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云薇暖的视线,史月嬅和柳明明也看到了霸总的存在。

“哟哟哟,某人这么急不可耐啊。”

史月嬅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揶揄道。

不同于史月嬅的调侃,柳明明在看到厉啸寒后,却很是紧张。

“那个啥,暖暖,别愣着了,赶紧过去啊,不要让总裁等着急了。”

云薇暖倒是不紧不慢吃着饭:“让他等着吧,我这还吃着饭呢,下午工作还很多,吃不饱怎么干活。”

史月嬅噗嗤一声笑了:“你俩这是吵架了?”

“卧槽,暖暖你太牛逼了,敢和总裁吵架?”柳明明吓得不轻,自己的姐妹这是出息了吗?连总裁都不放在眼里了。

听到这话,云薇暖也觉得有些好笑。

是啊,她其实很怂的,在办公室里都不敢和组长顶嘴,可面对总裁厉啸寒,她却嚣张得很。

今天早上还很出息的占了总裁的车位,让总裁没位可停。

史月嬅见多了总裁,亲妈是倪氏集团前任总裁,大哥是倪氏集团现任总裁,舅舅也是总裁……

花裙女郎清秀外拍显妩媚

算了算了,不数了,身边总裁好多,都数不过来了。

因此她对总裁这玩意儿,真的没啥概念,就比如面对厉啸寒,他是个毛线总裁哦,鬼才怕他。

“柳明明同学,总裁也是人啊,总裁也得吃喝拉撒啊,总裁不可怕,真的。”

史月嬅拍着柳明明的肩膀语重心长说道。

云薇暖吃着饭,厉啸寒也不着急,就倚靠在餐厅门口的墙上,双臂抱在胸前,神色温柔注视着她。

总裁大人像尊门神似的守在门口,以至于吃过饭的大家伙儿谁也不敢动,只得一个个坐在原位,气氛很是尴尬。

“暖暖,你赶紧带着你家总裁走吧,他在这里,太影响胃口了。”

史月嬅一脸嫌弃说道,有这尊神盯着,谁他妈的能吃下去饭?

被这么一提醒,云薇暖这才发觉原本热闹的餐厅里鸦雀无声,原本畅所欲言的大家伙儿,此刻都低着头,也没人动,也没人出去。

卧槽……这男人太没眼色了!

云薇暖无语望天,她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起身走到餐厅门口,瞪了厉啸寒一眼,这才快步出了出去。

刚走到人少的地方,厉啸寒已经追了上来。

阳光热烈,他一把搂着云薇暖的腰,将她拉倒树荫下。

俩人的姿势有些许暧昧,云薇暖背后是树干,面前是厉啸寒火热的胸膛,他将她困在怀里,低头看着她,眼底满是柔情。

“上午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嗯?”

云薇暖别过脸不看厉啸寒那双深邃的眼睛,一个男人,长着这么好看的眼睛干嘛?勾引女人吗?

“上班呢,哪有时间接电话,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仗着自己是总裁,为所欲为?”

听到这话,厉啸寒简直哭笑不得。

媳妇儿你说话得摸着良心啊,你看我这像是为所欲为的样子?

我要真为所欲为了,现在就不是与你在树底下**了,而是在顶楼办公室的大床上翻云覆雨。

天气炎热,厉啸寒身上的火热气息扑在云薇暖身上,很快,她额头就沁出细密的汗珠来。

“你有事没?没事我要回办公室了,我困着呢,我要午睡。”

云薇暖抬手抵在厉啸寒胸口,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奈何自己力气太小,奈何这男人实在太沉,他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午睡?趴在桌上睡觉多不舒服?跟我去楼上,我办公室有床。”

厉啸寒抬手擦去怀中女孩儿额头的汗水,笑着说道。

一听有床,云薇暖登时警惕起来:“呸,你想得美,我才不跟着你上楼,呵,白日宣淫吗?”

厉啸寒笑:“媳妇儿你想什么呢?我像是那种白日宣淫的人吗?”

“呵呵,你不像,你就是!”

云薇暖毫不客气的戳穿了某人的真面目,与他同一办公室三个月,她太了解这男人的秉性了,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泰迪。

正好有几个人路过,看到树荫下姿势暧昧的俩人,路人露出暧昧的笑容,不时指指点点。

“哎呀,你赶紧松开我,有人看着呢。还有,厉啸寒,咱们昨天就说好了,我还没做好准备,还不想公开和你的关系。”

云薇暖一边挣脱厉啸寒的怀抱一边说道。

怀中的女孩儿扭来扭去,俩人身体摩擦,厉啸寒觉得有些口干,身体有些燥热。

再这么扭下去,他大概会按捺不住直接将这小女孩儿扛到顶楼的大床上去。

“好好好,不逗你了,下午带你去个好地方。”

厉啸寒往后退了几步,但还是握着云薇暖的手不肯松开,活脱脱就是个粘人精。

“我不要,我要上班,我工作很忙,我跟进的项目有些问题,我得处理。”

云薇暖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开什么玩笑?总裁怂恿员工翘班?

被媳妇儿拒绝,厉啸寒也不恼,拿出手机拨通了陈清河的电话。

“5722这个项目你跟进一下,下班之前把问题处理好,还有,下午我有重要的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端的陈清河一脸懵逼,啥?5722项目?这不是投资管理部的项目吗?

但一听到总裁大人说下午有事,他就秒懂,哦……这是要和夫人联络感情呢。

意识到这一点,陈清河很是识趣回答:“是,总裁我知道了,我会给投资管理部的冯武打个招呼,保证不会扣夫人的勤奖。”

总裁夫人是个财迷,对勤奖相当执着,为此总裁特意更改了公司规定,以前迟到一次就扣勤奖,现在迟到三次才会扣奖金。

听到陈清河的回复,厉啸寒很满意,他挂了电话,笑眯眯看着云薇暖:“项目的事给你搞定了,陈清河也会给你们部门那边打招呼,现在,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我吗?”

云薇暖嘴巴动了动,正想找别的理由,但看到男人那眼神,她还是选择妥协。

她觉得自己今天如果不答应,俩人可能会在这棵树下耗一下午……

五分钟后,云薇暖坐在厉啸寒那辆骚包迈巴赫的副驾驶位上,看着驾驶位上开车的男人,她疑惑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厉啸寒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在云薇暖大腿上摸了一把。“带你去个好地方,一个你以前从未去过、但往后却会时常去的地方,相信我,你会喜欢这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