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随便便开着一辆限量超跑。

那可不是一般的二代可以相比的。

一个是有钱,一个是没钱。

“下来了!”

“好像是一个人啊!”

“不会吧!”

“没带女伴吗!”

周围的妹子眼睛都亮了,好像发现了不可多得宝贝一样。

从车上下来的是叶玄。

“我的机会来了!”

“他是我的!”

“谁都不能和我抢!”

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

看到叶玄单身一个人过来,大家都知道机会来了,对方还是一个小帅哥。

“老公,你终于来了,我都要累死了!”

娇滴滴的声音在众人耳中响起来,然后一个大长腿的凹凸有致的黑丝妹子小跑了过去,投入了那个小帅哥的怀抱中。

“可恶的小婊砸!”

“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啊!”

“马丹,被人捷足先登了,我诅咒你这个小婊砸!”

叶玄其实可以避开的。

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自己这一避开,这个美女就要出洋相了,好歹他是一个好人。

“老公,我想死你了!”

严飞烟抱着这个陌生人,没有任何的紧张,反而感觉十分舒服,非常奇怪的感觉。

叶玄无语了,自己貌似今天没走什么桃花运啊,再看周围那些妹子的目光,他似乎明白了原因。

“帅哥,能带我进去吗?”严飞烟低声道,“只要你能带我进去,今晚我就是你的人!”

叶玄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直接的人,于是打量眼前的美人,身高一米七左右,很有料,身上有淡淡的气质。

“你是嫩模?”一个词语冒了出来。

“是的,我是嫩模!”严飞烟心中暗一喜,“有兴趣吗?我会很多厉害的功夫,保证能满足你!”

“我带你进去!”

叶玄留住了严飞烟的小腰。

叶玄拿出邀请函递了过去,保安验证后,目光古怪的看了一眼叶玄,放行了。

严飞烟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进来了。

带自己进来的还是一个帅哥,身家厚实,尽管对方身上的衣服很普通,可是手上那块表,价值几百万。

这个百达翡丽表,严飞烟当初看过,价格太高了。

这可是一辆超跑的价格了。

严飞烟觉得自己要抓住这个机会,也许自己能得到一切梦寐以求的东西,她心里并不反感这个年青人。

叶玄带着严飞烟来到大厅。

整个东海的名流都在这了。

“好了,你可以自由活动了!”叶玄对严飞烟笑了笑。

“老公,我是你的人,怎么可能去勾三搭四呢!”严飞烟娇滴滴道,丰满的山峰,不停的碰叶玄的手臂,好大的一波弹性啊。

叶玄被碰的有感觉了!

这真是一个迷人的妖精啊。

送上门的东西?为什么不吃呢。

叶玄很想的开,尤其是那天李美琪送上的大惊喜,那是一百个满意,一对一的游戏,还真的不够尽兴啊。

“老板!”

章学东今晚也来了。

来到叶玄旁边低声道。

严飞烟认得章学东,这位可是东海红人,没想到喊这个帅哥老板,当真是吓了一大跳,这个帅哥到底什么来头啊。

“没带女伴?”叶玄笑道。

“带了,在那边呢!”章学东指了指不远处,一群站着的靓丽妹子。

“老公,你朋友来了,我先去上个卫生间!”严飞烟很合事宜的离开了,留下了一个背影给叶玄。

“嫩模?”章学东说道。

“嗯。”叶玄笑道,“现在的嫩模都开放了,主动送上门的,我准备吃掉她!”

“老板,这种嫩模,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些来,货肯定比这个要好!”章学东很狗腿的说道,不怕老板不喜欢什么,就怕不知道老板的喜好。

“算了!”叶玄摇摇头,“我暂时上还没那么饥渴!”

“老板,我还打听到一个消息,那位燕京来的宗师,好像是想找老板的麻烦,不知道什么原因东海林家和那位陈魔宗师达成了合作关系!”章学东看了下周围说道,“东海林家好像要让你在这连绵无存!”

叶玄笑了笑,“没事,东海林家想多了!”

想让用华夏第一战神的关门弟子来压自己。

有用吗?

完没用啊。

东海林家自己找麻烦,那他不介意给东海林家一个深刻的教训。

“林三公子,那个叶玄就在大厅里!”

大厅一处角落里。

几个二代围着一个年轻人,正是林三公子,只不过此时的林三公子坐在轮椅上,样子看上去有些惨。

自从上次被抬去逍遥山庄谢罪后,林三公子一直在家里没出去过。

这副样子出去,还不被人笑话死啊。

对于叶玄的恨意,林三公子一天一天的增加。

华夏第一战神的关门弟子陈魔宗师来了,立刻让林三公子看到了希望,就算那小子再厉害,难道敢去得罪陈魔宗师。

“咱们去看好戏!”

林三公子心底里怕叶玄,可这一次有了底气。

我就看看热闹,你能拿我怎么样,有本事来咬我啊。

叶玄和章学东闲聊了几句,章学东就先走了。

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叶玄懒洋洋的靠着闭目养神。

“黄美丽,你太过分了!”

一阵声音传入了叶玄的耳中。

一个神识放出去,叶玄看到了那个严飞烟和一个长腿嫩模正在争吵什么,而严飞烟身上的风衣,湿漉漉的,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穿的内衣颜。

“严飞烟,你不要血口喷人,刚才是你自己不小心碰到了,难道这件事还要怪我呢?”

“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绊倒呢!”严飞烟怒气冲冲的,一滴滴水滴不断滴落到地面上。

“这位女士,我身上这件外套那可是花了二十万买的,身上下上百万,现在被你弄坏了,你必须赔我一套衣服!”

“还有我身上这一套,最起码要五十万!”

严飞烟一下子慌了神。

一杯泼出去的水会有那么大的后果,这是严飞烟不敢想象的事情,泼的人都是二代公子。

这下怎么办好啊!

严飞烟一时间手足无措了,六神无主。

“没钱赔,那也简单,晚上赔我们喝酒,睡一觉,什么事都好了!”二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