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芳就已经把秦家的佣人,部都给换了,只有自己的贴身丫头,以及两个信得过的,还留在秦家。

“顾小芳这个贱人,居然敢这样对待我?这里是秦家,是我秦正周的地盘,想把我轰出去?法律允许吗?”秦正周被男佣挟持着,怎么都无法挣脱。“雪雪,我是的爸爸,不能这样对我,我是的亲生父亲啊。”

秦正周的酒好像突然醒了,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秦氏集团可以说,已经完完了,而秦家如果再被这对母女霸占的话,他可能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目前只能暂时对她们服软了。

“我是贱人?秦正周摸着自己的良心,好好的问一下。这么多年了,真的对我好过吗?就算我为生下了一个女儿,在的心里,我也仅仅只是一个侍候,帮暖床的女佣罢了。

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我,根本就不爱我。爱的女人是白云娇那个贱人,就连做梦,都还在叫着她的名字,以为我是傻子,这么多年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我已经受够了,既然那么想要得到自由,从今天开始就滚出这里。再也不要回来了。”

顾小芳满脸都是冷酷还有绝然,对于那个男人,她是真的一点点的留都没有。

“雪雪……我是的爸爸,得帮帮我啊……雪雪……”秦正周在被男佣挟持,经过秦雪雪的身边时,赶紧抓住了她的手臂,请求般的说道。

“现在知道是我的爸爸了?可是我需要的时候,又在哪里呢?除了骂我,打我,还能做什么?

当初墨北宸来秦家,没有找到秦雨筱的时候,为了自保,而让管家还有佣人,强行把我绑在雨中,拿着鞭子狠狠的抽。”秦雪雪冷漠的言辞,不带丝毫感情。她将自己的衣袖卷起来,示意给秦正周看。“那些鞭痕到现在都还没有消退,确切的说,这些将永远都印在我的身上。我若想要掩饰的话,出门前必需得用上很厚的粉底。可懂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吗?”

“这……”秦正周盯着她手臂上的伤,从来都没有去看过。仅仅只是让佣人,为她请了医生而已。“爸爸也是没有办法啊……”

“不……”秦雪雪讽刺的笑着,对他摇了摇头。“不是没有办法,而是根本就不在乎我,不关心我的死活。

旅游外拍美女长发飘飘阳光下好清纯

如果真的想要保护我的话,即便墨北宸让人打我,也会站在我的面前保护我。

父爱不应该,就是这么的伟大吗?我妈妈都能够做得到,又为何不能?

就是一个自私,自利,又无耻的小人。心里除了自己,除了利益,什么对来说都不重要。

谁都不爱,只爱自己吧。”

“不是这样的……们听我解释啊,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们了。”秦正周僵持在原地,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

“带走。”顾小芳看着秦正周就讨厌,愤怒的命令着佣人。

“顾小芳这样对待我,我可是的老公……”

“妈,忘记一件事了。”秦雪雪赶紧提醒着自己的母亲。若不是因为秦正周口中那句话,怕是她也会忽略掉。

“等一下。”顾小芳想起来后,叫着挟持秦正周的佣人。然后去楼上的卧室,把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拿下来。面对秦正周,她冷淡的说:“秦正周这一辈子,都没有为我们母女二人做过什么,现在秦氏集团落败了,就当是为了的女儿,给她生半生更好的生活,就把这个签了吧。”

“那是什么?”秦正周盯着顾小芳手中拿着的文件。

“离婚协议。将剩下的财产,部都转移到雪雪的头上,就算秦家破产,那也跟雪雪没有关系。也不希望,忙碌了一辈子,最后一分钱都没有吗?

雪雪好歹也是的亲生女儿,若是以后缺少一口吃的,她还会给一点。要是这些东西,部都被法院拿走充工的话,我们谁也别想好好的生活。”顾小芳说话间,已经拿起了签字笔,交到秦正周的手中。

“我不要签,秦氏还没有破产呢,我有办法补救……”

“不签也得签。”她见秦正周不愿意拿笔,就直接握着他的手,利用他的大拇指,重重的按压在文件上,需要签字的地方。

一份是关于财产的,另一份是关于这处房子的。

顾小芳连夜将秦正周赶出秦家,并将准备好的那些文件,部都交给律师,让律师快速的处理。

晚一分钟,可能银行那边,就会快一分钟,把这些财产,部都给冻结。

秦正周现在没了公司,连家都没有了,真正的过街老鼠。已经在他的身上开始。

一夜间,秦正周的惨状,被各大新闻媒体争相报道。他为了躲避那些媒体,只好去某个角落给藏起来。

即便秦氏已经破产,可是他欠人家那些钱,还是在他的头上,他没有还出来。若是遇到债主,他还得被打。

清晨第一道阳光,从落地窗户之外,斜射到卧室里的时候,刚好照在躺在床上的小女人身上。

她微微蹙了蹙眉,被子里的手,下意识伸出来,掩饰着自己的眼睛。昨天晚上她睡得很沉,似乎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她坐起身来,脑海中顿时回忆起,在此之前发生的事。

记得半夜的时候,她又跟格闹了,因为生气发怒,还直接咬伤了他的手。是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有助于睡眠的药物,她才没有大闹。

在那窗户旁边的单人黑色沙发上,格正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他身上盖着灰色的毛毯,不过毯子已经掉落在了腿上的位置。

秦雨筱下床穿着拖鞋,缓慢的向他靠近,站在他的跟前,她的目光下意识落在他的手上。

那只放在毯子上的手,手上的咬伤,并没有做过任何的处理。伤口是清晰的牙印,在那印记之中,还沁出了血来。

她是咬得真狠,当时那种疯狂的情绪,想要离开这里的冲动,真的让她化身为了一个魔鬼,除了反击什么都不知道了。

秦雨筱将柜子上,一个药箱拿过来,拿出里面的药,小心翼翼的为格处理着手上的伤口。

可能是消毒药水,粘染在他的伤口上,他感觉有些疼,才会下意识的动了动自己的手。

格猛然被惊醒,还从秦雨筱的手中,把自己的手强行给抽了出来。

“雨筱……”他温柔的叫着这丫头的名字,刚刚醒来时,脸上那种惊恐,与以淡漠,刹那间消失不见。在看到她是在为他处理伤口的时候,他的心是特别欣慰的。

“……”秦雨筱没有说话,再将抓过他的手,轻轻的为他处理伤口。

她一直蹲在他的跟前,手中拿着消毒药水,以及伤药,特别熟练的处理起来。她是一名医生,帮一位伤者,她是再擅长不过了。

“不生气了吗?”格轻柔的询问着她。“哥哥不是非要强迫,一直呆在这里,只是考虑着的情绪太过激动,担心那样离开,会发生什么事。

哥哥好不容易才把找到,若突然又消失不见了。让我如何是好呢?”

“……”秦雨筱依旧没有说话,从药箱里拿出白色的纱布,将他手上的伤,简单的包裹了一下。

“以为我之前,对做的那些事,都是因为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