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让红绸找来战将看管枫擎天。

英罗西这边则是继续紧锣密鼓的配合天查司的人员查抄和封锁。

陈扬找了个僻静的房间开始盘膝落座,静养疗伤。

时间便就这般一分一秒的过去。

大约是一个小时后,陈扬的元气已经部恢复。他运转大金丹虽然很消耗法力,但是恢复起来也是很快的。

房间里很安静,外面则是一直都嘈杂喧哗。

然而就在这时,红绸过来,在紧闭的房门外喊道:“大人?”

陈扬睁开了眼,道:“进来吧!”

红绸这才推门而入,她进来后就关上了大门。

“证据找到了一些,是英罗西这边找到的,目前还没有移交给天查司的人。”红绸来到陈扬面前,小声说道。

陈扬对此并不感到意外,道:“什么证据?”

红绸道:“是一批丹药物资,这批丹药物资和天查司那边追查到的采购单是一样的。由此可见,他们一直在为无忧教采购物资。通过这批丹药物资的采购来源,以及之前所有的去向追踪,要定他们的罪是没什么问题了。他们的证据留下的很多,我们在封锁的瞬间,他们就应该启动了毁灭机制。只是我们来的太急,所以最后这批物质还没来得及销毁。”

小护士mm粉嫩装扮唯美写真

陈扬道:“光凭物资就定罪,是否有些牵强?”

红绸一笑,道:“先前天查司就做了很多功课,物资是痕迹,如今是有迹可循。到时候再对他们的一些人员审问,问题不大。”

陈扬道:“如果没有这批物资,那就是没法定罪了吗?”

红绸道:“需要一个入口,没有入口,就很难查。现在算是找到了入口,此番行动,也算大功告成了。”

陈扬沉吟片刻,然后道:“这样吧,去将枫擎天给我叫来。我有些问题想问他。”

红绸不疑有他,道:“是!”

很快,红绸就命人将枫擎天带了过来。

房间里,枫擎天在陈扬对面落座。

红绸安排好一切后,便准备告退。

陈扬立刻道:“红绸,你不要出去,把门关上。我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对你有所隐瞒的。”

红绸微微一怔,随后点点头,道:“是,大人!”

她便素手一挥,将房门关上。

陈扬看向枫擎天。

此刻的枫擎天萎靡无比,与最初见到的样子已经是判若两人。

他仿佛苍老了许多。

陈扬目光淡淡,道:“证据,我们已经掌握了。”

枫擎天也看向陈扬,随后,他淡冷一笑,道:“不过是个死字而已,没什么所谓了。只可惜,以后我不能再为教主效力了。”

陈扬与红绸对视一眼。

对方这般光棍承认,两人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红绸厉声道:“枫擎天,你好大的胆子。居然真的敢和无忧教勾结,你对得起上面对你的栽培吗?这些年里,你们枫家受尽荣宠。整个伯劳星都是你们的私地,而你不知道感恩,竟然干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枫擎天冷冷的看了一眼红绸,却不说话。他懒得搭理红绸!

不过,他的目光最后到了陈扬身上,凝视半晌,摇头叹气,道:“可惜可惜!”

陈扬一笑,道:“可惜我一身才华修为,却做了审判院的狗腿子,是吗?”

枫擎天淡淡道:“宗大人果然聪明!”

陈扬道:“其实今天到此刻为止,我已经不需要与你多说什么。因为基本上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所以想跟你聊聊。”

枫擎天道:“有的人虽然活着,但却已经是一个死人。有的人虽然死了,但他却会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陈扬笑笑,道:“这话有趣,想来在老爷子心里。我虽然活着,如是一个活死人。而你即便是死了,却是永垂不朽,对吧?”

枫擎天也一笑,道:“大人真是聪明。”

陈扬哈哈一笑,道:“随你怎么认为吧,我不会试图去改变你的想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我尊重你的活法。”

枫擎天道:“我知道宗大人你很好奇,为什么我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却又把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搭上来,去干这谋逆之事,对吧?”

陈扬道:“没错,的确好奇!”

枫擎天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扬,道:“你还年轻,且春风得意。所以你没见过审判院,裁决所的卑鄙无耻之处。他们的强权,规则有时候能将人逼疯。而无忧教是什么地方?可以说,那是我见过最美好的地方。友爱,和睦,公平,人人平等。大家都信奉教主,愿意为教主付出一切。那是我毕生都想要守护的地方。”

陈扬闻听此话,顿感无语。“枫擎天,你也算是一代大枭,是个人物。这种蒙骗小孩子的东西,你居然也信!”

“你懂什么?你这个毫无信仰的毛娃娃!”枫擎天恼羞成怒。

陈扬道:“罢了,罢了。度化你也不是我的责任,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我懒得管你了。”

枫擎天沉默了下去。

半晌后,他说道:“枫家当年为厉家所迫,几乎要有灭族之祸。厉家背后,就有裁决所的关系。是加布里大人为我主持了公道,之后,加布里大人又传授了我一些术法与法宝,让我枫家逐渐崛起。八百年前,我听闻加布里大人叛出裁决所时,心焦如焚。之后数百年,我一直都想和加布里大人取得联系。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和无忧教联系上了。他们邀请我去过无忧教,我也见到了加布里大人。无忧教真是个好地方啊!我早想举家搬迁进去,为加布里大人效力。奈何,无忧教有许多的物资需要外界帮助。如此,我才忍辱负重……好在,近些年来,加布里大人那边说我的行迹已经开始惹人起疑,想要我准备好一些事情后,就尽快去往无忧教。只可惜……”

陈扬不由疑惑,道:“如今的无忧教教主还是加布里吗?”

枫擎天看向陈扬,道:“加布里大人一直都在修炼,早已功参造化。教主之位,已传他人。他乃是太上教主!”

陈扬道:“那现在的教主是?”

枫擎天冷笑,道:“你想从我的口中套取秘密,那是不可能的。”

陈扬道:“你真是想太多了,我纯属好奇。”

枫擎天道:“是吗?”

陈扬道:“好了,老爷子。我之前也就说了,我个人跟你无仇无怨,今日前来是因为身在这个战神司司长的职位上,此乃公事。后续的事情会如何发展,你们的命运如何,我也不想关心。您,下去之后好生将养着吧。”

红绸便来到枫擎天面前,道:“老爷子,请吧!”

枫擎天深深的看了陈扬一眼,随后便就起身,转身离去。

红绸送走枫擎天之后,转身来到了陈扬的身边。

“大人,您怎么看无忧教?”红绸忍不住问。

陈扬微微一怔,道:“什么意思?”

红绸耐着性子道:“我接触过一些无忧教的叛逆,他们都是极其忠诚。在他们眼里,可以为无忧教付出一切。枫擎天的表现,我一点也不意外。我在想,无忧教真有那么美好吗?”

陈扬道:“也许吧。”

红绸道:“也许?”

陈扬一笑,道:“无忧教肯定是美好的,不然怎么会让这些人如此坚贞不渝呢?但是,我并不觉得无忧教掌了天下权,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比现在美好。”

“何以见得?”红绸问。

陈扬道:“权力若是无法约束,就会滋生罪恶。谁到裁决所的那个位置上,都未必会做的更好。这个东西很复杂,三言两语我也说不清楚。”

红绸对陈扬却是刮目相看,道:“大人虽然年轻很轻,但看事情却有独到的见解,而且也很透彻。”

陈扬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大约三个小时后,天查司与英罗西这边就已经将一切该查抄的部查抄。

枫家一干人等,也都悉数被收监起来,送入到储物手环中。

枫家人中,还有不少法力高深之辈。不过宙玄境的并不多……

在关押之前,英罗西都给他们喂食了软骨丹。

软骨丹是审判院特有的秘制丹药,服食之后,身体就会陷入软绵状态,且无法运转宙力。

除非是修为高到了枫天化,枫擎天,陈扬这样的地步才可以对其免疫。

一般的宙玄境高手,只要多喂食一些软骨丹也可以让其不能动弹。

软骨丹可以令人三天三夜不能动弹。

三天的时间,却是足够回到审判院了。

那枫擎天和枫天化受到了特殊的照顾,由陈扬亲自抓入自己的私人储物手环里面。

其余人等,部装入大型储物手环里面。战将们也进入里面进行看管。

至于资料等等,还有天查司的人则进入另外的大型储物手环里面。

一切搞定好,陈扬等人进入飞船之中。

英罗西驾驭飞船,飞船迅速离开了伯劳星。

冲破伯劳星的大气层之后,飞船来到了太空之中。

虚空之中,乃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飞船的速度陡然加快,化为一道虚影,一瞬之间便是数千里…… 关注我的维幸公号:天道盟,可以看后续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