在这样的方式,你们才会答应。

现在,是你们应该回话的时候,要不要答应呢?”

他坐在警署里面,公然强硬地找龙隐等人转让项目。

反正没有录音录像,这个地方的谈话是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的。

而且,用这样强硬的手段,这些人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我们不答应!”

龙隐淡淡地笑道。

“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华天山笑容可捐地点头说道,“要是我拿到这样一个大项目,别人想要,我也不会答应的。

不过,想要拒绝的话,我建议你们最好先听听拒绝以后的结果”话还没有说完,外面有人怒喝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嗯?

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影响?

龙隐等人现在哪里,你们到底关到什么地方去了?”

听到是萧太守的声音,龙隐眉头不由得抬了抬。

这老家伙还算用心,他们刚刚到警署不一会,居然就赶过来了。

他看向华天山,准备看看对方面对一方之守,会有怎样的反应。

华天山依然是一脸淡定,打了一个响指,朝外扬声说道:“他想见,就让他也进来吧!哦,对了,记得多搬一把椅子进来!”

“是!”

外面回答道。

此时的萧太守,心中是非常愤怒。

阳城工业园的发展,这对于阳城是多么重要?

但是,远星投资居然被查封了?

这样的举动,无异于对阳城工业园的发展给了拦腰一刀,是一种致命的伤害。

不会才刚刚起势,就被人给破坏了吧?

更重要的是,他身为一方之守,却连查封的原因都不知道。

他急匆匆赶到警署,却没有看到龙隐等人,当然就是大发雷霆。

可是,很快就有人把他请到了房间里面,还贴心送来了一把椅子。

房间里面,只有包四海急忙站起来表示迎接,其他人没有任何表示。

甚至华天山依然还是一脸淡然,朝萧太守伸手示意了一下:“请坐!”

萧太守眼睛不由的一缩,淡淡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居然如此淡定?

居然如此从容?

华天山轻轻摆了摆手,说道:“我们的事情,等会再说。

我刚刚说到哪儿了哦,想起来了,我们说到了后果。

你们要是不转让阳城工业园项目,后果就就是你们统统都会因为偷税漏税被抓起来,而且,我保证数额很巨大,怎么也应该够你们坐十年八年的吧!哦,夏小姐是夏家的人,可以稍微格外开恩,让你们交一笔巨大的保证金,然后你就可以在外面逍遥了。

但是,另外的两位,那可就对不住了,只能麻烦你们乖乖在里面蹲几年了。”

夏四月眨了眨眼睛,看向龙隐。

龙隐眨了眨眼睛,看着华天山。

包四海心中有些惶恐,不由得看向龙隐,这事怎么办?

萧太守眉头紧皱,淡淡地对华天山说道:“当着我的面,说这样的问题,你不觉得太嚣张了一些?”

“哦,还有你!”

华天山弹了弹手指,“他们为什么胆子这么大呢?

结论就是因为你这个太守在后头撑腰。

而且,据我的了解,他们拿到工业园地皮的价格非常低!为什么能够以这么低的价格拿到手呢?

当然是因为你这个太守一手遮天,决断下了这件事情。

至于你们其中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恐怕要纪委来好好查查了。

我现在还不知道你有没有问题,但是,远星投资偷税漏税二十亿,这可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只要你和他们牵扯在里面,无论你有没有问题,你都完了。”

萧太守沉默了。

阳城工业园的地皮,如果按照以前的价格,那自然是合理的。

但是,现在如果爆出阳城工业园的地皮五万一亩,就算他跳到大江里面也洗不清。

很多人才不会看先后的因果关系,在大家看来,几百万一亩的地皮,才五万一亩卖出去,这他妈还不是一个大贪官?

哪怕就算是纪委,恐怕也不得不怀疑这样的事情。

萧太守更纠结的是,他现在不知道龙隐这边是不是真的出问题了。

“我们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包四海辩解道。

华天山微笑道:“以前我不知道有没有问题,但是,你们现在的账上,已经莫名其妙地多了二十亿。

只要对你们公司查账,这二十亿你们是解释不清楚的。”

夏四月冷哼道:“你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为了陷害我们,你居然搭进去二十亿!”

“要赚钱,当然要舍得投资嘛!”

华天山呵呵笑道,“放心,你们就算套我的话也没用,我也不相信你们身上会录音,录音也没用。

反正只要走出这件屋子,我什么话都不会承认的。

好了,我已经把话都说完了,现在是你们决定的时候了。

我的时间很宝贵,耽误我太长的时间,那就是你们的罪过了。

这种重大的事情,我还是给你们半个小时的考虑时间吧!半个小时以后,要么皆大欢喜,要么我很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