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截黑色的石碑,材料似乎没什么特殊,就是普通的花岗岩。

但花岗岩中含有太多的黑云母,所以岩石呈黑色,而且黑的发亮。

柳牵浪探身看去,登时吓了个半死。

黑色石碑上端立着一颗血骷髅头,扭曲的面孔,青黑的颜色,双眼,双耳,鼻孔正汩汩地流着血,一股令人呕吐的腥臭迎面扑来。

柳牵浪本能的后退几步,心脏咚咚直跳,连道晦气。

双眼紧闭,战战兢兢跪下后,柳牵浪学着那阴阳先生的样子乌七八糟的嘟囔了一大套:“我的血骷髅头前辈在上,晚辈无意冒犯,看在你自己这么威武的的份上,可千万别怪罪我呀!我不是故意的,不知怎搞的,我就到您这了。

千万别杀我,我上有父母,下有小妹,中有姐姐,实在可怜呐!再说,你看我这么瘦,要肉没肉,要血没血的。你还不如去河里捉几条鱼呢!”

柳牵浪此时虽然害怕,心里倒佩服起自己来了,原来自己口才这么好。

“呱呱,呱呱”

一个冰凉的东西跳到了柳牵浪的鼻子上,柳牵浪猛然跃起,心中又增几分恐惧,噔噔,又连退数步。

那个东西被弹起一尺多高,然后掉在了地上,月光下,闪着碧绿的色彩。

原来是只青蛙,这气呀,忽的一下就上来了,柳牵浪热血上涌,两眼暴张,索性站直了身形。

清雅学妹可爱迷人

凭什么呀,一个大活人,怕个死人头,被只青蛙吓得如此,难怪远方总笑话自己胆小。

柳牵浪心中暗骂:“真是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一个血骷髅头也就够了,又钻出个青蛙,真他妈邪气。

“呱呱,呱呱······”

绿青蛙似在嘲笑柳牵浪,叫得更欢了。

柳牵浪大怒,飞起右脚踏去,然而踏了个空,接连几脚,同样很衰,震得两脚生疼。

而那只青蛙已经跳到了那个血骷髅头上仍叫个不停。

左右寻找,柳牵浪捡起一块足有几斤重的石头狠命向那血骷髅头和青蛙砸去。

“当啷”

一声脆响石头被弹了回来,落地,咕噜噜滚下高坡了。

而那血骷髅头没有一丝损伤,只是那青蛙被柳牵浪给“车裂”了,肠子流了出来,流在黒碑上,好不恶心。

不对呀,人的脑袋怎么会比石头还硬呢?

柳牵浪心里琢磨着,于是大着胆子走近仔细看那黑色石碑,这才发现自己错了。

那是个骷髅头不假,但不过是个石头造型,之所以流血是因为墓碑后面有一块石头。

石头上有一个沟槽,正流着水,岩石上生着一种血色藻类植物,释出阵阵恶臭味,混进水里,流到石碑上的骷髅头,于是便成了血骷髅头。

柳牵浪专注地审视着这块黑色石碑,雪白的月光下那黑色愈加浓烈,碑内似乎有烟雾在流动,双目凝视,目光看进碑体,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那黑暗似鬼神在召唤,脚步不由自主地向那黑暗走去。

柳牵浪陡然清醒,晃了晃脑袋,保持清醒。

双手摸扶着碑身,瞬间一股凉意传入身体,熟悉又很陌生的感觉。

柳牵浪继续探视者,黑色石碑突然改变了颜色,碑身和底座都变成了雪白色,而雪白的碑身前后都有碑文,字痕是黑色的。

正面碑文介绍说这个这个岛叫幽魂岛,岛周围的海叫幽海,这里是一个墓,是幽魂岛岛主的墓,叫五行五色神石墓。

碑文下文主要描述了幽魂岛岛主的生平事迹和诡异的神通。

背面碑文部是关于五行五色神石墓的,包括墓的构造,布阵方法,特点,威力,生门,死门及破解之法。

透过白色碑座清晰可见石头下面是一部古卷和一个黑色墨玉骷髅,古卷封面上闪着一排潇洒的行书“界通丹崖经上卷”

柳牵浪尝试着敲开上面的石头,没成功。

于是又转到碑身后面,碑身后面的碑文除了介绍五行五色阵外,其实还有一段。

因为石碑后面有一块石头挡着,看时需要俯身到那块石头上,而且那石头上的藻类植物的味道实在难闻,所以刚才没看。

为了拿到那部古卷,柳牵浪忍着腥臭,浏览那部分碑文。

最后他终于弄清楚了怎么打开了碑座的法门。方法有二,一是以神功法力解开封印,二是吞下六足碧蟾。

第一种方法当然不行,自己不会仙法,可第二种也太变态了!

柳牵浪看向被自己砸的烂七八糟的绿色青蛙,此时正贴在石碑表面,流着肠子。

根据碑文描述样子,这就是六足碧蟾,而且只有这一只被封印在此伴墓的,因为魔魂岛岛主生前十分珍爱这种碧蟾,所以随其心愿,将此碧蟾封印在墓碑上。

这是上古之物,除了砸死这只,整个魔魂岛也不会有第二只的,但只有吞下它,然后取自己五滴血滴在碑座上,才可破解法门,拿到古卷。

柳牵浪一阵呕吐,早知如此,真不该砸死它,说不定整个吞下还好受点,至少没眼前这么恶心。

柳牵浪坐了下来,看着这个五行五色墓,五组石头,一方石碑,石碑上的骷髅,以及五组石头内闪烁的金木水火土五个字,还有那拿不出的古卷。

那古卷一定是武林秘籍,上面写着绝世武功。如果学会上面的绝世奇功,一定会笑傲江湖的,就像东山湾的龙云山庄庄主谭台鹰谭伯伯那样,威震天下,振臂一呼,群英响应,无人不尊,无人不敬。

想到这些柳牵浪不再犹豫,径直走到石碑前拎起六足碧蟾的尸体便抛进口中,闭上眼睛,一阵狂嚼后,硬咽了下去。呕了好几次,柳牵浪强压下去了。

一阵恶心后,柳牵浪觉得腹中火辣辣,一股热流在体内奔走,冲击着浑身经脉。

身体渐渐温暖起来,不再恶心难受了。稍事调整后,柳牵浪迫不及待的来到正银光闪闪碑前,从腰间抽出一把锃亮的匕首,顺势一提,左手食指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一滴,两滴,三滴,四滴,五滴。

五滴血慢慢进入碑座,碑座吱吱作响,一阵之后,碑座正中间划开了一个四方的空间。

空间内赫然躺着两样东西,一本古卷,一个黑色墨玉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