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旁的夜香看到方天迎芳一脸甜蜜的样子,低声打趣道:“我说,美人儿,又犯痴病了!”

方天迎芳一声娇嗔:“去你的,你才犯痴病了呢!”

“噢!你看,哈哈,光顾着说话了,让宋师弟和三位美人站在这里这么久,真是抱歉。哈哈,快走,到醉仙楼一聚,这醉仙楼可是这里天字第一号的豪华酒楼了,菜美,人更美,哈哈,等吃饱喝足了,逛够了,最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你就瞧好吧,别说,本次拍卖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如果宋师弟感兴趣,后日夜里我还可以带着诸位去其他更为有名的几家拍卖行转转。”无望和孙山笑道,于是二人在前,宋震在后,三个少女羞涩的跟在最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修仙坊走去。

宋震等人,有所不知,这修仙坊的拍卖行等级大体分三级,级别最低的是室外散摊举行的,多卖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来源五花八门,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这些摊主到各个修真之所收购来的。卖主一般都是修为进阶后,剩下一些无用之物便差不多价钱就卖给了这些摊主。而这些摊主正好从中渔利,二者皆大欢喜。当然了,这样的来源,导致地摊上的精品不多。不过,紧靠这样的渠道,摊主自然很多赚大钱的,有些胆大有渠道的,还暗地里收购修真界屠戮抢劫之物,盗取有势力修仙家族的坟冢之物,甚至是一些坑蒙拐骗之物,不过这些东西的交易,一般是不摆在明面上的,常来这里的人,熟知此道的都直接往拍卖行跑。

地摊拍卖的时间定在每月十五的夜里,所有散摊要拍卖之物都集中到一个大的公共拍卖行举行。因为所拍之物都是散摊踊跃提供的,所以就顺理成章叫散摊拍卖行了。

每月一次的散摊拍卖,拍品极多,可以说是五花板门,而且之中不乏罕见的精品存在。而且参加竞拍的门槛也不是很高,能够预交一百灵贝就可领牌入场了。每次拍卖,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一夜暴富的摊主,而买家更多是激动满意之色。这是散摊拍卖的火爆原因之一,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拍卖活动是夜里举行的,凡是上拍的物品,拍卖行都为提供者严格保密,且公证估价,不问出处,若成功拍出,赚取佣金而已!

除了这散摊拍卖行外还有两个更高级别的拍卖,中等级别的拍卖和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是夜里进行,中等拍卖在散摊拍卖的次日夜里,高档拍卖在第三日夜里。中等级别的拍卖的举行者多是几个修仙坊较有实力的门面老板合伙举行的,而高档拍卖却是修仙坊里数一数二的坊楼才有资格举办的。但无论是中等级别还是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显得更加神秘,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拍品来自何处,又卖给了何人,这一切都是离奇保密的。

中等拍卖很不固定,说不清哪个月哪几家组合,无望和孙山组建的拍卖行就属于这种的,不过二人的组合绝对是死党,时而加上几个其他门面。

try{d1('gad2');} catch(ex){} 身旁的夜香看到方天迎芳一脸甜蜜的样子,低声打趣道:“我说,美人儿,又犯痴病了!”

方天迎芳一声娇嗔:“去你的,你才犯痴病了呢!”

“噢!你看,哈哈,光顾着说话了,让宋师弟和三位美人站在这里这么久,真是抱歉。哈哈,快走,到醉仙楼一聚,这醉仙楼可是这里天字第一号的豪华酒楼了,菜美,人更美,哈哈,等吃饱喝足了,逛够了,最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你就瞧好吧,别说,本次拍卖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如果宋师弟感兴趣,后日夜里我还可以带着诸位去其他更为有名的几家拍卖行转转。”无望和孙山笑道,于是二人在前,宋震在后,三个少女羞涩的跟在最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修仙坊走去。

宋震等人,有所不知,这修仙坊的拍卖行等级大体分三级,级别最低的是室外散摊举行的,多卖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来源五花八门,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这些摊主到各个修真之所收购来的。卖主一般都是修为进阶后,剩下一些无用之物便差不多价钱就卖给了这些摊主。而这些摊主正好从中渔利,二者皆大欢喜。当然了,这样的来源,导致地摊上的精品不多。不过,紧靠这样的渠道,摊主自然很多赚大钱的,有些胆大有渠道的,还暗地里收购修真界屠戮抢劫之物,盗取有势力修仙家族的坟冢之物,甚至是一些坑蒙拐骗之物,不过这些东西的交易,一般是不摆在明面上的,常来这里的人,熟知此道的都直接往拍卖行跑。

柠檬少女小脸蛋大眼睛沁人心脾写真

地摊拍卖的时间定在每月十五的夜里,所有散摊要拍卖之物都集中到一个大的公共拍卖行举行。因为所拍之物都是散摊踊跃提供的,所以就顺理成章叫散摊拍卖行了。

每月一次的散摊拍卖,拍品极多,可以说是五花板门,而且之中不乏罕见的精品存在。而且参加竞拍的门槛也不是很高,能够预交一百灵贝就可领牌入场了。每次拍卖,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一夜暴富的摊主,而买家更多是激动满意之色。这是散摊拍卖的火爆原因之一,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拍卖活动是夜里举行的,凡是上拍的物品,拍卖行都为提供者严格保密,且公证估价,不问出处,若成功拍出,赚取佣金而已!

除了这散摊拍卖行外还有两个更高级别的拍卖,中等级别的拍卖和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是夜里进行,中等拍卖在散摊拍卖的次日夜里,高档拍卖在第三日夜里。中等级别的拍卖的举行者多是几个修仙坊较有实力的门面老板合伙举行的,而高档拍卖却是修仙坊里数一数二的坊楼才有资格举办的。但无论是中等级别还是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显得更加神秘,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拍品来自何处,又卖给了何人,这一切都是离奇保密的。

中等拍卖很不固定,说不清哪个月哪几家组合,无望和孙山组建的拍卖行就属于这种的,不过二人的组合绝对是死党,时而加上几个其他门面。

try{d1('gad2');} catch(ex){}

身旁的夜香看到方天迎芳一脸甜蜜的样子,低声打趣道:“我说,美人儿,又犯痴病了!”

方天迎芳一声娇嗔:“去你的,你才犯痴病了呢!”

“噢!你看,哈哈,光顾着说话了,让宋师弟和三位美人站在这里这么久,真是抱歉。哈哈,快走,到醉仙楼一聚,这醉仙楼可是这里天字第一号的豪华酒楼了,菜美,人更美,哈哈,等吃饱喝足了,逛够了,最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你就瞧好吧,别说,本次拍卖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如果宋师弟感兴趣,后日夜里我还可以带着诸位去其他更为有名的几家拍卖行转转。”无望和孙山笑道,于是二人在前,宋震在后,三个少女羞涩的跟在最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修仙坊走去。

宋震等人,有所不知,这修仙坊的拍卖行等级大体分三级,级别最低的是室外散摊举行的,多卖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来源五花八门,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这些摊主到各个修真之所收购来的。卖主一般都是修为进阶后,剩下一些无用之物便差不多价钱就卖给了这些摊主。而这些摊主正好从中渔利,二者皆大欢喜。当然了,这样的来源,导致地摊上的精品不多。不过,紧靠这样的渠道,摊主自然很多赚大钱的,有些胆大有渠道的,还暗地里收购修真界屠戮抢劫之物,盗取有势力修仙家族的坟冢之物,甚至是一些坑蒙拐骗之物,不过这些东西的交易,一般是不摆在明面上的,常来这里的人,熟知此道的都直接往拍卖行跑。

地摊拍卖的时间定在每月十五的夜里,所有散摊要拍卖之物都集中到一个大的公共拍卖行举行。因为所拍之物都是散摊踊跃提供的,所以就顺理成章叫散摊拍卖行了。

每月一次的散摊拍卖,拍品极多,可以说是五花板门,而且之中不乏罕见的精品存在。而且参加竞拍的门槛也不是很高,能够预交一百灵贝就可领牌入场了。每次拍卖,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一夜暴富的摊主,而买家更多是激动满意之色。这是散摊拍卖的火爆原因之一,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拍卖活动是夜里举行的,凡是上拍的物品,拍卖行都为提供者严格保密,且公证估价,不问出处,若成功拍出,赚取佣金而已!

除了这散摊拍卖行外还有两个更高级别的拍卖,中等级别的拍卖和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是夜里进行,中等拍卖在散摊拍卖的次日夜里,高档拍卖在第三日夜里。中等级别的拍卖的举行者多是几个修仙坊较有实力的门面老板合伙举行的,而高档拍卖却是修仙坊里数一数二的坊楼才有资格举办的。但无论是中等级别还是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显得更加神秘,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拍品来自何处,又卖给了何人,这一切都是离奇保密的。

中等拍卖很不固定,说不清哪个月哪几家组合,无望和孙山组建的拍卖行就属于这种的,不过二人的组合绝对是死党,时而加上几个其他门面。

try{d1('gad2');} catch(ex){}

身旁的夜香看到方天迎芳一脸甜蜜的样子,低声打趣道:“我说,美人儿,又犯痴病了!”

方天迎芳一声娇嗔:“去你的,你才犯痴病了呢!”

“噢!你看,哈哈,光顾着说话了,让宋师弟和三位美人站在这里这么久,真是抱歉。哈哈,快走,到醉仙楼一聚,这醉仙楼可是这里天字第一号的豪华酒楼了,菜美,人更美,哈哈,等吃饱喝足了,逛够了,最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你就瞧好吧,别说,本次拍卖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如果宋师弟感兴趣,后日夜里我还可以带着诸位去其他更为有名的几家拍卖行转转。”无望和孙山笑道,于是二人在前,宋震在后,三个少女羞涩的跟在最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修仙坊走去。

宋震等人,有所不知,这修仙坊的拍卖行等级大体分三级,级别最低的是室外散摊举行的,多卖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来源五花八门,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这些摊主到各个修真之所收购来的。卖主一般都是修为进阶后,剩下一些无用之物便差不多价钱就卖给了这些摊主。而这些摊主正好从中渔利,二者皆大欢喜。当然了,这样的来源,导致地摊上的精品不多。不过,紧靠这样的渠道,摊主自然很多赚大钱的,有些胆大有渠道的,还暗地里收购修真界屠戮抢劫之物,盗取有势力修仙家族的坟冢之物,甚至是一些坑蒙拐骗之物,不过这些东西的交易,一般是不摆在明面上的,常来这里的人,熟知此道的都直接往拍卖行跑。

地摊拍卖的时间定在每月十五的夜里,所有散摊要拍卖之物都集中到一个大的公共拍卖行举行。因为所拍之物都是散摊踊跃提供的,所以就顺理成章叫散摊拍卖行了。

每月一次的散摊拍卖,拍品极多,可以说是五花板门,而且之中不乏罕见的精品存在。而且参加竞拍的门槛也不是很高,能够预交一百灵贝就可领牌入场了。每次拍卖,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一夜暴富的摊主,而买家更多是激动满意之色。这是散摊拍卖的火爆原因之一,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拍卖活动是夜里举行的,凡是上拍的物品,拍卖行都为提供者严格保密,且公证估价,不问出处,若成功拍出,赚取佣金而已!

除了这散摊拍卖行外还有两个更高级别的拍卖,中等级别的拍卖和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是夜里进行,中等拍卖在散摊拍卖的次日夜里,高档拍卖在第三日夜里。中等级别的拍卖的举行者多是几个修仙坊较有实力的门面老板合伙举行的,而高档拍卖却是修仙坊里数一数二的坊楼才有资格举办的。但无论是中等级别还是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显得更加神秘,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拍品来自何处,又卖给了何人,这一切都是离奇保密的。

中等拍卖很不固定,说不清哪个月哪几家组合,无望和孙山组建的拍卖行就属于这种的,不过二人的组合绝对是死党,时而加上几个其他门面。

try{d1('gad2');} catch(ex){}

身旁的夜香看到方天迎芳一脸甜蜜的样子,低声打趣道:“我说,美人儿,又犯痴病了!”

方天迎芳一声娇嗔:“去你的,你才犯痴病了呢!”

“噢!你看,哈哈,光顾着说话了,让宋师弟和三位美人站在这里这么久,真是抱歉。哈哈,快走,到醉仙楼一聚,这醉仙楼可是这里天字第一号的豪华酒楼了,菜美,人更美,哈哈,等吃饱喝足了,逛够了,最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你就瞧好吧,别说,本次拍卖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如果宋师弟感兴趣,后日夜里我还可以带着诸位去其他更为有名的几家拍卖行转转。”无望和孙山笑道,于是二人在前,宋震在后,三个少女羞涩的跟在最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修仙坊走去。

宋震等人,有所不知,这修仙坊的拍卖行等级大体分三级,级别最低的是室外散摊举行的,多卖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来源五花八门,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这些摊主到各个修真之所收购来的。卖主一般都是修为进阶后,剩下一些无用之物便差不多价钱就卖给了这些摊主。而这些摊主正好从中渔利,二者皆大欢喜。当然了,这样的来源,导致地摊上的精品不多。不过,紧靠这样的渠道,摊主自然很多赚大钱的,有些胆大有渠道的,还暗地里收购修真界屠戮抢劫之物,盗取有势力修仙家族的坟冢之物,甚至是一些坑蒙拐骗之物,不过这些东西的交易,一般是不摆在明面上的,常来这里的人,熟知此道的都直接往拍卖行跑。

地摊拍卖的时间定在每月十五的夜里,所有散摊要拍卖之物都集中到一个大的公共拍卖行举行。因为所拍之物都是散摊踊跃提供的,所以就顺理成章叫散摊拍卖行了。

每月一次的散摊拍卖,拍品极多,可以说是五花板门,而且之中不乏罕见的精品存在。而且参加竞拍的门槛也不是很高,能够预交一百灵贝就可领牌入场了。每次拍卖,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一夜暴富的摊主,而买家更多是激动满意之色。这是散摊拍卖的火爆原因之一,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拍卖活动是夜里举行的,凡是上拍的物品,拍卖行都为提供者严格保密,且公证估价,不问出处,若成功拍出,赚取佣金而已!

除了这散摊拍卖行外还有两个更高级别的拍卖,中等级别的拍卖和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是夜里进行,中等拍卖在散摊拍卖的次日夜里,高档拍卖在第三日夜里。中等级别的拍卖的举行者多是几个修仙坊较有实力的门面老板合伙举行的,而高档拍卖却是修仙坊里数一数二的坊楼才有资格举办的。但无论是中等级别还是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显得更加神秘,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拍品来自何处,又卖给了何人,这一切都是离奇保密的。

中等拍卖很不固定,说不清哪个月哪几家组合,无望和孙山组建的拍卖行就属于这种的,不过二人的组合绝对是死党,时而加上几个其他门面。

try{d1('gad2');} catch(ex){}

身旁的夜香看到方天迎芳一脸甜蜜的样子,低声打趣道:“我说,美人儿,又犯痴病了!”

方天迎芳一声娇嗔:“去你的,你才犯痴病了呢!”

“噢!你看,哈哈,光顾着说话了,让宋师弟和三位美人站在这里这么久,真是抱歉。哈哈,快走,到醉仙楼一聚,这醉仙楼可是这里天字第一号的豪华酒楼了,菜美,人更美,哈哈,等吃饱喝足了,逛够了,最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你就瞧好吧,别说,本次拍卖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如果宋师弟感兴趣,后日夜里我还可以带着诸位去其他更为有名的几家拍卖行转转。”无望和孙山笑道,于是二人在前,宋震在后,三个少女羞涩的跟在最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修仙坊走去。

宋震等人,有所不知,这修仙坊的拍卖行等级大体分三级,级别最低的是室外散摊举行的,多卖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来源五花八门,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这些摊主到各个修真之所收购来的。卖主一般都是修为进阶后,剩下一些无用之物便差不多价钱就卖给了这些摊主。而这些摊主正好从中渔利,二者皆大欢喜。当然了,这样的来源,导致地摊上的精品不多。不过,紧靠这样的渠道,摊主自然很多赚大钱的,有些胆大有渠道的,还暗地里收购修真界屠戮抢劫之物,盗取有势力修仙家族的坟冢之物,甚至是一些坑蒙拐骗之物,不过这些东西的交易,一般是不摆在明面上的,常来这里的人,熟知此道的都直接往拍卖行跑。

地摊拍卖的时间定在每月十五的夜里,所有散摊要拍卖之物都集中到一个大的公共拍卖行举行。因为所拍之物都是散摊踊跃提供的,所以就顺理成章叫散摊拍卖行了。

每月一次的散摊拍卖,拍品极多,可以说是五花板门,而且之中不乏罕见的精品存在。而且参加竞拍的门槛也不是很高,能够预交一百灵贝就可领牌入场了。每次拍卖,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一夜暴富的摊主,而买家更多是激动满意之色。这是散摊拍卖的火爆原因之一,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拍卖活动是夜里举行的,凡是上拍的物品,拍卖行都为提供者严格保密,且公证估价,不问出处,若成功拍出,赚取佣金而已!

除了这散摊拍卖行外还有两个更高级别的拍卖,中等级别的拍卖和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是夜里进行,中等拍卖在散摊拍卖的次日夜里,高档拍卖在第三日夜里。中等级别的拍卖的举行者多是几个修仙坊较有实力的门面老板合伙举行的,而高档拍卖却是修仙坊里数一数二的坊楼才有资格举办的。但无论是中等级别还是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显得更加神秘,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拍品来自何处,又卖给了何人,这一切都是离奇保密的。

中等拍卖很不固定,说不清哪个月哪几家组合,无望和孙山组建的拍卖行就属于这种的,不过二人的组合绝对是死党,时而加上几个其他门面。

try{d1('gad2');} catch(ex){}

身旁的夜香看到方天迎芳一脸甜蜜的样子,低声打趣道:“我说,美人儿,又犯痴病了!”

方天迎芳一声娇嗔:“去你的,你才犯痴病了呢!”

“噢!你看,哈哈,光顾着说话了,让宋师弟和三位美人站在这里这么久,真是抱歉。哈哈,快走,到醉仙楼一聚,这醉仙楼可是这里天字第一号的豪华酒楼了,菜美,人更美,哈哈,等吃饱喝足了,逛够了,最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你就瞧好吧,别说,本次拍卖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如果宋师弟感兴趣,后日夜里我还可以带着诸位去其他更为有名的几家拍卖行转转。”无望和孙山笑道,于是二人在前,宋震在后,三个少女羞涩的跟在最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修仙坊走去。

宋震等人,有所不知,这修仙坊的拍卖行等级大体分三级,级别最低的是室外散摊举行的,多卖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来源五花八门,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这些摊主到各个修真之所收购来的。卖主一般都是修为进阶后,剩下一些无用之物便差不多价钱就卖给了这些摊主。而这些摊主正好从中渔利,二者皆大欢喜。当然了,这样的来源,导致地摊上的精品不多。不过,紧靠这样的渠道,摊主自然很多赚大钱的,有些胆大有渠道的,还暗地里收购修真界屠戮抢劫之物,盗取有势力修仙家族的坟冢之物,甚至是一些坑蒙拐骗之物,不过这些东西的交易,一般是不摆在明面上的,常来这里的人,熟知此道的都直接往拍卖行跑。

地摊拍卖的时间定在每月十五的夜里,所有散摊要拍卖之物都集中到一个大的公共拍卖行举行。因为所拍之物都是散摊踊跃提供的,所以就顺理成章叫散摊拍卖行了。

每月一次的散摊拍卖,拍品极多,可以说是五花板门,而且之中不乏罕见的精品存在。而且参加竞拍的门槛也不是很高,能够预交一百灵贝就可领牌入场了。每次拍卖,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一夜暴富的摊主,而买家更多是激动满意之色。这是散摊拍卖的火爆原因之一,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拍卖活动是夜里举行的,凡是上拍的物品,拍卖行都为提供者严格保密,且公证估价,不问出处,若成功拍出,赚取佣金而已!

除了这散摊拍卖行外还有两个更高级别的拍卖,中等级别的拍卖和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是夜里进行,中等拍卖在散摊拍卖的次日夜里,高档拍卖在第三日夜里。中等级别的拍卖的举行者多是几个修仙坊较有实力的门面老板合伙举行的,而高档拍卖却是修仙坊里数一数二的坊楼才有资格举办的。但无论是中等级别还是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显得更加神秘,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拍品来自何处,又卖给了何人,这一切都是离奇保密的。

中等拍卖很不固定,说不清哪个月哪几家组合,无望和孙山组建的拍卖行就属于这种的,不过二人的组合绝对是死党,时而加上几个其他门面。

try{d1('gad2');} catch(ex){}

身旁的夜香看到方天迎芳一脸甜蜜的样子,低声打趣道:“我说,美人儿,又犯痴病了!”

方天迎芳一声娇嗔:“去你的,你才犯痴病了呢!”

“噢!你看,哈哈,光顾着说话了,让宋师弟和三位美人站在这里这么久,真是抱歉。哈哈,快走,到醉仙楼一聚,这醉仙楼可是这里天字第一号的豪华酒楼了,菜美,人更美,哈哈,等吃饱喝足了,逛够了,最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你就瞧好吧,别说,本次拍卖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如果宋师弟感兴趣,后日夜里我还可以带着诸位去其他更为有名的几家拍卖行转转。”无望和孙山笑道,于是二人在前,宋震在后,三个少女羞涩的跟在最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修仙坊走去。

宋震等人,有所不知,这修仙坊的拍卖行等级大体分三级,级别最低的是室外散摊举行的,多卖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来源五花八门,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这些摊主到各个修真之所收购来的。卖主一般都是修为进阶后,剩下一些无用之物便差不多价钱就卖给了这些摊主。而这些摊主正好从中渔利,二者皆大欢喜。当然了,这样的来源,导致地摊上的精品不多。不过,紧靠这样的渠道,摊主自然很多赚大钱的,有些胆大有渠道的,还暗地里收购修真界屠戮抢劫之物,盗取有势力修仙家族的坟冢之物,甚至是一些坑蒙拐骗之物,不过这些东西的交易,一般是不摆在明面上的,常来这里的人,熟知此道的都直接往拍卖行跑。

地摊拍卖的时间定在每月十五的夜里,所有散摊要拍卖之物都集中到一个大的公共拍卖行举行。因为所拍之物都是散摊踊跃提供的,所以就顺理成章叫散摊拍卖行了。

每月一次的散摊拍卖,拍品极多,可以说是五花板门,而且之中不乏罕见的精品存在。而且参加竞拍的门槛也不是很高,能够预交一百灵贝就可领牌入场了。每次拍卖,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一夜暴富的摊主,而买家更多是激动满意之色。这是散摊拍卖的火爆原因之一,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拍卖活动是夜里举行的,凡是上拍的物品,拍卖行都为提供者严格保密,且公证估价,不问出处,若成功拍出,赚取佣金而已!

除了这散摊拍卖行外还有两个更高级别的拍卖,中等级别的拍卖和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是夜里进行,中等拍卖在散摊拍卖的次日夜里,高档拍卖在第三日夜里。中等级别的拍卖的举行者多是几个修仙坊较有实力的门面老板合伙举行的,而高档拍卖却是修仙坊里数一数二的坊楼才有资格举办的。但无论是中等级别还是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显得更加神秘,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拍品来自何处,又卖给了何人,这一切都是离奇保密的。

中等拍卖很不固定,说不清哪个月哪几家组合,无望和孙山组建的拍卖行就属于这种的,不过二人的组合绝对是死党,时而加上几个其他门面。

try{d1('gad2');} catch(ex){}

身旁的夜香看到方天迎芳一脸甜蜜的样子,低声打趣道:“我说,美人儿,又犯痴病了!”

方天迎芳一声娇嗔:“去你的,你才犯痴病了呢!”

“噢!你看,哈哈,光顾着说话了,让宋师弟和三位美人站在这里这么久,真是抱歉。哈哈,快走,到醉仙楼一聚,这醉仙楼可是这里天字第一号的豪华酒楼了,菜美,人更美,哈哈,等吃饱喝足了,逛够了,最美美的睡一觉,醒来你就瞧好吧,别说,本次拍卖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如果宋师弟感兴趣,后日夜里我还可以带着诸位去其他更为有名的几家拍卖行转转。”无望和孙山笑道,于是二人在前,宋震在后,三个少女羞涩的跟在最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修仙坊走去。

宋震等人,有所不知,这修仙坊的拍卖行等级大体分三级,级别最低的是室外散摊举行的,多卖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来源五花八门,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这些摊主到各个修真之所收购来的。卖主一般都是修为进阶后,剩下一些无用之物便差不多价钱就卖给了这些摊主。而这些摊主正好从中渔利,二者皆大欢喜。当然了,这样的来源,导致地摊上的精品不多。不过,紧靠这样的渠道,摊主自然很多赚大钱的,有些胆大有渠道的,还暗地里收购修真界屠戮抢劫之物,盗取有势力修仙家族的坟冢之物,甚至是一些坑蒙拐骗之物,不过这些东西的交易,一般是不摆在明面上的,常来这里的人,熟知此道的都直接往拍卖行跑。

地摊拍卖的时间定在每月十五的夜里,所有散摊要拍卖之物都集中到一个大的公共拍卖行举行。因为所拍之物都是散摊踊跃提供的,所以就顺理成章叫散摊拍卖行了。

每月一次的散摊拍卖,拍品极多,可以说是五花板门,而且之中不乏罕见的精品存在。而且参加竞拍的门槛也不是很高,能够预交一百灵贝就可领牌入场了。每次拍卖,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一夜暴富的摊主,而买家更多是激动满意之色。这是散摊拍卖的火爆原因之一,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拍卖活动是夜里举行的,凡是上拍的物品,拍卖行都为提供者严格保密,且公证估价,不问出处,若成功拍出,赚取佣金而已!

除了这散摊拍卖行外还有两个更高级别的拍卖,中等级别的拍卖和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是夜里进行,中等拍卖在散摊拍卖的次日夜里,高档拍卖在第三日夜里。中等级别的拍卖的举行者多是几个修仙坊较有实力的门面老板合伙举行的,而高档拍卖却是修仙坊里数一数二的坊楼才有资格举办的。但无论是中等级别还是高当级别的拍卖都显得更加神秘,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拍品来自何处,又卖给了何人,这一切都是离奇保密的。

中等拍卖很不固定,说不清哪个月哪几家组合,无望和孙山组建的拍卖行就属于这种的,不过二人的组合绝对是死党,时而加上几个其他门面。

try{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