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眼神一黯,他却从来都知道生死的残酷,更知道擂台的残酷。

“接下来,华生大哥,还会继续参加这场武道大赛吗?”陈扬问。

陈华生目光坚定,说道:“当然,少羽已经以身殉道,我又岂能半途而废。”

这就是练武之人,虽然明知山有虎,却要偏向虎山行。

人想要成功,就不能惧怕途中的拦路虎。

我们常常会说影坛的那一位大哥如何如何花心等等,但他在电影上所付出的辛苦和危险又岂是常人能想象的。

要成非常之事,又怎能不经历非常之困苦?

就说陈扬如今这番修为,他这身修为又是容易而来的吗?

当然不是!

他幼年随师父苦练,大雪天里,师父让他卧雪三天,一动不动。人都差点冻死过去!

那样的艰苦训练,成就了他非凡的坚韧。

后来,师父将他丢到非洲。他在战火中,流弹中,生死中一次次的拼杀。多少次因为杀人太多而午夜梦回,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受过多少次伤?

高校mm车棚下等闺蜜好清纯

这些都是成长过程中,命运对陈扬的磨练。也可以说是命运给陈扬的礼物。

且不说这些,陈扬与沐静上了电梯,随后也是各自回房。

陈扬回到酒店房间里后,他将灯随手打开,接着便将上身衣衫脱掉,随后就打算连四角短裤一起脱掉去洗澡。

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乏了,他要好好冲个热水澡,好好的睡个觉,然后准备明天的战斗。

便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咳嗽声音传来。

陈扬立刻吓了一个激灵,跟见鬼似的回头看。这一回头,马上就看见沙发上居然坐了一个人。

一个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穿着黑色连衣长裙,性感优雅,气质超群。不正是沈墨浓么?

陈扬无语至极,连忙又穿了衣服。他走上前来,不免抱怨道:“怎么一点声息都没有,跟个女鬼似的。”

沈墨浓白了陈扬一眼,朱唇轻启,微微一笑,道:“的警觉性也太低了吧,我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一点都没发觉到。”

陈扬说道:“靠,是金丹高手,气息混元,与这个房间融为一体。我哪里能发现,这跟我警觉低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顿了顿,又说道:“对了,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沈墨浓便也正色起来,说道:“先坐,我和细说。”

陈扬当下就坐在了左侧的单人沙发上,他意识到了不妙。

沈墨浓身上有股香味儿,让陈扬闻着很舒服。她的裙子是有些低胸的,那一抹雪白的事业线更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不过这时候陈扬却没有别的什么心思。

沈墨浓沉声说道:“今天和叶神的对战是我安排的。”

陈扬说道:“我猜出来了。”

沈墨浓皱眉道:“之前我们是属于监控状态,发现没有问题就让少林内门的人操控着。但是由于我们的出手,让少林内门那边发现了我们的存在。这一次,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少林内门那边也请来了非常厉害的黑客高手。”

陈扬蹙眉,道:“怎么个厉害法,比们还厉害?”

沈墨浓道:“那倒没有。不过我们和他们的黑客高手把系统玩坏了,眼下系统我们两方都在想办法攻入进去。反正主动权,谁也没捞着。”她顿了顿,说道:“也就是说,明天开始,们的武道大赛是真正公平了,没有任何人介入进去了。全部是真正随机状态。”

陈扬摸了摸鼻子,他微微的苦笑,说道:“这场武道大赛好像越来越好玩了。”

沈墨浓一笑,说道:“我也这么觉得。如果单纯比拼运气的话,是有最大的优势的。因为是天命者,所以怕什么呀?”

陈扬说道:“我倒是也不怕。”他顿了顿,说道:“不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所以多小心些总是没错的。确定少林内门的人不会找到们吗?”

沈墨浓说道:“找到又如何?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我们动手。可别忘了我们是谁?国家机密部分他们也敢攻击,那是不想活了。国家虽然容忍他们,但并不代表他们可以践踏国家的尊严。”

陈扬一想也是,便也就安下了心来。

“好了,我来也就跟提个醒,我走啦!”

沈墨浓说着就站了起来。

陈扬便也起身相送,并真诚的说道:“谢谢。”

沈墨浓微微一笑,她走到门前,停下脚步说道:“我今天一直都在看比赛,和叶神的比赛我看见了。”她顿了顿,说道:“陈扬,我忽然明白为什么本事平平,却被选成了天命者呢。”

陈扬无比郁闷的翻了个白眼,道:“不带这么夸人的,我怎么听着就那么不爽呢。哥本事怎么就平平呢?”

妈蛋的,陈扬一直对自己的本事是挺自豪,挺自傲的。沈墨浓这话太打击他了。

沈墨浓不由哑然失笑,说道:“好好好,算我说错了。的年龄毕竟在这里,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翘楚了。如果不是自己没个正形,也许早就是金丹高手了。”

这句话陈扬明白意思,他找不到自己的武道,所以就一直停留在了化劲巅峰上了。

沈墨浓走后,陈扬便去浴室里洗澡。

他觉得自己反而放松了许多。因为如今背后没有了黑手,那么一切都是遵循天道的变化,也许自己真能在这次武道大赛中,一举成功的突破桎梏,到达金丹之境。

之前,自己要找沈墨浓来,那是因为敌人已经出手。敌人布下死局,自己如果不反抗,那可就是找死了。

毕竟,天道是那么飘渺。它毕竟不是一个真实的人的存在!

这一觉,陈扬睡的很是香甜。

他永远都可以睡的很香甜,没有挂碍。这是因为他从来都是俯首不愧于人,内心刚正。

第二天,比赛继续。

陈扬一行人汇合陈华生前往武道金剑大赛的赛场。

中午十二点,各就各位。

体育场内,所有观众都已落座,台下黑压压一片。

台上炫白的镭射光灯将擂台照耀得格外的炫目。

大屏幕继续开始缤纷狂乱的闪烁起来。

所有人都凝神的观看着大屏幕。陈扬也凝神看着,他这时候也有那么一丝的激动,因为他知道幕后没有了黑手,他要静静的体会天道的奥妙安排。

这时候,屏幕定格成萧北辰VS叶准!

叶准是何许人也?他却也是佛山这边的高手,在青年一辈中,有着佛山青年第一高手的称号。他今年三十二岁。

此刻,白衣如雪的萧北辰走向了擂台。

叶准也走向了擂台。

叶准穿着红色的运动服,格外的醒目。

本来,叶准也算是个标准的美男子。不过跟萧北辰比起来就差远了,萧北辰的美是那种漫画里,不真实的凄美。

他一站在台上,就算是男人都忍不住为他心疼。

此刻,萧北辰目光淡淡的下垂着。

似乎叶神的死,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他一直都很安静。

便也在这时,铃铛敲响了。

这一瞬间,叶准立刻就出手了。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萧北辰的压力。

那一瞬,叶准整个人如重弓射出,空气中撕扯出火浪来。

叶准一步跨进萧北辰的中线,猛然一掌劈向萧北辰的面门。

这一掌便是正宗的力劈华山!

叶准练的是八卦掌,掌中含有强烈的螺旋劲力。

萧北辰眼中精光爆闪出来,这一瞬,这个柔弱的年轻人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他变得锋芒毕露!

面对叶准这一掌,萧北辰眼也不闭,突然双手交叉一格,便是霸王举鼎,直接将叶准的手腕朝上面格去。同时,他脚下也动了。

暗腿一动,膝盖顶向叶准的下阴处!

叶准吃了一惊,短暂的交锋中,他被萧北辰守株待兔的反攻杀了个措手不及。

高手相争,争的就是上下风。

叶准不得已后退一步,这时候萧北辰立刻占据上风。在叶准退后的同时,萧北辰迅速踏前一步,却是占据了叶准的中线。

萧北辰猛然一拳直刺叶准的心窝。

叶准双眼精光闪过,他也用萧北辰之前的招数。迅速的,叶准双拳交叉一格,如此便成了护心捶,护住了心窝。

便也在这时,萧北辰的拳头一晃,突然改变轨迹,却是朝着叶准的咽喉扎去!

情势陡变!

原来,萧北辰这一拳里包含了八极枪的变化,拳头犹如枪尖,忽上忽下的奔杀。

叶准骇然,再度后退!

砰的一声!

这时候,萧北辰的暗腿施展出了蝎子腿,直接勾住了叶准的腿。叶准一退便被萧北辰勾住,他整个人重心不稳,朝下倒去!

萧北辰眼中寒光闪过,忽然砰的一拳击打向叶准的脖子。

咔嚓,血雨纷飞!

叶准的人头直接飞了出去。

这一幕,血腥骇人到了极点!

唐青青与林清雪还有秦墨瑶全部脸色煞白。

现场的观众中,有许多人已经忍不住呕吐了出来。

体育场里一片难闻的异味升腾而出。

擂台上,萧北辰依然面色淡然,依然是那么的柔美。

随后,他下了台,坦然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似乎在这一刻,所有人才意识到了这萧北辰的锋芒。他的残忍比那叶神并不少,他是在报仇,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