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妈问了?”谢闵行不解。

云舒想到刚才的一幕担心自己想多,于是点头,“有么?”

谢闵行了解是谢夫人问的,便说:“给妈说一声,爸今晚和市政的人一起吃饭。”

“哦,好好。”

听到这儿,云舒便安心了许多,“原来爸和市政的人一起吃饭呀,我说呢,我刚才还见爸了。不过没打招呼。”

谢闵行手一顿,“在哪儿看到的?”

“就水云间的包间,怎么了?要过去么?过去了我咋办?”

谢闵行不动声色的擦嘴:“赶紧吃,我去结账。”

谢闵行起身,衬衣袖子挽起了一半,现在有些微乱的在健壮的小臂上半挂着,云舒看着自己的老公,怎么看怎么养眼,特别是愿意给她付饭钱的老公,迷死人了。

云舒趁着谢闵行结账期间,快速消灭自己两盘的肉,抽出一张纸擦嘴,又拿起谢闵行的外套搭在自己的胳膊上,背上小包就去找谢闵行。

谢闵行一转身就看到云舒还在抹嘴,“这么快吃完了?”

云舒点头,“赶紧走吧,我害怕遇到熟人。”

美艳女生像花儿一样的灿烂

说着,云舒挽着谢闵行的胳膊外出。

收银桌子有个卡片上写了两个字……

谢先生和朱嫣在包间内,朱嫣问:“回国后忙不忙?”

谢先生:“有闵行,我操心的不多。怎么又回来了?”

朱嫣含情脉脉:“我去把那边的事情处理了,我也要回国定居,以后也在国内,在哪儿我在哪儿。”

谢先生:“在哪儿住?”

“我以为不会问我了,我在翰林公馆今晚去我那里吧,好不好?”

即使是上一届影后,年纪一把,但是撒娇起来也是拿捏的恰到火候。

谢先生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

朱嫣瞬间脸上布满笑容,不时的给谢先生夹菜。

结账的时候,服务员告诉:“先生,您这一桌已经有人结账了。”

谢先生意外:“是谁结的?”

“哦,这儿有那位男士留下的名字。是一位叫做云舒的先生。”

谢先生脸色尴尬起来,朱嫣在旁边问:“云舒?”

谢先生朝服务员点头,带着朱嫣到地下车库,朱嫣还在问:“云舒?是闵行娶的女人么?”

谢先生系上安带,“嗯,我今晚不过去了,先给送回去,我再回家。”

朱嫣一直是个懂事的女人,“嗯好,先送我回去吧。”

云舒到家就去洗澡,谢闵行坐在客厅等谢先生。

谢夫人刚从她的花棚子出来,手上还沾着泥土,“怎么就一人?小舒呢?”

“楼上洗澡去了,妈,晚上怎么还去翻土?”

谢夫人:“这是小姨从南边儿给我运过来的紫藤,不知道能不能种活,如果活了将会很香。”

谢夫人去洗漱间洗手,“爸怎么还没有回来?”

“哦,他今晚和市政在一起吃饭,小舒没给说?”

“我没看手机,好了,赶紧去休息吧,今晚别再去书房加班了。过两天一起去接西子回家。”

谢闵行点头:“妈,我等会儿上去。”

谢夫人洗过手自己上楼了。

没过多久,院子里响起汽车引擎熄灭的声音,谢先生进门就看到谢闵行。

“今天和小舒没回家吃饭?”

“不是也没回。”

“闵行!”

谢闵行懒得抬眼皮儿面对自己的父亲,余光涣散看向别的地方说:“提醒,的情人和谭忠是老同学,并且她即将代言锦绣城。”

“从哪里听说的?”

“小舒。”

“小舒知道了?说的?”谢先生看着大儿子问。

谢闵行站起来,个子比谢先生还要高处一截,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父亲,“消息是小舒自己亲耳听到的,至于的破事,我说出来怕脏了小舒的耳朵。”

谢先生气也怒,但是他没说话。

谢闵行转身要走,突然停住脚步,“我对我妈说和市政去吃饭了。”

云舒的一个朋友圈点赞量一会儿三四十个,不知情的吃瓜群众评论都在问:有男朋友了?

云舒心道:我何止有男朋友了,老公都有了。

云舒越来越随性了,之前洗澡不穿睡衣不出门,现在直接裹个浴巾和毛巾包着头就出来了。

谢闵行看着她蒸的红扑扑的脸蛋儿,阴霾的心情一扫而光,看着小妻子心中想起了该有的想法。

“小舒,我去洗澡了,一会儿去给我擦背吧?”

云舒捧着手机低头道:“我不去。”

“那去给我送个衣服?”

“昂。”云舒头也不抬低头扣手机随口答应。

谢闵行将衣服整好,看了眼还在扣手机的少女,坏笑,他把自己换洗的内衣也放在外边。

朋友圈西子点赞评论:我天,我大哥用微信点赞了。

云舒回:那可不,还是秒赞。

西子回复:嫂子,我膜拜。

云舒:不多一个。

秦五回复:卧槽,小嫂子,这真的是谢老大点的?

云舒:不然呢?

杨老二回复云舒:谢老大的手指健在不?

云舒:健在……

……

一连串的回复,云舒回复的正起劲。

“小舒,送衣服。”浴室传来谢闵行的叫声。

云舒耷拉肩膀,看向他的睡衣处,将手机床上随手一扔,拿着去送衣服。

“喏。”云舒不进门,隔着门伸着胳膊。

谢闵行:“够不到。”

云舒不耐烦:“胳膊短用腿夹。”

谢闵行:“再进来点。”

云舒又往里去去。

谢闵行:“我还是够不到。”

云舒本来脸向门外,现在蹭扭头看着谢闵行:“胳膊0.1?”

映入眼帘的成熟男子的健壮身躯,传说中的八块腹肌,少见的倒三角,湿漉漉的头发,发丝还滴着水,云舒肉眼可见谢闵行的睫毛上还有水雾,浴室温度上升,云舒咽口水的声音,谢闵行都能听到。

谢闵行伸过去取衣服的手抓住云舒的手腕,一用力,将云舒拽到自己怀里。

云舒反应过来要挣扎离开他怀抱的时候,隔着镜子看到谢闵行光着膀子!

而她还裹着浴巾,刚才只顾着玩儿手机了,忘记换睡衣了,浴巾挣扎两下,很快就开了。

谢闵行低头看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