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二十万亿,成交!”

“七百一十万亿,成交!”

“六百七十万亿,成交!”

“六百四十万亿,成交!”

……

妖尊殿八百万亿的购买刚刚成交,一连九条成交信息爆了出来,这些成交信息倒不是针对某一个势力,而是不同势力。

高的七百多万亿,最低的也有五百万亿!

同一个强者如果有多个报价,最高价格成交之后,其余报价是不算的,但如果是不同强者,有人报价六百五十万亿,有人报价七百万亿,就算七百万亿成交了,六百五十万亿也可以成交。

只要有人能拿得出来东西!

当然,这个有时效,一天内有效!

黄金令牌十分珍贵,有的势力想坑妖尊殿一把,所以就接连报价抬高价格,想让妖尊殿多花钱。

就算有人拿出黄金令牌,肯定是选择妖尊殿成交,他们又没有什么损失!

夏日女大学生小清新装出行照

那些势力万万没想到,黄金令牌这样珍贵的东西,居然有人能拿出来这么多!

没错,后面九个成交部是秦阳整出来的。

既然不少势力参与了,而且价格很高,秦阳又怎么可能放过这赚钱的大好机会。

就算爆率降低,秦阳估计后面的价格一般来说也不会超过五百万亿,这个价格已经很高,这一次这样的价格不正常!

“什么情况!”

“这什么鬼,连续十条成交!”

“是有好些个势力趁机成交,还是部来自于同一个势力?”

“同一个势力不可能吧,十块黄金令牌,哪一个势力能拿出来?”

“一个势力未必能拿出来,但三四个顶尖势力如果一齐行动应该可以拿出来,他们先卖个高价,后面再低价买回来赚个差价不好么?”

整个百界生死狱都惊动了,十块黄金战队令牌,平均成交价格达到了六百五十万亿,总成交价格达到了恐怖的六千五百万亿!

这是一个极为吓人的数字。

“咱们这就买了一块黄金令牌?”

“七百二十万亿买了一块黄金令牌,混蛋!”

某个大域,一个强大势力的首领气得吐血,他本是想坑妖尊殿一把,结果居然把自己坑了进去。

七百二十万亿虽然比妖尊殿的八百万亿低了不少,但也是很高的价格,依以前的价格可以购买七块!

“谁他娘的能想到,居然这么多黄金令牌出来!”

“到底哪几个势力参与了,混蛋东西!”

周围其余的强者也骂骂咧咧。

他们提出来的悬赏,在秦阳这里同意之后,交易就已经答成,他们提交出来的宝物已经转移给了秦阳,黄金令牌也到了他们这里!

平常如果看到黄金令牌他们会很高兴,这会儿实在有些高兴不起来!

妖尊殿。

“早知道有这么多的黄金令牌出来,后面我们就不出价了!”

“谁能想到?唉!”

“黄金令牌十分稀缺,平均三年都没有一块拍卖,哪想到这一块居然这么多,草!”

妖尊殿众强者也郁闷得想吐血,最亏的就是他们,八百万亿,比最低的五百万亿高了三百万亿。

黄金令牌可都一样!

而且,本来拍到一块黄金令牌,他们的实力恢复不少,可以稳住局面,可目前的情况其余不少势力也拍到了黄金令牌,其余势力的实力增长,他们的实力就算恢复不少差距还是没有缩小!

妖尊殿接下来还是会有不小麻烦,如今占有的资源未必能守住!

“这些黄金令牌,不会是无极尊者拿出来的吧?”

狂剑宗主心中惊骇。

最开始,知道妖尊殿殿主死亡,黄金令牌的价格飚升,他很开心,低价购买到了黄金令牌很爽!

后面达到八百万亿,他都惊呆了,这价格也太高了!

紧接着又九条成交信息,狂剑宗主都有些吓傻了。

如果这些黄金令牌都来自于无极尊者,那无极尊者所属势力的能量就太惊人了。

不过仔细想想,狂剑宗主觉得应该不太可能,大概率会是好几个强者拿出来了黄金令牌。

有的势力可能想赚个差价。

有的实力弱一些的人物可能早就得到了黄金令牌,但一直藏着,这样的机会才拿出来换宝物!

“第二个黄金战队发展一定得小心些。”

“短时间内绝对不能让人察觉到异常。”

狂剑宗主心中暗道,其余强者肯定也会有人怀疑会不会来自于同一个强者,如果他们这边短时间内三个黄金战队冒出来,到时候会有更多的强者过来调查,狂剑宗主可不觉得自己目前能扛住压力!

如果第二个黄金战队发展起来就好得多,到时候还可以与冰河盟联手抵抗!

……

“夫君,这也太惊人了!”

贝瑶呆呆地望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宝物,各种各样的资源数之不尽!

几十万亿的资源,其实就足够百来个强者时间加速状态下修练不少时间,秦阳他们这里的资源是六千五百万亿!

大天尊这一个级别的强者,两千亿已经可以购买到不错的宝物,一万亿购买的宝物,对于绝巅级别的强者来说也很不错了。

像鸿蒙剑这样的宝物,售价顶多也就十万亿天尊币。

六千五百万亿,足可以购买几百件鸿蒙剑这样的宝物!

“贝瑶,我发现我们以前还真穷!”

秦阳感慨地道,除掉囚天,他们之前拥有的东西加起来,价值不超过百万亿天尊币,这会六千五百万亿各类的资源在面前。

如果秦阳再卖出一些黄金令牌其实还可以更多。

破亿都可以。

但黄金令牌低于五百万亿秦阳懒得出售,后面就算出售,价格也不会低于这个价格,以他掌控的战队令牌,他完可以控盘!

只要他这里不放水,其余强者就算想卖黄金令牌,应该也不会低于五百万亿卖。

明明可以卖高价,谁也不傻!

至于挂五百万亿很久没有人买那不可能,如果其余势力不买,秦阳自己都会出手把黄金令牌吃进来。

“夫君,咱们在我们的世界已经很富有了,是到这里面的一些家伙富得流油!不过就算他们很富有,六千五百万亿对他们来说应该也是很大的数目。”

贝瑶乐滋滋地道。

秦阳点头,这么多钱哪怕这里面顶尖的势力拿出来应该也不轻松,而且他们大概率得不少强者联合才能拿出来。

秦阳这些钱,他自己说了算!

更重要的是,他还有八个超级战队令牌,还有六十来个黄金级别战队令牌,还有几百个白银战队令牌!

这里面战队令牌可是硬通货。

超级战队令牌,一块就是几千万亿!

“贝瑶,你换一下你其中两件宝物。”

秦阳道,他说着招手,两个强大的宝物到了面前,这两件宝物的价值都达到了十万亿天尊币,与鸿蒙剑同一个级别。

贝瑶如今有两件防御宝物,两件攻击宝物,其中两件比较好的认主之后无法更换,两件差一些的是可以更换的。

更换重新认主会比较麻烦,但到时候可以让贝瑶的实力增强不少,值!

想快速重新恢复过来,也需要时间晶石,这个对于如今的秦阳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嗯。”

贝瑶点头。

秦阳笑道:“等你换了宝物,到时候再吸收这一滴不朽血液。”

秦阳说着让一滴紫色的血液到了面前,这一滴血液的价格超过十万亿天尊币,它是一个强大半步掌控级别强者的不朽血液。

根据秦阳如今了解到的信息,半步掌控级别强者拥有的不朽血液也不多,少的几滴,多的几十滴!

这一滴不朽血液还十分适合贝瑶,她如果吸收到,天赋都可以增强不少,整个身体都能得到重新洗礼。

换宝物,这会让贝瑶受伤。

到时候这一滴不朽血液洗礼,贝瑶应该可以快速恢复过来!

“夫君,我们之前融合了不死细胞,这不巧血液,还可以融合么?”贝瑶有些担心地道。

秦阳笑了笑:“应该没有问题,有这些不朽血液,不死细胞或许会更加强大,它们之间应该是相辅相乘的!”

“就算有点什么问题你也别担心,我如今丹道方面水平还是可以的。”

“而且咱们好东西多!”

无数的宝物堆在那里,秦阳底气十足!

其中有一件宝物,甚至能回朔时光。

就算贝瑶融合不朽血液死亡,他也可以使用那一件宝物让局面时光倒流,让贝瑶重新复活!

只是最好不要用上那东西。

那一件宝物价值两百万亿天尊币!

估计是有势力捣乱,觉得根本就不会牵扯到自己才把这样的东西放出去,便宜了秦阳!

鸿蒙剑都只值十万亿天尊币。

价值两百万亿天尊币的宝物,毫无疑问等级达到了半步掌控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