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抬手说:“老公,我为什么还要输液?这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谢闵行摇摇头,“放心,这对孩子没有不好的影响。”

云舒的心也期待宝宝的到来。

“对了,老公我给说个事,知道么,当我们把手放在我小肚子上的时候,小家伙能听懂我说什么,并且还会踢我,给我们回应呢。要不要试试?”

“天黑了,宝宝也是需要睡觉的,我们明天再试,好不好?”

谢闵行说话,越来越是和云舒商量的态度,最后云舒有所怀疑,但也沉溺在老公的宠爱中,无法自拔。

她的手放在小腹上,心道:小家伙晚安,明天我和爸爸找聊天。

她的腹处,被小家伙踢起一片,随后安静。

云母和谢夫人都要留下来照顾云舒,然而云舒只认准,正宗牌老公的照顾,们谁来都不行。

云父揉揉宝贝女儿的头说:“一定要听话,我和妈妈会天天来看。”

谢夫人也被谢先生带走。

最后谢闵西留下,她已经高三,但是她似乎没把学习放在心上。

青葱美女清纯甜美照

云舒问她:“还有半年高考,紧张么?”

谢闵西摇头,“我才不紧张,考不上好大学,大不了去A大呗,反正我嫂子是校长。”

云舒:“想走后门,想得美。”

而且,啥叫考不上就去A大?A市最高学府,让说的这么低价。

谢闵行又去找医生确定云舒的身体有没有问题。

谢闵西说:“大嫂,今天快把我哥吓死了。医院的推车跑的都没有我哥快。是我哥送到急救室的,身后大夫和护士最后才跟上。”

云舒昏迷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她问:“西子,我到底咋啊了,让哥吓得眼眶都是红的。”

“医生说见红了。我哥当时脸色唰的惨白,他倒像是个随时进抢救室的人。我从未见过我哥这个样子,从急救室出来,我哥把抱在床上,自己在走廊外边,手搓着脸自责。大嫂,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和我小侄子的安,们两个人现在就是我哥的命。”谢闵西的感触颇多,她认为大哥这样的丈夫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丈夫。

云舒知道谢闵行紧张她爱她,可是没想到下午在医院还有这么一回事。

昏迷的她是被谢闵行跑着抱到急救台上的。

他眼红是因为自责。

云舒的心又甜又酸。

她只好用咳嗽来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眼眶涨的很。

“轻轻和闵慎怎么样了?”

谢闵西:“哥哥和轻轻姐都平安回来,哥哥现在在市范围内抓捕南国安插过来的卧底,轻轻姐姐在接受警察的调查,还不能出来。”

云舒若有所思的点头,哦了一声。

谢闵行回去的时候,他的小妻子比平时更加爱慕他,爱他这个字就差写在云舒的脸上。

这里的卧室有三间,云舒的一间是大卧室,另一间谢闵西今晚住下,还有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云舒谁也不让进,准备将他作为谢闵行的书房。

书房重地,只有她们夫妻俩可以进入。

谢闵行将手中的片子放在抽屉中,云舒问:“我和孩子怎么样?”

谢闵行扬起嘴角,云舒就知道没有大碍了。

“医生说,我天天只知道喂吃和睡,太缺乏运动,让我每天带下楼散步两个小时。”

云舒一听散步时间,两个小时!

“老公,我可以继续昏迷么?”

反正真正散步时间也是一个半小时,剩下的半个小时是回来的路,都是谢闵行抱她回来的。

而云舒非但没有心疼自己的老公,反而说:“老公,要天天多抱抱我,锻炼一下的肌肉。”

某小妮子在谢闵行的怀中,晃着小腿儿说道:“老公,看我为了让锻炼身体,我都牺牲我散步的时间了。看我,多爱吧。”

朱焉的任务失败,而且打草惊蛇还坏了南国国王的大事。

现在南国容不下她。

谢家容不下她。

浩翔地产的钱还没洗完,她财务的漏洞就被谭岳给揪出来。

朱焉无处躲藏,她打电话问南聊要免死牌的时候,南聊,“朱焉,还有脸要免死牌,我们南国在北国安插了二十多年的基业都被毁了。莫说免死牌,都要死。”

紧接着,又一则消息发出,慈心医院夜晚失火,一人死亡。

朱焉给朱欣打电话确认谭忠的时候,朱欣嚎嚎大哭,“女儿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着火烧死的他啊。”

“什,什么?”朱焉身上背负了人命。

南国的南聊得意的看着报纸,又看着旁边以假乱真的免死牌说:“这一次,朱焉只有破釜沉舟了。”

然而,她还没有行动的时候,又一个对她来说的噩耗传来。

谢闵行趁着云舒睡着的时候,都是在书房打电话。

“既然南国认为脱离了我谢家依旧可以占据世界领先地位,那我们就脱离南国。”

林轻轻再审讯室面对谢闵慎的时候,她又变得抬不起头来。

又一次,谢闵慎救下她。

林轻轻说,他们当时想毁掉的不仅仅是小舒,还是小舒腹中的孩子。

这句话就是一根柴火,擦破粘纸,发出火光,接着坠落在地上,点燃了谢家这个大家庭的怒火。

南国这次付出的代价必须惨痛。

一夜之间,南国金融危机,在离岸市场,南国货币疯狂贬值,一直提供资金支持的谢氏集团,拒绝对南国皇室提供任何的帮助,不隐瞒的说,这次的事件是谢家明面暗地一把操控的。

少不了其他几位兄弟的帮助。

他们能做的就是打蛇打七寸,南国必须付出代价。

南国的银行,小到地方,大到中央,财库不足。

他们能借的私家企业只有谢家这一家,但是谢闵行明确提出他的要求,他才会考虑帮助。

南国国王被逼无奈,三翻四次的给谢闵行和谢先生打电话,打亲情牌。南国的贵族伯爵一听说皇室快不行了,他们将不受控制的说什么话的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