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这样低看,他终于也是忍不住了,脸色难看地道:“再是千金小姐,不也一样嫁给了我吗?”

梁莹莹冷睨着那堆相册,道:“婚礼都举办不了了,嫁什么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唐子乔道:“我和娇娇上个月已经领了证了。”

梁莹莹一愣,“胡说!我姐姐没跟我们说过!”

“就是因为知道们不会同意,所以才没跟们说,但我和她领了证是事实。”

梁莹莹窒了窒,恼火得很,抓紧了方向盘,狠狠地瞪着他,道:“就算是这样,也休想我们梁家承认!”油门一踩,法拉利呼啸而去。

留下唐子乔独自一人站在路边,手里是厚重的相册,上面还有几个相框,因为没放稳,从上面滑了下来。

他这个姿势又不好弯腰去捡,就这么僵站着。

突然,心里升起了一股悲凉。

原本自己是人人称羡的T大才子,头脑聪明,相貌英俊,交际能力一流,是学校和同学眼中的拔尖生,谁都看好他将来必成大器,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离开T大才两年,他怎么就把自己变得这么卑微了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似乎……是和林羞分手之后……

软萌纯妹子吊带香肩短裤长腿粉嫩肌肤写真图片

鬼使神差的,他没有离开,而是回到了自己的车里,关好车窗,就在那里默默等着。

直到一个小时后,他才看到寒蔺君和和林羞从里面出来。

隔得虽远,但他还是清楚看到了林羞脸上流露出的幸福甜笑,和身边的男人紧紧牵着手,两人间的气氛很是温馨。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林羞,自信,美丽,脸上的笑容很自然,完和以往多说几句就脸红窘迫的性格判若两人。

是因为跟寒蔺君这样的大人物在一起后才改变的吗?

他心里满不是滋味,眼睛却根本无法从那两人身上移开,看着他们走出大门,又朝着停车场这边过来。

他一慌,忙撇开眼神,但下一刻又自嘲地想,真是做贼心虚,自己坐在车里,他们应该不会注意到。

眼睛又忍不住朝他们看过去,这一看,顿时就僵住了。

也不知是有意无意,离着还有十余步远的时候,寒蔺君突然就偏头朝他的方向看过来,眼神淡淡的,唇角勾起,带着嘲讽……

确定好了婚纱照的细节,寒蔺君带着林羞离开机构。

到了大厅时,已经看不到梁莹莹和唐子乔的身影了,店里也如常般平静,仿佛刚才的那一场不愉快并没有发生过一般。

走出大门,两人牵着手往停车场走去。

寒蔺君偏头看她,“饿吗?”

“饿。”林羞点点头。

刚才换第二套衣服的时候她就觉得饿了,只不过事情还没忙完,她没好意思说,说了大boss肯定会立马带她去吃东西,那今天来这里的任务就完成不了了。

寒蔺君低头看了眼手表,快4点了,她没有吃点心,是该饿了,“我先带去吃点东西。”

途经几辆停着的车,突然,他察觉到什么异样,抬头朝着某个方向看去。

一辆白色丰田车,车窗贴着黑色膜,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驾驶座里那个模糊身影。

嘲讽地勾了勾唇,脚步未停,就这么大喇喇牵着林羞从丰田车旁边走过。

来到保时捷车旁,他扯了扯林羞的手。

林羞:“干嘛……”

话音未落,他便俯下身来,吻住了她的唇……