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诺的心儿沉了下去。

她知道,雷凌的败局已定。喊沈墨浓过来?有用吗?偌大的燕京,难道克瑞斯一人就可称雄?这怎么可能!

陈一诺想到了量子武器,但她现在显然已经失去了对量子部队的控制。而且,量子武器的发射,是针对所有人的,这是上上下下没人愿意的。

陈一诺知道,燕京高层那里还有力量,但是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暴露出来的。眼前一切,也都是远水解不了近火。更关键的是,克瑞斯也有他的分寸,他会为难自己,却不会去为难政府。

也许,克瑞斯还会带人去拦截梵迪修斯等等。

陈一诺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经极其艰难。

她不能走,她这么逃走,是陷雷凌,善忍和尚还有高晋于不仁不义。轰!就在这时,克瑞斯再一声爆吼,接着连续三掌,掌力雄浑,真气磅礴,终于将雷凌击飞出去。雷凌摔在地上,瞬间,脸如金纸,接着又狂喷鲜血。

雷凌的伤势居然极其之重,已经有性命危险了。

“雷大师!”陈一诺吃了一惊。

她迅速来到了雷凌身边,“怎么样?”

雷凌惨然一笑,说道:“他这一掌的真气,震透了我的五脏六腑。看来,我是要去追随父亲了。我随父亲出山,未能将护住,但我已经竭尽全力,想来九泉之下,也可以见他了。”

陈一诺顿时泪如雨下,说道:“雷大师,我对不起您。”

青春少女活力俏皮美美生活照

雷凌勉强一笑,道:“与无关,这是我的选择。”

“哈哈哈……”克瑞斯厉笑起来,他说道:“陈一诺,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克瑞斯的女人。咱们共享双修大道,以后双宿双飞,岂不是美哉美哉。”

“我杀了!”陈一诺目眦欲裂,她的眼中喷火,随后突然起身,腰身一拧,便攻杀向了克瑞斯。

陈一诺的冰霜真气纵横无边,她连番攻杀,人影翻飞,瞬间周遭寒意逼人。

克瑞斯哈哈一笑,道:“小丫头 ,自不量力。今天哥哥就陪好好玩玩。”

他身形游走,却是轻松至极。时不时,出招回杀,却是招招下流无比。陈一诺的修为着实比克瑞斯差远了,所以也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便在这时,克瑞斯突然绕到了陈一诺的后方,然后将陈一诺肩头一摁。陈一诺只觉巨力袭来,这股巨力真气将她周身五脏六腑震透,她只觉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干净了一般。随后,陈一诺软了下去。

克瑞斯一把搂住陈一诺,他就在陈一诺的后方,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下陈一诺的耳尖。“小丫头,不要着急,今晚,哥哥会好好陪的。那死鬼老爹如何羞辱的我,今日,我就一一的全部还给。”

陈一诺只觉这一瞬间,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浑身战栗。

这是不可想象的恐惧。

雷凌此时已经奄奄一息,生命力急速逝去。

众高手见识到了克瑞斯的恐怖战斗力,现在也是大气都不敢出。

善忍和尚忍痛来到雷凌身边,“老友……”

无边的悲凉散发出来。

他们是一辈子的老友,但现在,雷凌却要走了。前面的路,还要怎么走呢?

陈一诺无法言语,只能忍受侮辱。

而高晋,痛苦无奈,他恨不得去死……但死又能改变什么。

他一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

在二楼处,林倩捂住了嘴,她看着这一切,她是多么的无力。而身边的老头子陈天涯却是糊里糊涂,并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是最绝望的时候……

便在这时,奇迹发生了。

远处忽然传来了声音,这声音似梵乐,又似古老的声音,非常的奇怪。但是这声音传来的时候,众人心底都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那就是血液似乎在起伏,随着这梵乐在上下起伏,众人的血液就如长江之水,而这梵乐便似一只巨手在翻江倒海!

其他人感觉还好,而此刻,感觉最深的就是陈一诺,高晋,还有雷凌。

雷凌本来感觉力量渐渐逝去,但这时候,他的细胞开始震动,并且勃发,重生。他的真气也开始被迫奔腾起来,他的伤势居然在迅速修复……

陈一诺也感觉力量正在恢复。

高晋也觉得身体的伤势正在恢复……

“什么人?什么人在装神弄鬼?”克瑞斯勃然大怒。

那声音却不理会克瑞斯,继续梵唱。

克瑞斯连续大吼,试图以声波破坏梵唱,但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许久之后,雷凌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他的命算是保了下来!

而这时候,从庭院外面走进来一名少年,这少年一身白衣如雪,还是十七八的年龄。

少年长得极其清秀,但面容是陌生的。可神态却是无比的熟悉……

这一刻,陈一诺热泪盈眶。

“是陈小友,是陈小友回来了……”雷凌惊喜无限。

善忍和尚也是欣喜无比。而其余众高手却是脸色复杂莫名。

至于克瑞斯,克瑞斯紧紧的掐住了陈一诺的脖子,他眼中惊恐异常。

白衣少年来到了庭院中间,他看向克瑞斯。

陈一诺饱含热泪的看着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也就看向陈一诺,他微微一笑,然后温和的说道:“丫头,别怕,有爸爸在,永远不会有事。”

“爸……爸爸!”陈一诺泪如雨下。

在这样绝望的时刻,她的爸爸终究还是来了。

“哈哈哈……”克瑞斯狞笑的看向白衣少年,说道:“回来了又如何?女儿现在就在我手上。我要她死,她就死。现在,给我跪下!不然的话,老子就扭断她的脖子。”

“不要!”陈一诺立刻坚定无比的说道:“爸,我宁可死,也不要受辱!”

白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陈扬。

陈扬向陈一诺说道:“放心,这个世界里,还没人能让爸爸下跪!”

随后,他看向克瑞斯,然后眼神寒了下去。“克瑞斯,看来记性真的不好。是我的一条狗,做狗要有狗的觉悟。还有,们这些人……”他的眼中杀意闪现,扫视其他高手。“曾经,我对们以礼相待,但是看来,们不喜欢做人而是喜欢做狗。我给们三秒钟的考虑时间,我数一到三之后,没有跪下的,全部都要死!一……二……”

三字没落音,其余七名高手居然全部是四散逃走。

没一个下跪!

他们有的直接翻墙走,有的直接从大门处夺门而去……

便也在这时,陈扬出手了。

身形闪动,长啸连连。

两个翻墙出去的,刚翻到一半,就被声波震了下来。陈扬手一扬,两粒石子激射而出,便杀了那两名高手。

其余的人,速度虽快,但陈扬速度更快,几下纵横出手。七名高手,十秒之间,全部死在了庭院之中,没一个逃出去。

这种手段,骇人听闻。

很快,陈扬又来到了庭院中间,面对克瑞斯。

克瑞斯心惊胆战。

陈扬冷笑一声,道:“克瑞斯,有胆量,就动手。我保证在动手之前先杀了。我还可以再给一次机会,跪下来磕头,然后,我给个痛快的死法。否则,我会让面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不……”克瑞斯脸色难看,眼中满是恐惧。“除非,可以给我一条生路。不然,我和她同归于尽!”

“生路?生路早就没有了。”陈扬凌厉无匹,道:“以为,我是在跟谈条件吗?根本就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

“主人……”克瑞斯突然就放开了陈一诺,他跪了下去,道:“对,我就是一条狗。我是的狗,我求给我最后一次机会,从此以后,我一定对忠心耿耿。”

“我求!”克瑞斯不停的磕头,磕得额头血肉模糊。他是真的怕了陈扬!

这一刻,楼上的林倩热泪盈眶。

陈一诺也就得了自由,她二话不说就来到了陈扬的面前。

四目相对,陈扬眼中的寒意化作了柔情。

随后,陈一诺投进了他的怀抱里。

父女拥抱!

这是最真心实意的拥抱。

但眼下,还有正事要办。陈扬和陈一诺分开,他轻声问陈一诺,道:“丫头,这个人,我交给处置了。”

他指的自然是克瑞斯。

陈一诺就看向了克瑞斯,她对此人恨到了极点。“我要杀了他!”

“那就杀了。”陈扬轻描淡写的说道。

克瑞斯面如土色,他抬头苦苦哀求,道:“主人,我已经放了小主人,要给我一条生路啊!”

陈扬说道:“我可没答应,我只是答应给一个轻松的死法。”

克瑞斯顿感绝望,他眼中露出凶光,突然就向陈一诺攻杀过来。

他倒也不傻,知道逃是逃不走的。只有抓住陈一诺才有机会……他觉得自己愚蠢了,被陈扬吓倒了,不该放了陈一诺来求饶的。

克瑞斯就在陈一诺身后……

便在这时,陈扬出手了。他一掌就击在了陈一诺的胸腹处……

隔山打牛!

那一瞬间,陈一诺的身后真气狂暴,一道寒冰掌印朝克瑞斯凶猛斩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